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狂徒》算是台灣少見的武打動作片,故事內容講述吳慷仁飾演的銀行搶匪「雨衣大盜」,在因緣際會下遇到前職籃籃球員「廖文睿」,堪稱「地獄倒霉鬼」的他,在被雨衣大盜狹持後意外成為共犯,也因為他有打人的前科紀錄,所以全台灣民眾都深信文睿就是雨衣大盜。

 

在所有證據都指向廖文睿是犯下多起銀行搶案的搶匪時,他將何去何從?本來是被迫與雨衣大盜合作的他,卻慢慢理解對方做壞的原因,進而產生「英雄相惜」的情感,意外成為「亡命天涯淪落人」的他們,到底把彼此當作敵人或朋友?

 

 

 

*****

 

 

 

 

在看完《狂徒》電影試映後,我與同業媒體朋友聊及此片,每個人都對片中的武打動作橋段及兩人亦敵亦友的關係印象深刻,沒想到時隔幾日,妞新聞就邀請到《狂徒》的兩位男主角接受專訪,影帝吳慷仁與新銳演員林哲熹一進門就掛著笑臉、禮貌地向大家招呼,比起電影中的模樣,更多了份親切與靦腆。

 

 

 

 

我其實不是第一次見到慷仁哥,但哲熹倒是初次會見,兩人從戲裡走出戲外後,模樣沒變但氛圍倒是不同,我開口劃破空氣中的生疏,帶點官腔地問道「兩人對彼此的第一印象是?」這問題聰明人一聽就明白其中暗藏玄機(客套的開場,卻不想聽見客套的答案),而他倆都是聰明人。

 

 

 

 

 

吳慷仁:好演員就該被看見! 

「善良、有潛力!」吳慷仁刻意表演出官腔的模樣配合著我那不自然的問話,接著忍不住大笑「這是妳想聽的答案嗎?」他的眼睛被誇張的笑容擠成細長的彎月,牙齒甚是潔白。

 

我笑了,舒心地笑了,本來有些緊張的情緒霎時就被緩解,他看我有些不知所措,便微笑繼續說道「哲熹是個優秀的新演員,只要有實力、肯努力,不管多久總是會被看見。」這次吳慷仁不開玩笑、十足認真,我將目光轉向坐在一旁的林哲熹,他顯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林哲熹:他有屬於自己的節奏。

「你呢?」隨著目光轉向他,我示意要林哲熹聊聊對吳慷仁的第一印象,他將眼睛稍稍閉上、思考了幾秒後說道「我第一次見到慷仁哥是在試鏡時,那時只覺得他和螢幕上的感覺挺不同,並非是不好的不同,只是他有自己的節奏,要抓準並不容易」,吳慷仁打趣地接著林哲熹的話說「我就是孤僻啦!」語畢臉上再次堆滿笑容,讓現場所有人都被這番自我吐槽的話語給逗笑。

 

 

 

林哲熹連忙解釋「電影開拍後,有許多場戲都和慷仁哥單獨待在車上,兩人也才慢慢變得熟悉」,他看了一下吳慷仁繼續說「其實印象最深刻的是換鏡位時,我們剛好有短暫的空檔能夠聊天,慷仁哥經常會關心我的狀況,或是偶爾跟我講講他的經驗,我真的從中學到很多」說著這段話的林哲熹,眼裡盡是真摯,整個人閃閃發光。

 

 

 

 

 

吳慷仁其實是個「傲嬌系男子」?

「所以慷仁哥私下會像個哥哥那樣,講些人生道理嗎?」我接著林哲熹的回答這麼問道,「才不會呢!」吳慷仁瞪大眼睛無奈地笑著「我人生其實並不算太成功,所以不會去對別人講所謂的人生道理,我單純只是希望年輕的演員們可以不用繞遠路而已」,他眨了眨眼睛,看起來有些疲憊「可是因為我個性的關係,所以很難用溫柔的口吻去說這些事」,聽完後我直指吳慷仁絕對是「傲嬌系男子」,他立馬給了我一個影帝級的反應「妳~說~什~麼~?」想假裝生氣卻又藏不住笑意。

 

 

 

 

 

吳慷仁「刀子嘴豆腐心」惹得一身腥

雖然他強力否認,但吳慷仁確實是個有些「傲嬌」的大男孩,他有著成熟的思維及經年累月的智慧,可卻常常讓自己的好意變成別人眼中的惡意,有句閩南語的俗諺是這麼說的:「把心肝挖給對方,人家還嫌臭臊。」這大概是吳慷仁最感同身受的寫照。

 

這樣的吳慷仁很有「味道」,他提起自己曾經有段時間很熱血,希望能把所知道的事情、經歷過的人生跟身邊所有人分享,或許不能帶給對方多大助益,但至少能減少一些繞遠路的機會,他說「我覺得照顧年輕演員是應該且必須的,因為他們有很多事還沒那麼清楚,有些東西可能要花一年半載、甚至多年才能理解,那我為何不早點給他們提醒,省去他們寶貴的時間?」他望向我,清澈明亮的眼睛裡,同時帶著肯定與狐疑。

 

