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屆奧斯卡入圍名單甫公布,入圍包括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與男配角等五項大獎的《幸福綠皮書》,早在感恩節假期就在北美溫暖人心。拿下第76 屆金球獎音樂及喜劇類最佳影片,《幸福綠皮書》以詼諧輕鬆的口吻,談論種族議題與一段真摯的友誼。

 

英文片名「Green Book」源自「黑人司機綠皮書」,是一本於種族隔離時期每年為黑人發行的旅遊指南。主要記載全美各地「黑人友善」場所,如飯店、加油站與餐廳,以幫助非裔美國人應對種族歧視。《幸福綠皮書》改編自真實故事,講述知名非裔美籍鋼琴家唐‧薛利(馬赫夏拉阿里 飾)準備前往美國深南部巡迴演出,為了人身安全,他雇用一名義裔美籍保鑣「大嘴」東尼(維果莫天森 飾)當司機。東尼的行為舉止與用字遣詞讓薛利看不慣,而東尼也是位歧視黑人的白人,兩人原本互看不順眼,在旅行的相處過程中,漸漸放下對彼此的偏見,發展出超越膚色、階級、種族與社會藩籬的友誼。

「光有天才還不夠,還要有勇氣,才能夠改變人心」

 

 

同樣是真實故事改編,薛利博士與《12 Years a Slave自由之心》的主角所羅門一樣都是音樂家,也同樣居住於對黑人友善的北部。不過,所羅門被綁架賣做黑奴後,卻怎麼也無法證明自己的自由民身分。在《幸福綠皮書》裡,東尼詢問薛利博士的三重奏夥伴,為何博士要跑到南部來,獲得這句答覆。即便貴為世界頂級的音樂家,在台上受人愛戴,下了台薛利博士也只是另一個「黑鬼」,不能與賓客同桌用餐,甚至連洗手間也得分別。博士經常指責東尼訴諸暴力與意氣用事,但他自己又何嘗能夠對這些不公不義的對待視若無睹呢?他堅持保有尊嚴,並維持他的原則,是他平常心看待這些歧視的方法。東尼後照鏡裡的薛利博士經常在思索事情,可能他無時無刻不問自己「到底為何要到南方來」,也或許這些難言之苦是博士經常喝悶酒的原因。

五月天倔強的歌詞唱道:「當我和世界不一樣/那就讓我不一樣/堅持對我來說/就是以剛克剛」即使薛利博士的天才不足以改變人心,他仍不放棄企圖改變與找尋自己定位的機會。

 

 

一名好的演員演什麼像什麼,而當一部電影擁有兩名優秀的演員,便可說是非看不可了。以影集《House of Cards卡牌屋》、《Luke Cage路克凱吉》與電影《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班傑明的奇幻旅程》聞名,並以《Moonlight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拿下最佳男配角的馬赫夏拉阿里,在片中飾演學養豐富的音樂家。將其壓抑的心境在眉宇間展現,能收能放的演技除了讓他收下一座金球獎之外,也再度入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至於男主角則是由以《Captain Fantastic神奇大隊長》提名金球獎最佳男主角,以《Eastern Promises黑幕謎情》獲金球與奧斯卡男主角雙料提名,並在《The Lord of the Rings魔戒》系列飾演亞拉岡的丹麥裔美國籍演員維果莫天森飾演。近日瘋傳克里斯汀貝爾表示,自己再也不要為戲劇烈減肥或增重了。其實,敬業的莫天森也為了《幸福綠皮書》勤練義大利口音,並透過甜食與宵夜增重20公斤,而拍攝《魔戒》期間也曾因為下戲後在回家路上練劍而被警察關切。

