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知名畫家拉斐爾·聖齊奧與李奧納多·達文西和米開朗基羅合稱「文藝復興藝術三傑」。拉斐爾的古典西洋繪畫對後世畫家造成很大的影響,拉斐爾以「秀美」畫風著稱,他的作品特色是充分體現了安寧、和諧、協調、對稱及恬靜的秩序。他的著名宗教畫聖母系列,將宗教的虔誠和非宗教的美貌有機地融為一體;他的畫即使是《聖喬治大戰惡龍》的場面看起來也是平靜安詳的。拉斐爾在生前畫最多的題材是「聖母像」,這其中的原因和傳說有幾百種,說法都不同,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對文藝的貢獻,是不可小覷的!

 

 


 

 

《超級導覽員趣說博物館》內容摘錄

 

介紹梵蒂岡博物館時有提到,西斯汀教堂裡曾有一幅拉斐爾名作《西斯汀聖母》。拉斐爾雖然只活了三十七歲,一生卻畫了三百多幅作品,是一位非常多產的畫家,在這之中,又以「聖母」題材最是手到擒來,前後總共畫了大約一百幅聖母像。換言之,拉斐爾一輩子畫了那麼多畫,有將近三分之一都是聖母像。《坐著的聖母與睡著的聖子》、《閱讀的聖母與聖子》、《聖母子與聖徒》、《聖母加冕》、《聖母領報》、《聖母的婚禮》、《椅中聖母》……是一位名副其實的「聖母畫家」。

 

拉斐爾為什麼這麼執著於畫聖母像?這個話題早在文藝復興時期就有人提出,而且各種版本說法不一。

 

第一種說法認為拉斐爾之所以執著於畫聖母像,是因為他母親去世得早,他為了紀念母親。這種說法有一定的道理,拉斐爾的母親瑪姬亞在他八歲時就去世,後來父親再婚,卻在他十一歲時離世。拉斐爾的親人只剩下繼母與叔叔巴托洛梅奧(Bartolomeo)。

 

為了他到底是跟著老師佩魯吉諾住,還是和繼母住,拉斐爾的叔叔和他的繼母曾經對簿公堂。在這種情況下,大家經常看見拉斐爾在佩魯吉諾的作坊裡因思念母親而落淚。如果說他畫了那麼多聖母像是因為缺乏母愛,把對母親的愛完全寄託在聖母瑪利亞身上,也是可以理解。

 

然而,事情似乎沒那麼簡單。在拉斐爾畫的聖母像中,很多聖母的形象是很年輕的。舉例來說,拉斐爾很重要的作品《聖母的婚禮》(The Marriage of the Virgin),描繪的是聖母瑪利亞當初和約瑟結婚時的場景。畫裡的聖母是位美麗的少女,很顯然不符合一位青少年腦海中的母親印象。

 

 

source:時報出版

 

所以另一種說法認為拉斐爾一輩子情人眾多,每次接到畫聖母像的工作時,就把自己的一位情人畫成聖母。換句話說,在林林總總的聖母像裡,有好多位聖母的原型是拉斐爾的情人。有人拿出拉斐爾名作《椅中聖母》(Madonna dellaSeggiola)當作證據,這幅畫中的聖母一點都沒有莊嚴的神性,看起來就像平民百姓家的漂亮姑娘。

 

評論家進一步指出,畫中聖母的眼神似乎正在「勾引」拉斐爾。說「勾引」也一點都不過分,從拉斐爾的自畫像得知,他長得很帥氣,女人緣自然特別好。評論家說《椅中聖母》是拉斐爾捕捉到了一個女孩子眉目傳情的那一瞬間。有人說拉斐爾是在酒吧看見她的,有人說是在宴會上,還有人說是在梵蒂岡門廊上遇見的,一致的是都認為拉斐爾對這位姑娘一見傾心。但當時手裡沒有紙筆,隨手抄起一塊陶片當筆,拿起一個橡木桶的桶底當紙,幾筆之間就畫了一幅速寫。

 

評論家憑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椅中聖母》這幅畫是圓形的,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人把聖母像畫成圓的。如果說這番猜測正確,那也就是說,拉斐爾可能經常做這種事。看見哪個女孩子漂亮,就把這個美麗的女孩畫成聖母。

 

另一方面,確實還有大量的證據證明,拉斐爾的確常把情人畫成聖母。比如說,拉斐爾有過一位很著名的情人―風情萬種的麵包師之女芙納蕾娜。據說,很多幅拉斐爾畫的聖母像,模特兒都是芙納蕾娜。拉斐爾還為她畫了一幅肖像畫,也就是《披紗巾的少女》(Woman with a Veil),甚至覺得能用這幅畫挑戰達文西的《蒙娜麗莎》。

 

不管是寄託對母親的思念,還是用情人權充模特兒,事實上,真正讓拉斐爾畫了那麼多聖母像的關鍵主因,還是文藝復興時期的人對於聖母像的需求大大增加。

 

