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塞! 活春宮耶!」

 

小武大叫,我急忙掩住他嘴巴,「在哪裡? 我看看。」阿帽急著搶到窗口來,我一邊卡位一邊猛吞口水,雖然在A片上看過不少,但像這樣真刀真槍的可是第一次。

 

禮拜六晚上,三個高中生沒事可幹,就晃呀晃的來到這棟蓋了一半就荒廢的公寓頂樓,大概經濟不景氣吧,至少已經半年沒動工了,我們在這裡大聲聊天、抽菸、喝酒都沒人管,只可惜找不到「妹妹」來陪,反正像我們這種爛學校的本來也沒什麼搞頭,大家正覺得無聊,忽然底下一棟平房的燈亮了,一男一女正赤條條在床上……

 

那房子的窗戶其實是拉上百葉窗的,而且葉片的角度朝上,一般從外面確實什麼也看不見,但我們恰好是在高處,而且是暗處,他們根本不會想到工地裡竟然有人吧,就那麼毫不知情的歡愛起來……兩個人的身材都不錯,男的背脊看來還挺結實的,女的伸長了光滑的雙腿。我幾乎都可以聽到三個人心跳的怦怦聲。阿帽在後面猛擠,有什麼硬硬的一直頂到我後面;小武嘴裡咿咿唔唔的,好像自己就是那個「男主角」似的。

 

「什麼人? 誰在那邊?」忽然有人大聲喝問,我們嚇得跳了起來,卻已被手電筒的光圈罩住,原來是一個戴著工作帽、滿臉鬍鬚的中年人,大概是監工什麼的吧,「這麼晚了在這裡幹什麼? 哪個學校的?」這當然誓死不能說,三個人一起咬緊牙關,「是不是吸毒? 我要報警來抓你們!」

 

這下「代誌大條」了,阿帽推推我,我推推小武,誰教他平常自認老大,這下也只好支支吾吾的承認說是在這裡偷看人家……「哈哈哈! 在哪裡? 在哪裡我看看!」

 

男人就是男人,果然他也有興趣,我們也急著看下去,趕忙回頭時,那房子的燈卻早已滅了,「神經病! 你們唬爛我!」他出手好快,「啪、啪、啪」各打了我們三個的後腦袋一巴掌,「那間房子至少一年沒人住了,平常是我們堆一些工具和建材用的,哪裡會有人?」

 

「可……可是我們明明看到一男一女……」

 

「有啦! 一男一女,一年多以前是有一男一女在裡面殉情自殺,從此以後就再也沒人敢住了啦。」

 

我從腳底冷了起來,看看小武和阿帽也是全身發抖,不曉得這人說的是真的,還是純粹嚇唬我們。

 

「你們不信? 也難怪啦,我們也有工人晚上在這裡看到屋裡有人在搞……做愛,後來知道是鬼屋,嚇得再也沒有人肯來上工,所以這棟公寓才蓋不下去的啦。」

 

難怪這棟公寓無緣無故停工了,而我們也不是第一批遇見那對「鬼男女」的,三個人面面相覷,發覺彼此都是一頭冷汗,「好啦! 趕快回去吃豬腳麵線壓壓驚啦。」

 

如獲大赦的各自逃回家,第二天當然忍不住在學校大肆吹噓昨晚的「英勇事蹟」,同學們一個個聽得目瞪口呆,正在走廊上拖地的老校工卻來插嘴:「什麼殉情? 是三角戀愛,一個工人在那屋裡殺了他女朋友和情敵,自己再從公寓頂樓跳下來自殺,小孩子不知道不要亂講!」

 

 

source: pakutaso

 

 

「什麼亂講? 是昨天晚上那個監工告訴我們的。」

 

「什麼監工? 都停工半年了,哪裡還有什麼鬼監工?」

 

校工這一說我們也覺得怪怪的,但嘴裡還是不服氣:「就是一個中年人嘛,戴一頂黃帽子,滿臉都是鬍鬚,講話還一直啦呀啦的……」

 

這下卻連校工也變了臉色,「那個……那個就是殺人又自殺的工人,你們怎麼會碰到他的?」也不等我們回答,他扛著拖把就匆匆走了,剛好上課鐘響,同學們也都一哄而散。

 

只剩我們三個人的腳像被釘在地上,連晒在身上的陽光也覺得是冷的……

 

 

 

 

 

本文摘自《對不起嚇到你》

 

 

最精煉的短篇,最驚悚的凝視

苦式驚魂20年後再現!

歡迎體驗,背脊發涼、腸胃翻攪,

卻爽到不要不要的暢快!

 

可怕得幾近喪膽;哀傷時令人想哭,

更有嘲諷眾生的啼笑皆非。

一舉刺激您的嚇點、淚點、笑點!

當無聊、壓抑、焦慮四下瀰漫,

還好我們可以讀恐怖小說鍛鍊腎上腺素。

 

 

驚。

屋樑上垂吊著、地板下掩埋著,

還有尋不著出口的隧道……

在無法脫逃的時間迴圈中,凍結最驚恐的剎那。

 

怪。

用超能力來偷情,當嫦娥淪為富商小三……

這些映照出來的,是他者的怪誕,還是自身的荒謬?

 

悲。

走廊輕巧的腳步、牆上熟悉的影子,

以及深夜固定響起的鈴聲……

迷途人世的鬼魂,留念的都是往日情懷。

 

 

 

出版社:時報出版

作者: 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臺大中文系畢業。

 

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暢銷逾百萬冊。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沉潛八年,驚豔於天地萬物超乎想像的各種生命形式,遂提筆書寫自然。2011年開始,陸續出版《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苦苓的森林祕語》,成功開創新型態書寫,以生動詼諧的方式開啟認識自然的全新視角。2013年寫下《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以散文形式深刻反思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2015年《請勿對號入座》,則用諷刺中帶有戲謔的筆鋒,描寫各種奇人異事,2016年《短短的就夠了》精選出版,描寫人世的荒誕無稽,再掀膾炙人口的「極短篇」風潮。同年12月推出《熱愛大自然  草木禽獸性生活》,以生動筆調寫下動、植物五花八門的繁衍方式,成為臺灣第一位「動植物兩性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