點閱破300萬的「大神級」作家──冬天的柳葉在台灣推出第五部長篇小說《韶光慢》,有絕世聰明的女主角,大快人心的宅鬥戲碼,給你超過癮的閱讀體驗!但女主角一開場就死會倒罷了,竟然還順便領便當?

 

 


 

 

《韶光慢》書摘轉載 

 

楔子

 

烏雲低垂,旌旗搖曳。

 

矗立在冰天雪地中的燕城好似成了與世隔絕的孤島,被大梁的將士們團團包圍。

 

為首的年輕將軍銀甲裹身,腥紅披風招展於身後,手一抬,吐出比冰雪還要冷的兩個字:「攻城!」

 

隨著這兩個字吐出,頓時就是一片殺聲震天。早已搖搖欲墜的城牆上一陣騷動,緊接著傳來北齊將領的冷喝聲:「邵將軍,你瞧瞧這是誰,再下令攻城不遲。」

 

話音落,一個女子被人押著立於城牆之上。

 

那女子鴉黑長髮攏在耳後,露出一張光潔素淨的面龐。北風如刀割著她柔嫩的臉,使唇更紅,臉更白,猶如一朵封存於寒冰中的玉芙蓉,雖素淨,卻格外灼人眼。

 

場面頓時一靜。

 

年輕俊美的銀甲將軍神情沒有一絲動容,手再次抬起—

 

城下大軍又上前一步,那壓抑卻勢在必得的氣勢迫得城牆上的人心驚膽戰。

北齊將領一把扯過女子,推到身前,氣急敗壞喊道:「邵將軍,你看清楚,這可是你婆娘。只要你退兵,我保她安然無恙,如若不然,你婆娘可就要沒命了!」

 

年輕將軍一愣。

 

身側一位下屬低聲道:「將軍,那確實是您夫人。」

 

年輕將軍勒著韁繩,深深看了城牆上的女子一眼。

 

原來,這就是他的妻。

 

似是感受到男子的目光,城牆上的女子眸光微轉,與他遙遙對視。

 

北地屢被齊人肆虐搶奪,而今竟還被奪了城池,不知灑下多少將士的血才有了今日的收復之戰,又怎會因她一人而停下腳步?

 

她雖是女子,這點民族氣節還是有的。

 

而那位令齊人聞風喪膽的年輕將軍,今日她才第一次看清模樣的夫君,亦不可能因她放棄收復山河的機會。

 

女子嘴張了張。天太冷,又許久不曾開口,一時間竟吐不出一個字來。

 

念頭才閃過,她的視線中一支利箭由遠及近攸地放大,緊接著就是劇痛傳來。

 

她下意識垂頭,就見胸前鮮血噴薄而出,熱血帶來的暖意在寒風中很快凝結消散。

 

這混蛋,竟連一句大義凜然的話都沒給她機會說出來!迎接死亡的那一刻,女子恨恨地想。

 

「將軍—」

 

年輕將軍身側的下屬忍不住喊了一聲。年輕將軍神色平靜收回弓,垂眸遮去眼底的歉疚,冷冷吐出先前說過的兩個字:「攻城。」

 

明康二十五年初春,大梁燕城收復。靖安侯次子,北征將軍邵明淵受封冠軍侯,凱旋歸京。而他的妻子喬氏,一腔熱血永遠留在了燕城城牆上。

 

 

 

 

一 騎驢少女

 

春風似剪,裁出了一片片淺綠嬌紅,越是往南,那春意便越發地濃。

 

官道旁茶棚簡陋,臨近晌午的時候卻坐了不少人。年邁的茶博士持著長嘴銅壺穿梭其間,及時給客人們添茶倒水。此處離寶陵城十多里,出城的人隨意談論著城中近來發生的趣事,那將要往寶陵城去的客人則饒有興致地聽著。此時就有一人提到,寶陵城今日來了幾位年輕公子,聽口音像是京城來的,個個風流俊秀,其中一人更是潘安宋玉般的人物。

 

