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資生堂網路情報誌《花椿》連載口碑突出,順勢在日本發行單行本的漫畫《懶懶》後,引爆討論話題。主人翁「懶懶」為了築起自己的歸屬,擬態成「普通人」的派遣OL丸山成美。懶懶認識這麼多人後,漸漸地得面對什麼是真正的「普通人」與「真實的自己」。這個「誰才是普通人?」的故事,引起眾多因「普通人」魔咒束縛而活得很痛苦的人們的共鳴。曾是OL,現在是漫畫家的陽菜檸檬,將獨家為大家聊聊人際關係與「普通人」是否真的存在。

 

 

從小就為了融入周遭而擬態

 

《懶懶》中畫了主人翁為了融入學校與公司等周遭的「擬態」身影,相信讓不少讀者深有共鳴。這樣的「擬態」出自您自身經驗嗎?

陽菜檸檬(以下以「陽菜」稱之) :我其實跟懶懶不同的是,我並不是因為苦惱於無法融入周遭、得要擬態,而是本來就很知道怎麼擬態。我可以自如地跟班上每個小團體的同學聊天,完全沒有難以融入的痛苦。

 

 

「不得不加入小團體」是國小與國中求學時期的潛規則,您難道都不會被說:「那傢伙是怎樣啦」嗎?

陽菜:那可能是因為我大概知道怎麼閃避這樣的壞話(笑)。我通常會看人臉色,也大多能理解大家的想法。因此來來去去之間,變得懂得察覺當下氣氛是否和諧,或是大家是否相處得舒服。我自認稱不上特別討好誰,或許只懂得掌握生存之道。

 

不過,我發現並不是求學時才學會的,而是三歲多時就有這麼做的自覺。雖然大人總說:「孩子最單純了。」但我內心卻想著:「才不呢,我心機很重,一點也不單純。」

 

 

好厲害的孩子(笑)。

陽菜:其實也沒有什麼緣由使然,就是自然地這麼做了。我當下是認為不可以表現出真實的自己,也不能想要什麼就做什麼,或是討厭什麼事就掛在嘴邊。「如果不擬態,不就難以活下去嗎?」。

 

 

既然您都這樣地擬態,難道不會對表達出真心這種行徑與自己完全相反的人,感到不快嗎?

陽菜:不會喔。我反而覺得崇拜,他們也太帥!而一旦認為「很帥」,就會產生好感。

 

只不過,所謂的擬態,也不是對任何事都無感。成為漫畫家之前,我是個老是在擬態的OL,直到我辭掉派遣員工那個時間點,我自覺差不多演夠了。

 

不過,當然不只是厭倦擬態,其實還有「想做畫畫的工作」等原因。工作辭掉後,領著失業補助金的那一個月裡,懷著不管怎樣「都不想再坐回辦公室」的心情,我傾盡全力畫起了漫畫。

 

 

為了省去麻煩,刻意塑造成「普通人」

 

《懶懶》中,一直讀到「普通人不會這樣子」、「普通人的行為會怎麼做」等,關於「到底普通人該是什麼樣貌?」的描寫。針對「普通」,您怎麼想?

陽菜:還是OL的時候,有個前輩的口頭禪是:「普通人~不都嘛這樣子嗎?」我當時就一直思考:「普通到底該怎麼定義」。你認為的「普通」跟我認為的「普通」不一樣‧然而,她把大家看似共同有的「普通樣貌」,當成某種前提。我則認為「普通」像是並不存在的幻覺。

 

 

不存在的幻覺。

陽菜:其實這世上所有人都懷抱不同的視角處世,也以不同的基準活著。我想大家是不是很常忘記這件事呢。

 

舉例來說,常常會有人說:「妳差不多該結婚了。」如此被認定你應該要結婚了。但其實有很多人不是這麼想的。像這樣只用部分人的樣本概括成「這世上的人都這麼想」的習慣,大家多少都會有吧!。我們自作主張把平均值當成恆常值,是因為如此一來不用花心思去看待這世界了。

 

 

真的是一百個人就有一百種想法呢。

陽菜:是啊,正因為每一個人都不一樣,如果要理解每個人的想法是很燒腦的。

 

 

有一百人就必須應付一百個人啊。

陽菜:沒錯!一個一個應付也太辛苦,所以概括成「普通人都這麼做」的方法最省事。如果有50個男生,50個女生,就認為男生都這樣,女生都那樣。普通人這概念就是「省去麻煩而塑造出來的」。

 

 

您為了當上班族而擬態時,是否曾為了迎合他人而必須當「普通人」呢?

