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人的生活方便又快速,你是否曾經懷念美好的往日?懷念一切都還慢慢的,有著自己獨特步調的浪漫。又或者有什麼已經逝去的時光,讓你想要回到過去,再次把握當下的感動呢?《美好拾光公司》就是為了這些需求而存在的,別說自己的回憶,就連扮演瑪麗皇后、希特勒等歷史人物的願望,「美好拾光公司」都幫你實現。

結婚超過四十年,曾經的暢銷作家維多漸漸失去靈感,和老婆的婚姻也亮起紅燈。就在這時候,他收到一封「時光旅行邀請函」,沒想到他最想回到認識老婆的那一天,那時年輕的自己也正處於事業起飛之時。這份兒子與朋友精心策畫的禮物,帶他回到最想念的往日時光。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美好拾光公司》看似帶著觀眾回到男主角維多與老婆瑪莉安相識相戀的年代,但幫助好友老爸重拾笑顏的同時,「美好拾光公司」的導演安東也正修復著自己岌岌可危的關係。深愛老婆的維多,直到被趕出家門都不知道是為什麼,他帶著當年的畫作前往美好拾光公司,希望能夠重溫當年的感動,二次戀愛。於此同時,出軌的瑪莉安漸漸發現新的對象即便事業有成,跟由於失意被她處處嫌棄的維多很不一樣,但起碼兩人過去的生活幽默有趣,再加上新對象是自己的個案,見面除了上床之外就是諮商,了無新意。更重要的是,維多不會打呼,光是這個生活中的小細節,就讓瑪莉安開始思念維多。

另一方面,「美好拾光公司」的導演安東明明愛著演員女友瑪格,但卻總是受工作耽擱,無法親自前往支持瑪格的舞台劇演出,讓她很是受傷。再加上瑪格對安東的控制慾很感冒,覺得他總是利用導戲之名對她頤指氣使,甚至干涉她的生活,所以兩人見面爭吵不斷,即使共浴或親熱時也不例外,可以說是一對對彼此又愛又恨的歡喜冤家。不過,演出瑪莉安的過程中,瑪格似乎也感受到初次遇到讓自己動心的對象時的美好,不論她是否真的愛上年齡足以當父親的維多,至少在演這齣戲的時候,她擁有短暫的自由,能夠幫助維多重拾畫筆,對她來說也是非常大的鼓勵。雖說最後瑪格與安東共浴時,又開始為了瑪格是否與維多假戲真做而爭吵,瑪格嘴裡也說:「我想假期結束了。」但這樣的相處模式也是讓他們愛著彼此,說什麼也無法離開對方的原因吧。

 


雖然邀請函上寫的是「時光旅行」,但《美好拾光公司》的處理手法卻不是以科幻電影的方式呈現。看完電影之後便會得知,導演想要歌頌單純美好的過去,自然不會想要把氛圍塑造得太過現代,甚至未來。電影開場與建立「美好拾光公司」業務型態、運作模式時,都是以戲劇的方式呈現早已不存在的角色,與瑪格舞台劇演員的身分相呼應。客戶只要出錢,便可以見證各個年代的歷史,甚至親自參與其中,其實就是一種臨場動態角色扮演遊戲(Live Action Role Playing)。讓維多感興趣的是自己過去的一段時光,或許演員們只是按照他告訴「美好拾光公司」的細節去「演戲」,但與瑪格的互動卻讓他覺得再真實不過,甚至場景中一位為了使他更融入而自稱是客戶的演員,都是虛虛實實、假假真真。就連最後要讓維多死心,回到心愛的老婆身邊時,都只是搬演另一齣劇,只是瑪格真情流露的台詞與眼淚,想必是一點也假不了,就連安東都說:「她哭什麼,劇本沒有要她哭阿。」雖說演員本該練就臨場抽離的本事,但入戲難免投入感情,將工作情緒與私人情感分清楚談何容易,這也就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假戲真做情侶的原因。

 

 

其實,回憶的珍貴之處不在於「美好與否」,而是「一起經歷過」。只要用心,每一天都能夠很特別,任何小事都可以成為值得紀念的大事。電影最後瑪莉安與維多再次委託「美好拾光公司」,讓他們重溫相識的那一天,瑪莉安看著打著領帶的維多說:「現在也可以打領帶。」就算無法回到當年的年輕俊美,小小的巧思仍舊能夠為兩人世界增添新意。有時候兩個人在一起久了,並不是膩了,只是習慣了。瑪莉安看著維多的畫作,不但激起久違的醋意,更勾起當年兩人隔著桌子對坐手交握、圍巾掉落等甜蜜的細節。只要用心安排,即便是兩人一同出遊卻撲空,也不至於敗興而歸,反而因此獲得另類的回憶。

 

 

《美好拾光公司》極為適合生性懷舊的觀眾,維多是位堅持拿筆作畫的插畫家,他不懂科技,也不想了解。不會用信用卡、沒有手機,他還是過得很好。面對兒子提供的線上動畫合作機會,他絲毫不感興趣。這也是為什麼回到往日的布景中時,不管是服裝、飯店還是餐館都讓他愛不釋手。但是,接受了時光旅行之後,一方面為了繼續體驗必須向兒子低頭借錢,一方面是他開始肯定科技也能打造出復古、懷舊的質地,維多加入了兒子的動畫團隊,開始學習使用電繪板,與年輕人一起腦力激盪。不僅使他重拾靈感,也讓他了解科技並不是全盤否定傳統,懂得運用科技更能讓更多人看到他的創作。

 


相對於維多的就是他那崇尚科技的老婆瑪莉安,宴會上她稱讚著兒子在線上平台推出動畫多新穎,不若她失意的老公,以及她新推出的線上互動諮商服務,讓客戶不必出門就能見她。這些科技與技術,在現今疫情肆虐期間,看來似乎是相當聰明的方案。但人與人之間的實際互動還是很重要,瑪莉安忘記了翻看實體書時,書頁散發出來自木頭的香氣;她也忘了面對面對話時,眼神交流所帶來的隱含訊息。當她開始迷惘,對新對象感到厭煩,甚至連親熱時都讓她想帶上VR眼鏡、逃離現實,她想到了自己的線上互動諮商,卻沒想到試用之後,自己都覺得說的是廢話一點用都沒有。人類畢竟不是電腦,大腦不是鍵入參數,當受諮商者說了特定的字詞後,便回以特定的罐頭訊息。這項體認讓她不只是向維多道歉,而是邀約他一同前往「美好拾光公司」,以實體方式再次回到當年,相信這一回,即使未來兩人的關係再遇到危機,他們也懂得如何互相體諒與溝通。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