就有人不通道:「難道能比得上嘉豐喬家玉郎?」

 

嘉豐位於寶陵以南,乘船而下也要花上兩、三日工夫,那喬家玉郎的名聲能傳到這邊來,足以說明是如何出眾的人物了。

 

先前說話的人灌了幾口涼茶,一笑露出東倒西歪的一口牙。「喬家玉郎我沒見過,不過要說能趕上我在城中遇見的那位公子,我是不信的。」

 

這話一出,立刻就有不少人跳出來反駁,又有同樣見過城中幾位公子的數人與之爭辯。

 

「老伯,來一壺茶,再上兩碟甜糕。」一個聲音打斷了雙方的爭論。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在茶棚不遠處停住,轉身從毛驢背上扶下一位十二、三歲的少女來。

 

男子見眾人都看過來,把毛驢在路邊樹上拴了,身子一擋,遮住少女大半身形,略帶不耐地喊道:「快點上,我閨女不大舒服,趕著進城呢。」

 

「好勒—」茶博士忙端上一壺茶並兩碟子甜糕。

 

男子把一碟子甜糕推到少女面前,聲音不大不小道:「吃吧。」

 

他說完,抓起茶碗猛灌了幾口。

 

尋常人家不講究,女孩子騎驢趕路很平常,眾人便收回了目光。只有幾個眼尖的驚訝於少女的秀美,忍不住多瞄了幾眼。男子顯然不高興別人瞧他閨女,重重哼了幾聲。

 

他生得人高馬大,瞧著就是不好招惹的。坐在這簡陋茶棚裡喝茶的都是尋常人,不欲惹事,就都不再關注這邊,重拾剛才的話題。

 

「要我說,城裡來的那位公子肯定比不上喬家玉郎!京城雖好,哪及得上咱們這邊山清水秀,特別是嘉豐縣,遠近聞名出美人的地方。」

 

自從在茶棚中坐下就很規矩老實的少女忍不住抬頭,看了說話的人一眼。

 

「什麼啊,我怎麼聽說那喬家玉郎也是京城來的?」

 

「喬家玉郎是京城來的不假,可人家是地道的嘉豐人。大前年喬先生過世,隨著家人回鄉給祖父守制的。」

 

「啊,原來喬家玉郎是喬先生的孫子……」

 

提起喬家玉郎,當地人要加一個首碼:嘉豐縣的,可若說到喬先生,那全天下人都會想到同一人—前國子監祭酒,名滿天下的大儒,早年有「天下才子第一人」之稱的喬拙先生。只可惜,喬先生已於兩年多前過世了。茶肆裡紛紛響起惋惜聲。

 

少女垂眸遮去眼底的異樣,耳邊已經聽不進那些聲音。

 

她一睜眼,從北征將軍邵明淵的妻子、喬先生的孫女喬昭,變成了十三歲的少女黎昭,更落入了人販子之手。沒想到兜兜轉轉,居然快要回到自己的家鄉了。

 

祖父……喬昭在心底喃喃念著。

 

嫁去京城後,她從沒想到會以另一個身分、以這樣的方式,如此靠近她無數個午夜夢迴中心心念念的地方。嘉豐,那裡葬著她最敬愛的祖父,還生活著從京城回來的至親。算起來,現在父兄他們已經除孝了。喬昭悄悄握了握拳,不動聲色掃牛飲的男子一眼。

 

腦海中殘留的記憶裡,小姑娘黎昭自從落入這人手裡,試著逃跑過數次,無一不以失敗告終。最激烈的一次,小姑娘尋了個機會掙脫,邊跑邊哭喊是被這人拐賣的,引得不少路人圍觀。這人追上去,言辭懇切,一邊抹淚一邊說:「閨女啊,爹知道妳恨我,攔著妳與隔壁的王二牛私奔。可妳再怎麼恨,爹都不能看著妳走錯路啊!別鬧了,乖乖跟爹回家吧,妳娘的眼睛都快哭瞎了……」

 

小姑娘聲嘶力竭的哭喊沒有留住圍觀的人,男子到了無人處狠狠教訓了她一頓,從此盯得更緊。而能有現在的這點自在,卻是代替小姑娘活過來的喬昭這兩日格外老實的成果。

 

「走吧。」男子在桌子上留下幾枚銅板,站起身來。喬昭忙站起來,目不斜視跟著男子往外走。因著這番動靜,那些目光又落在她身上。

 

少女款款而行,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優雅讓男子忍不住皺眉。這次的貨色是他這些年得手最好的一個,可未免太好了些,光這麼隨意走著就如此惹眼,前兩日怎麼不覺著呢?