陽菜:跟同事去喝一杯時的確就被問過類似「還沒結婚嗎?」我當下是隨口反問:「結婚這個問題,你們覺得該怎麼做才好呢?」順勢讓對方回答,內心想著:不要問這種膚淺的問題啊。

 

 

source:新經典文化

能把內心想法藏好很厲害……。

陽菜:通常要我回答這種問題時,我都想成是「啊,下雨了!」之類的情境。若雨真的下下來了,其實也並不傷人。同樣地:「啊,這該怎麼講呢!」順著氣氛隨口回應,思緒也不會有所波動而受影響。對方若說出「女生就得這樣啊!」之類的話,是基於他的人生經驗,一定有對方說這話的道理所在。我個人覺得,倒也不必回溯他過去的每個片段反擊。

 

 

的確是如此,如果反過來說些什麼,反而將自己認為的「普通人」強壓在對方身上了。

陽菜:絕對不可能改變對方,在這件事上不緊迫盯人,個人的幸福度才會提升。

 

 

回到正題,您是不是真的對他人與社會抱著「不期不待」的想法呢?

陽菜:如今這世上有類似#MeToo的行動,人們得以強力主張自己的信念,表示我們可以期待人們與社會正在改變,所以我認為這很重要。我都到了這年紀,我強烈期許自己可以做些什麼,讓下個世代的人別再吃苦頭。

 

與這個信念不同的是,當下這一瞬間的自我保護,這件事同樣重要。而每個人自保的做法不同,說不定有人會為了保護自己的信念,就跟眼前持不同想法的人一一爭執到底。這時候我倒會毫無懸念地,靈活運用「擬態」迎合。且還會好奇「為什麼這個人會這樣想?」如果當成考察對象觀察,會發現原來每個人都如此有趣。

 

 

擬態是生存的工具,收放自如的擬態吧!

 

「擬態」是不得不表露真性情,帶有負面的感覺,總感覺您的擬態總是刻意進行的。

陽菜:也就是說,我認為擬態不是一種「惡」

不過,我認為有些人擬態時看起來很痛苦。

陽菜:如果無法認同自己要擬態到什麼程度的話,肯定是痛苦的。因此,更重要的是要認識自己。不知道自己為何而生氣、受傷,以及追求什麼的話,肯定會過得很辛苦。

 

《懶懶》中與杉田的互動即是因為懶懶無視自己的內心而造成。雖然會破壞氣氛,但懶懶「放任自己隨便啦」的態度,結果就是讓自己很辛苦。

 

 

不為掩飾的擬態,與明瞭自己內心而採取的擬態,完全不同。

陽菜:是的。擬態最重要的是自己打從心底認同自己。雖然會對想法與自己完全不同的人大叫:「啊~~啊~~」,但也不能當場就跟對方大動戈干,這樣會兩敗俱傷,那不如乾脆「就先擬態吧」的感覺。只要恰如其分地擬態,就能輕鬆地應付社交生活。

 

 

要怎麼做才能「恰如其分」地擬態呢?