為什麼那時對於聖母像的需求那麼高呢?其實教會早期並不把聖母當一回事,從早期的中世紀教堂祭壇畫就看得出來,聖母無非是耶穌降生的一個媒介。一方面說明了中世紀婦女地位較低;一方面也說明了神在中世紀是高高在上的,普通民眾則是如螻蟻般的存在。這樣一來,中世紀的神為了與普通人拉開距離,並不像後來或如今這般強調「神愛世人」,而是強調各種神蹟,比如把水變成酒。神既然高高在上,那麼神是透過人類婦女才誕生這件事,自然要極力淡化。

 

到了文藝復興時期,城市生活一方面提高了婦女的地位,另一方面由於社會上人性的普遍覺醒,教會與時俱進,開始強調神祗身上人性的那一面。聖母瑪利亞做為溝通人與神的媒介,一下子變得重要起來,在民間人氣極高,教堂因此突然需要大量的聖母像。拉斐爾把聖母畫得這麼好,自然是能者多勞。

 

烏菲茲美術館收藏了一幅著名的拉斐爾聖母像《金翅雀聖母》(The Madonna of theGoldfinch)。這幅畫採用典型的三角構圖,中間是聖母,兩邊的兩個小孩是耶穌和聖約翰,畫面整體穩定又協調。

 

這幅畫乍看就像一幅家庭畫,一點也沒有宗教畫的感覺。畫面背景不再是冷冰冰的神祕背景,而是一片綠茵茵的草地、美麗的花園,彷彿是上流家庭的女主人和自己的孩子在自家花園玩耍,特別溫馨。神的頭頂上必須畫的光環被拉斐爾畫得若有似無,聖母神態優雅地注視著兩個孩子。約翰手裡捧著一隻金翅雀,面向耶穌。這隻金翅雀代表了耶穌將來會登上的十字架,所以被畫在三個人的目光聚焦處,是整幅畫的中心。畫中的耶穌形象同樣相當有意思,他的一隻小腳正輕輕踩在聖母的腳背上,這個小動作幾乎完全掩蓋了神性,透露出濃濃的人性。

 

《金翅雀聖母》是拉斐爾一五○七年左右畫的,當時是為了送給一位結婚的朋友。可是大約四十年後,佛羅倫斯發生了地震,把這幅畫震碎了,後來在廢墟裡找到這幅畫時,它已碎成了十七塊。儘管把碎片重新釘在一起,損壞的痕跡還是非常明顯。所以從那時開始,參觀者看到的一直都是複製品。二○○八年,義大利藝術品修繕團隊經過整整十年的努力,終於修復了這幅名作,幾百年來各種人為的、拙劣的修復油彩被一點點剝去,顯露出拉斐爾當年繪製的原始模樣,所有的裂紋幾乎完全消失,和剛完成的樣子已經非常接近。在拉斐爾完成這幅畫近五百年後,《金翅雀聖母》終於以真跡在烏菲茲美術館亮相,轟動一時。

 


烏菲茲美術館裡還有很多名作,無法一一盡述。好比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全球一共有四座複製品,烏菲茲美術館門口就有一座,還有波提且利的《春》(Primavera)、弗朗切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的《烏爾比諾公爵夫婦畫像》(The Duke and Duchess ofUrbino)、提香的《烏爾比諾的維納斯》(Venere di Urbino)、烏切洛(Paolo Uccello)的《聖羅馬諾之戰》(Battaglia di San Romano)等,都有很高的藝術價值。

 

 

 

本文摘自《超級導覽員趣說博物館》

 

大英博物館多達八百萬件館藏意謂著有99%根本看不到!
羅浮宮裡大氣磅礡的《勝利女神》雕像一度被塞在頂樓樓梯間?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那一座完好無缺的埃及神廟竟是埃及人免費贈送的?
當年被留在南京機場帶不走的司母戊鼎到底是何來頭?

大英博物館、羅浮宮、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故宮、東京國立博物館、梵蒂岡博物館、烏菲茲美術館、荷蘭國立博物館、梵谷博物館、中國國家博物館,以及羅塞塔石碑、《蒙娜麗莎》、童子切安綱、《創世紀》、《富春山居圖》、《最後的審叛》、《向日葵》、《快雪時晴帖》、《維納斯的誕生》、《女史箴圖》……,十一間博物館與它們的鎮館之寶背後,實在有太多說不完的精彩故事。

博物館保存的每一件文物,都是人類文明的「證據」。
每一座博物館,都是一間裝滿人類文明紀錄的檔案室。

各式各樣的藏品見證了那些已經消失卻曾經無比璀璨的文明。在博物館裡,你可以看到人類怎樣一步步從遠古走到今天。

「博物館,原來如此!」現在就打開書,在明星導覽員河森堡輕鬆有趣的介紹下,享受一次精彩的紙上博物館臥遊,用更豐富的角度欣賞這些屬於全人類的珍藏文物!

 

作者:河森堡

出版社: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