 

男子嘆了口氣,暗暗下定決心,等進城後還是換輛馬車好了。

 

 

一個時辰後。

 

喬昭騎在驢背上,仰頭望著城門上「寶陵」二字有些出神。

 

寶陵她是來過的。祖父喬拙灑脫不羈,早早就不耐煩做官,辭官後帶著祖母與她縱情山水,後來身體不行了,就回了嘉豐隱居。她曾為了祖父的病,跑過兩趟寶陵。城還是那個城,她卻變得太徹底了。幾日來的小心翼翼終於在這一刻鬆懈些許,一抹自嘲笑意在嘴角一閃而過。

 

男子帶著喬昭進了城,尋地方賣了那頭雜毛驢,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擔心剛安分兩日的小丫頭又出亂子,就低聲安撫道:「妳且乖乖聽話,我帶妳去上好的酒樓吃飯,回頭再僱一輛馬車,就免得妳風吹日曬了。」

 

「還要去哪裡?」一直沉默寡言的喬昭忽然開口。

 

少女與男子對視,雙目清湛,如春日裡最輕柔的水波被微風吹皺。鬼使神差下,男子回道:「揚州。」回過神來,男子有些懊惱,旋即又安慰自己:小丫頭知道了又何妨?過了這寶陵,揚州城很快便到了。

 

揚州啊。喬昭面上沒有變化,心中卻「咯」一聲,暗道不好。從這裡到揚州將走另一條路,離著她的家鄉嘉豐卻是越來越遠了。等到了全然陌生的地方,即便逃脫,才十二、三歲的小姑娘,恐怕會才出狼窩,又落虎口。喬昭沒有想好以現在這副模樣如何與親人相認,但至少知道父兄皆是端方君子,面對落難的小姑娘,不會生出歹意來。

 

她是無論如何都要回家的,這樣的話,必須在寶陵城脫身!

 

城中街道不算寬,喬昭低眉順眼跟著男子走,眼角餘光時刻留意著周圍動靜。有那麼一、兩次,男子似乎放鬆了盯防,她還是硬生生忍下了逃跑的誘惑。

 

不經意間看到男子微微挑起的眉,喬昭心中泛涼。果然不出所料,在這人來人往的地方,男子只會對她看得更嚴,表面放鬆不過是看她是真老實還是假老實罷了。

 

男子忽然停下來,指著路邊一家酒肆道:「咱們就在這吃。」

 

喬昭沒有動。

 

男子擰起眉,心道小丫頭莫非還不死心?

 

「快點進去,等會兒還要趕路呢。」男子一邊催,一邊伸手去拽喬昭。小姑娘手一抬,指向前方不遠處一棟三層酒樓,聲音嬌柔如糯米甜酒,在人心頭一點點發酵。

 

「你說帶我去上好的酒樓用飯的,這裡不好。」男子臉一黑。那可是寶陵最好的酒樓,吃一頓可不便宜。他這一遲疑,小姑娘一雙清澈眸子立刻蘊滿了淚水,倔強道:「你騙人,說帶我去上好的酒樓,這家酒肆根本不上檯面!」

 

眼下正是飯點,進出的人頗多,小姑娘聲音微揚,立刻就有不少人看過來。站在酒肆門口的夥計顯然聽見了那番話,已然變了臉色,抬腳過來趕人。

 

男子臉色微變。他想起在京城花朝節上拐走這小丫頭時她身上的好衣料,心知小丫頭出身非富即貴,看不上這路邊酒肆也是正常。

 