陽菜:無論如何,最重要的是都不能忽視自己內心的感受,所以我建議要寫日記進而認識自己。不要對誰遮遮掩掩,但也不必拿給別人看,花差不多一年的時間在日記裡只寫下真心感受,就能漸漸地看懂自己。

 

此外,所謂的擬態,真的只是一種「工具」。社會上每個人想法本來不同,有時候只要找到能讓彼此都舒服的方式融恰溝通就夠了。就算話講難聽的人,也會有優點的,巧妙地善用擬態,就能找到自己也能認同的狀態。

 

如果主管有點恐怖,不妨試著擬態成《穿著Prada的惡魔》裡在魔鬼雜誌總編底下奮力工作的安‧海瑟威呢?往那樣子想或許會更寬心。不過,如果怎麼樣都無法做到那種程度的話,只好再另尋他法,找到其他屬於你的地方。總之,重要的是自己能否發自內心認同自己的行為! 一旦能夠收放自如的擬態,就能省事地扮演而生存下去

 

 

本文由日本「女性の深呼吸マガジン〈りっすん〉」網誌正式授權翻譯刊載。 

 


 

 

《懶懶》第一回 內容摘錄

 

1》陽菜檸檬 著 ©2020 新經典文化 / 日本小學館正式授權繁體中文版
DARU-CHAN Vol.1 by Lemon HARUNA ©2018 Lemon HARUNA 
 

《懶懶》連載第一回 完。

 

 

你也是隱身在茫茫普通人海之中的「懶懶」嗎?歡迎留言和妞編輯聊聊你的「擬態」經驗喔!

   

 

本圖文摘自《懶懶》

 

 

「擬態」是生物模擬其他種物種特徵,以融入環境的生存方式。
「懶懶」為了融入社會,擬態成24歲的普通上班族女性。

倒茶、訂票、代班、收拾善後,
凡事有求必應,順著旁人,以為這樣就有平順人生?
給為了在社會求得容身之地,保持偽裝,撐得很辛苦的妳/你。
其實,我們都是「懶懶」。

宋尚緯:「請讓我推薦這套漫畫!(哭)」
曹馭博:「哀傷又充滿希望,讓人想重新找回活下去的動力。」
吳曉樂:「以溫柔又不失嚴肅的方式,建立從悠悠之口中贖回『自我』的正當性。女主角先是流體,為了融入於世而逐漸『固化』,最終又安心地伸展自己的姿態,這過程相當過癮。」

★日本資生堂女性生活文化月刊〈花椿〉網路電子版連載,引爆迴響。
★預購就爆量,未上市即再刷。上市一個月銷量突破10萬套
★第9屆三省堂書店新井獎得獎作品
★第23屆手塚治虫文化獎漫畫大獎入選
★新井獎選書人新井見枝香:「誰說新井賞只能頒給小說?」
 
別把根本不存在的幻覺,當成開啟幸福的鑰匙。
2020年,跟著懶懶一起悲、喜、愛、鬱,現出原形
只有真正的自己能讓自己得到幸福。

身體和意志都軟趴趴的懶散星人「懶懶」,為了成為「普通人」,每天努力擬態成「24歲上班族女性丸山成美」,對同事有求必應、與人為善,在辦公室求得容身之處。然而,在公司經歷了職場上的歧視,也差點所託非人後,懶懶交到生平第一個真心的朋友,也邂逅了能接受自己軟爛樣貌的男友。逐漸敞開心房的懶懶,開始以發表自己的愛情寫成的詩作,不料卻碰觸了男友隱私上的底線。要放棄淘洗自己內心的詩作,挽留能接受自己真實樣貌的男友嗎?然後這樣一來,不就連內心都開始擬態了嗎?在苦惱不已的懶懶面前,出現了改變懶懶一生的人……

◎卸下擬裝,呼喚自己的內心
隱藏懶散星人樣貌,擬態成認真工作的「24歲上班族女性」的懶懶。

懶懶不是「普通人」,軟爛鬆垮的真實樣貌,讓很多人覺得不舒服。
因此她拼命遵守社會法則,努力求得容人之處。
只是,越是迎合別人到最後,越是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什麼
只要對方能開心,盡全力配合就對了吧?
    
透過對孤獨和被排擠有強烈痛感的主角,在創作的過程中喚醒真正自我的過程,
和讀者一起找到心中「真實的話語」,就是這本書存在的意義。
一起來讀這本漫畫,讓溫柔且無比強烈的現實感席捲內心。

即便日子艱苦,即便生活苦痛,
仍然持續面對每一天的我們,
也是另一個「懶懶」。
 

 

作者:陽菜檸檬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