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金曲對於許多人而言別具意義。例如,金曲歌王Leo王是年僅25的血友病患者,頂著台大高學歷光環卻曾因休學玩音樂不被母親諒解。而另一個亮點,就是蔡依林的《玫瑰少年》奪下年度最佳歌曲,Jolin更感動的表示:「我想對葉永鋕媽媽說,你是一位非常偉大的母親。」

 

一首衝破900萬瀏覽量的年度金曲,與一個平凡母親有什麼關係呢?

 

玫瑰少年勇奪年度最佳歌曲。圖片來源:中央社

 

「玫瑰少年」存在於你我身邊,可能就是你的孩子

 

《玫瑰少年》這首歌在講述男孩葉永鋕的故事,因多元性別議題引發的霸凌事件。葉永鋕生前就讀屏東縣高樹國中,「太女性化」的性別氣質長期遭受同學霸凌, 2000年4月20日,他在快下課前離開教室去上廁所(平常不敢在下課時間如廁,會被同學脫褲子),後來卻被發現傷重倒臥血泊中,送醫後不治死亡。

 

葉永鋕的媽媽痛失愛子之後,自責自己起初對多元性別無知時,對永鋕過度管教,更氣學校長期無法有效教育學生不要欺負永鋕,甚至老師本身欠缺多元性別平等的觀念,葉媽媽將悲痛化作力量,開始支持並推廣性別平等教育。

 

葉永鋕母親從自責的心情中重新站起來。圖片來源:擷取自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父母的觀念最重要,我的小孩子沒有了,

我要救像他這樣的小孩子」

 

今年4月,同婚公投鬧的正兇,葉媽媽透過臉書表示:我是一個扛鋤頭、舉畚箕、打赤腳的鄉下農婦。葉永鋕還來不及長大,我不會知道他是不是同志,就算是,我也覺得他沒有錯。

 

她進一步表示,父母的觀念最重要,很多父母不接受小孩是同志,覺得他們被指指點點,很丟臉。但她想說,「小孩是你生的,你養大的,你不接受自己的同志孩子就是不接受你自己。父母一定要先支持自己的小孩,如果我們都不接受,誰要來疼惜他們。」

 

身為一個平凡的母親,葉媽媽敘述兒子生前的模樣:「我的小孩葉永鋕卻很喜歡打毛線、做家事,左右鄰居覺得他很貼心,是個很溫柔的男孩子。當葉永鋕跟我說有人會笑他娘娘腔、會脱他褲子的時候,我教他要勇敢罵回去,爭取自己的權利。」

 

圖片來源:擷取自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我常常會想,為什麼這一點他沒有遺傳到我,也都教不會。小時候我帶去給醫生看,醫生說他沒問題,有問題的是我們家長的觀念。我聽完比較安心,因為我知道他有遺傳到我心地善良、喜歡幫助別人的優點。」

 

後來兒子不幸去世,在葉永誌紀錄片中,眼眶泛淚的葉媽媽堅定地說:「我的小孩子沒有了,我要救像他這樣的小孩子。如果我站出來能救這些人,我願意,我真的願意。」

 

「愛」是溫暖力量永無止盡的散播,

失去孩子之後,母愛並不會消失

 

2006年,葉永鋕的死被判定為如廁後急於返回教室,因樓梯地板濕滑,在瞬間重心急劇失衡引發迷走神經性昏厥倒地、頭部撞擊地面致死。假若他能跟普通的孩子一樣擁有正常的校園生活,是否就不會因為下課不敢去廁所、總是心驚膽顫的閃躲他人而導致遺憾發生?

 

小時候的葉永鋕貼心乖巧。圖片來源:擷取自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葉永鋕事件啟動臺灣社會對於性別教育的討論,2004年,《兩性平等教育法》修訂為《性別平等教育法》,教育政策也從傳統二元的兩性教育延伸轉化成為更具普遍性的性別平等教育。

 

2019年,台灣終於通過同志婚姻專法,《玫瑰少年》榮獲金曲30最佳年度歌曲,除了代表台灣正邁向更開放與包容的道路,每一個孩子與眾不同的特質與權利也更受教育界、演藝界、社會大眾重視。葉永鋕的母親更象徵全天下每一個擔心、愛護孩子的那份堅強的心意。

 

蔡依林在金曲獎後的慶功宴上說:「葉永鋕媽媽,她是一位非常偉大的女性,她站出來讓很多人被鼓舞。畢竟當面對傷疤的時候,很少人能這麼勇敢地把負面、哀傷的情緒轉成力量,再去感染更多人。這是我深深感動的地方。今天你接受到她這樣的鼓勵,也驅動我做更多。」

 

 

 

【延伸閱讀】

一位媽媽給孩子的三堂愛情課:「愛是人生的重要組成部分,與孩子真誠坦率地討論《愛》」

 

 

  

新聞來源:媽媽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