「你答應過的,我就要在那家酒樓吃。誰知道這酒肆乾不乾淨呀,萬一吃出蒼蠅來—」

 

酒肆夥計已經三兩步來到近前,氣呼呼道:「去去去,不吃別擋在門口!」說著狠狠瞪男子一眼。「怎麼管孩子的!」

 

喬昭才不理夥計怎麼說,驚呼一聲道:「哎呀,你看,這小二哥手指縫裡還有油漬呢,脖子上搭的汗巾也發黑……」

 

她聲音婉轉動聽,語速雖快,進出酒肆的人依然聽得分明,立刻就有兩人遲疑一下,本想進去吃飯的,抬腳轉去了旁家。酒肆不大,出來一探究竟的老闆娘聽到這話,抽出別在腰間的麵杖就衝過來了。喬昭年紀小,老闆娘不跟她計較,麵杖直接奔著男子去了。

 

男子見狀不好,拽著喋喋不休的喬昭撒腿就跑。二人一口氣跑到酒樓前才停下來,男子指著喬昭,氣得說不出話來。

 

喬昭一臉無辜。「我餓了。」

 

男子吐出一口氣。罷了罷了,醉仙居的酒菜雖貴,把這丫頭一賣什麼都賺回來了。眼看已快成事,還是少節外生枝。

 

「進去吧。」男子狠狠瞪喬昭一眼。

 

二人衣著普通,夥計沒有往樓上領,就在大廳空出的位置坐下來。

 

「客官吃什麼?」

 

男子還未開口,一道嬌柔的聲音響起:「江米釀鴨子。」

 

夥計一愣,不由看向男子。

 

「我要吃江米釀鴨子。」喬昭同樣看向男子,目光執著。

 

男子頭皮發麻,問夥計:「這道菜有嗎?」

 

「有是有,就是等的工夫長些。」

 

趕在喬昭開口前,男子揮手道:「就要這個,再隨意上兩樣小菜並酒水。」

 

不多時男子點的酒菜端上來,他拿起筷子開吃,喬昭則坐得筆直等著。約莫兩刻鐘後,桌上只剩下杯盤狼藉,那道江米釀鴨子才終於端上來。

 

「祖宗,吃吧。」男子壓低聲音,咬牙切齒。

 

喬昭從袖中抽出帕子,找夥計要了一杯白水,打濕帕子淨手。

 

男子忍不住嘀咕:「瞎講究什麼,之前風餐露宿不是也沒事兒?」

 

喬昭抬眸,嫣然一笑。「有條件時,當然要讓自己舒服些。」

 

男子被那忽然綻放的笑容晃得眼花,暗暗咂舌。乖乖不得了,小丫頭才多大,這一笑竟讓他險些失神。他冷眼看喬昭不疾不徐用飯,越看越是心喜。小丫頭這股窮講究勁兒,等她將來長大了,那些人就吃這一套。有這等潛力,他自然能賣個好價錢。這樣一想,等待似乎沒那麼枯燥了。

 

男子的反應不出喬昭意料,她求的,就是能緩緩吃這頓飯。男子覺得她有價值,又因為快要成事不願多生波折,自然會對她多些耐心。喬昭小口小口吃得極慢,偶爾,目光會從大廳裡掠過,不經意間在通往二樓的樓梯處停駐瞬息,如蜻蜓點水。

 

不知等了多久,男子很是不耐時,腳步聲從樓梯拐角處響起,很快便有三人踩著木質樓梯往下走來。三人彷彿磁石,瞬間吸引大廳裡的目光。廳內陡然一靜,就連一直對喬昭嚴防死守的男子這一瞬間都忘了眨眼,盯著其中一位紫衣男子猛瞧。那男子身材頎長,膚白如玉,五官精緻如極品瓷器,眉梢眼角的笑意仿若掬了一捧清輝,流光波轉間少了雕琢的匠氣,自成風流。

 