兩位演員在《幸福綠皮書》裡的表現可說是他們經典角色的交換呈現。阿里在《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裡飾演毒梟,徘徊在社會底層;莫天森在《魔戒》中演出王者,談吐間氣宇軒昂。而在本片中,兩人的身分地位恰好相反。在當時時代背景下被認為從事低下階層工作的薛利博士,才是兩人中較具氣質且教育水準較高的,而東尼則是既暴力又粗俗。觀影過程中,完全看不出兩名演員自己的影子,可謂上乘的演技,能夠將大半時間都是兩個男人在車上對話的公路電影演繹得如此動人,除了電影本身觸碰的敏感議題之外,可望鍍金的兩人可說是功不可沒。

「世上有太多不敢踏出第一步的寂寞之人」

 

 

由於電影以東尼的視角為出發點,雖說有提到博士有一兄弟,但對他的背景並無太多著墨。就像兩人爭執時,東尼所言:「你住在城堡裡,而裡面只有你自己。」對薛利博士來說,多數時候這是種保護色,但就算到了最後,電影也沒有呈現博士究竟有沒有與失聯多年的兄弟連絡,只知道他欣然接受了東尼的邀約,到他府上作客,度過一個不寂寞的聖誕節。

從阿里的演繹我們可以看出,薛利博士是個不卑不亢的人。因著他過人的才情,他能夠自信地說出「不是每個人都能彈好蕭邦,到我的程度」,但他也不居功,而是明白自己的好運源自當年一位好心人對他的栽培。即便面對歧視與危險,他也鮮少顯露出不安,但他卻擔心東尼或許會為了更高的酬勞而離開自己。除了在當時境遇下的博士極需要東尼的保護之外,也因為兩人已經能彼此體諒並成為這段旅程上稱職的伴侶了。可能薛利博士還無法踏出與兄弟連絡的那一步,但他挽留東尼的話語以及接受聖誕節的邀約,已經是他踏出城堡的很大一步了。


「如果我不夠黑,也不夠白,更不夠man,那我是什麼?」

 

 

由於改編自真實故事,兩人膚色、階級與種族的交錯並非戲劇效果,但這樣的安排也點出了不少傷感的現實。電影《Blindspotting 盲點》裡同樣提到白人與黑人的友誼,即使從小在黑人圈打滾的白人也不敢稱呼自己的黑人死黨「黑鬼」,而在白人多於黑人的聚會中,他自然流露的舉止卻被「誤認」為是刻意模仿且裝模作樣。如同《幸福綠皮書》裡,既看不起黃種人又歧視黑人的東尼,因為義大利裔的身分,其實也不容於某些白人至上主義者眼裡。不同的是,博士與東尼面對如此處境時的態度,以及事件發生的頻率。薛利博士不論是站在南方的田園旁,抑或是在上流社會的宴會裡,總是格格不入。當他面對自己的身分認同情緒崩潰時,東尼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對他說「你就是你」,反倒是在兩人毅然決然離開不肯變通、堅持歧視的飯店經理,轉而前往一間黑人友善酒吧用餐時,東尼充滿驕傲的對酒保說「他是世界上最頂級的鋼琴家」,在那一刻,博士再也不需要假裝自己已達白人階級,也不需為了「了解同胞」而勉強自己接受不習慣的事物。

 

 

片中也忠實呈現了很多對黑人的偏見,只是比起其他帶有惡意的對待,這部分多以與東尼的幽默互動來帶出。例如:黑人愛吃炸雞,但事實是薛利博士一生都沒吃過炸雞,卻在前往豪宅主人家時受到「詢問過幫傭們」的美食款待,事後也證明了他們只是不願與其共用廁所,自以為高尚文明的白人。博士與東尼的詞彙使用也創造不少笑料,而在薛利博士真心指導東尼的寫作與咬字之後,真實社會中,東尼不但成為演員也與人合著書。同時,相較之下較為開明與有學問的妻子,則是在見到博士的瞬間便了解,過去幾封信都是由他巧手提點過的。以詼諧輕鬆的方式,表達兩人如何從一開始的互看不順眼,到後來相知相惜的友誼,不僅不予人如《自由之心》與《盲點》的沉重與壓迫感,還能點出當年的黑人處境,實屬不可多得的種族議題作品。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