「拾曦,看來以後真不能和你一起出門了。」紫衣男子身側的藍衣男子低聲道。

 

「就是,只要你一出現,男女老少便只盯著你一個人瞧,襯得我們成了歪瓜裂棗。」另一青衣男子跟著道。

 

紫衣男子眼睛彎起,笑瞇瞇道:「我以為,你們早就習慣了。」

 

另兩人齊齊翻了個白眼。

 

三人說笑間已經來到大廳,步履悠閒往外走,廳內人目光追逐著三人。

 

喬昭唇角彎起。她等的人終於下來了,不枉她特意坐在靠近過道這邊。

 

在酒肆外面時,她一眼就看到這三人進了這家酒樓,便知道她一直等待的機會來了。那紫衣男子她恰好認識,乃是長容長公主的獨子,姓池名燦,字拾曦,人品還過得去。

 

就算她如今換了一副模樣,以池燦的風姿,至少不用擔心被劫色。或許……池燦平日裡擔心的更多些。

 

閃過這個念頭,眼見三人已經走到門口,喬昭不再遲疑,把手中筷子一丟,快速站起來就往門口衝去。她動作突然,人們還未從池燦卓然風姿帶來的震撼中回過神來,見到一個小娘子追過去,不約而同在想:果然有小娘子追過去啊,真是一點都不意外。

 

男子跟著點頭,忽然一愣。等等,那追上去的是—

 

他面色大變,起身就追,沒到門口就被夥計攔下來。「客官,還沒給錢呢,想吃霸王餐啊?也不打聽打聽醉仙居是誰開的。」

 

男子被酒樓夥計這麼一攔,喬昭很順利就追了上去。「等—等—」

 

三人駐足轉身,見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追過來,那兩人同時向池燦擠眉弄眼。池燦對跑到近前的喬昭挑眉一笑。「小妹妹,有事嗎?」

 

咳咳,他雖然魅力無限,可這麼小的女孩子若是對他表白,他是堅決要拒絕的。

 

喬昭片刻不敢耽擱。她謀畫這麼久,就是為了爭取人販子被夥計攔下的那麼一會兒工夫,好讓她有機會把被拐的事情簡單說出來。

 

喬昭上前一步,死死抓住了池燦衣袖,仰頭哀求:「大叔,救我!」

 

包括池燦在內的三人瞬間石化。

 

 

 

本文摘自《韶光慢》

 


  300多萬讀者點閱,起點中文網9.3超高評價!
  同時占據台灣起點網2017年「年度暢銷榜」、「金讚票榜」!
  眾網友讀到廢寢忘食,奉為經典必讀,「大神級」作家當之無愧!


  ──絕世聰明的女主角,大快人心的宅鬥戲碼──

  重獲新生後,她看清一切,
  此生,不求榮華富貴,但絕不能隱忍低頭!

  北征將軍邵明淵,十四歲起代父領兵,
  戰無不勝,弱冠年華就換來「戰神」的美名。
  喬昭初次見到他,就是在兩人的婚禮上,
  連個洞房都來不及入,他便披上戰袍,領命出征了,
  再次相見,她被這位「夫君大人」一箭射死在城牆上,
  連個大義凜然的話都沒機會說上一句,
  一睜開眼,將軍之妻、書香名門的喬昭,竟成了十三歲的少女黎昭。

  可為何重生成了小姑娘,還偏要落入人販子手中?
  幸好她不是菟絲花一般的弱女子,
  半路「巧遇」皇族公子來救命,又讓大名鼎鼎的神醫親自送回府。
  被拐走雖沒了閨譽,日子還是要過的,名門閨秀的才情自是不用說,
  誰搞宅鬥耍小心機,她也能讓人倒楣,
  一介小姑娘,把黎府上下整得服服帖帖。

  她想,既然老天給她重生的機會,自然要好好珍惜,
  這一生,她要活得痛快、自在,再也不屈就他人的臉色,
  但一起離奇大火,卻讓平靜的生活,掀起了難以預料的波瀾……

 

作者:冬天的柳葉

出版社: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