「肯定」是來自於他知道自己正在做對的事,而「狐疑」則是因為他困惑為何很少人能夠理解他是出自一番好意,吳慷仁總是因為直來直往又古道熱腸的性格吃悶虧,但被人誤會久了心也會累,「所以現在我學會閉嘴了,再也不說了。」一向沈穩內斂的他,將手輕輕扶上前額,狀似無奈,流露出單純直率、像個大男孩的一面。

 

 

 

 

 

大部份的準備,都是在等待「丟掉」的那刻

問及出道不久的林哲熹,在拍攝前有沒有刻意做什麼準備?不管是外型、身材或是角色的外顯性格等,第一次與吳慷仁共同擔任主演,是否感到特別緊張?他表示,因為劇中武打戲占很大部份,所以體能與武打訓練只是基本功課,除此之外,導演也有提供相關的片單以供參考,但做越多準備,林哲熹越覺得沒有幫助,反而感到更加迷惘。

 

他說「在真正開拍前,我就決定把所做的功課、所鑽研的演法通通丟掉」,問他怎麼會突然產生這種想法?他只是笑說「當時的我剛好有點卡關,不曉得該怎麼去詮釋『廖文睿』這個角色,我感到很迷惘,而剛好文睿也是在人生迷惘的階段,所以我就決定把這個『迷惘』的真實狀態丟進角色中,沒想到竟慢慢越來越了解文睿是怎樣的人」 ,他用發現新大陸的驚嘆語氣繼續說道「所以我有點覺得,大部份的準備都是為了要丟掉它,因此才能找到文睿這角色最真實的樣子」

 

我好奇,這是否表示演戲是將角色內化進自己身體?林哲熹將頭歪向一邊,思考半晌後回答「應該這麼說,你越擁有那些東西,你將越不知道該如何表演,若你有太多別人的影子,反而更加綁手綁腳,當你把這些東西通通丟掉時,就會找到一個自己的方向」,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總能在「廖文睿」身上找到某部份的自己。

 

 

 

 

 

不是「入戲」,而是「變他」

許多人都說吳慷仁演戲,演什麼像什麼,也經常聽說他很「入戲」,我好奇問他會不會難以抽離?吳慷仁眉頭微微皺起,想了想說「我不會稱它為入戲,我覺得是種模仿,是我心中的一個樣子、一種階段。」對他而言,演戲是某部份自我的呈現,他認為有些東西並不若想像中複雜,但也許成果出來讓人覺得很複雜,而有些東西看似很簡單,但其實很複雜。

 

因此,他同意林哲熹的說法「很多時候,其實早在默默當中就已經準備好了」。他解釋道,所謂的「準備好」並非表示所有技巧都已到位,進步的空間是無限的,但只要心境上已經Ready,在這樣的狀態下所呈現給觀眾的表演,就會是自信、完整且獨特的。

 

吳慷仁說在三年前,曹瑞原導演跟他講過一句話:「你什麼都不用做,因為你就是這個角色本人。」他聽完後突然頓悟,心裡一個念頭閃過「的確是,這角色就是我來演的啊!不管演得時間多長或多短,這角色今天是我演、三個月後還是我演,終究他就會是我、我也會是他。從此之後他了解到,在演戲時別多想,只要準備好了就放手去試,然後便會在不知不覺中,成為那個角色、那個他。

 

 

 

 

 

演戲沒有對錯,只有對方接不接受

林哲熹雖出道不久,但作品產量既多又有質感,我好奇他在演戲的過程中,是否遇過什麼瓶頸?會不會擔心自己演得不夠好、或被別人說不夠好呢?他笑說,只要心態開放地去接受「角色」,就會得到許多可能性,因此沒有所謂的好或不好。

 

「你當下的所有情緒都是有可能的,你要去接受所有事,畢竟不論開心或難過,都各自有很多種方式,沒有人規定一定要用哪種方式去詮釋,所以儘管去享受、融入當下的狀況。」林哲熹認為,表演沒有對錯之分,唯有這樣的呈現方式,是否與導演想像的吻合,只要演員跟導演能夠調整到兩方都接受的平衡,那就是個好的表演。

 

他雖然「新」,但卻不「菜」!林哲熹認為演戲不能只是全然接受導演所給出的指令,很多時候演員應該要把自己所「相信的」可能性丟出來,然後導演也會因此受到啟發,最後共同創造出第三種可能、碰撞出不同火花,甚至可能因此激盪出更好的表現方式,他補充說道「不要設限自己該怎麼做、或一定要達到怎樣的狀態才對,因為演戲本就沒有一定的對或錯」

 

 

 

 

 

戲裡戲外最大的差別是「沒做壞事」?

說真的,《狂徒》電影選角選得真是好,先撇開那些人生不順的衰事及誤入歧途的選擇,「雨衣大盜」和「廖文睿」確實和現實生活中的吳慷仁及林哲熹有些相似,尤其是吳慷仁那份特殊的神秘氣質,及林哲希大男孩臉孔下的成熟思想,看著坐在眼前的兩人,彷彿體內的部份細胞,又再度被帶進電影的世界中。

 

認為戲裡的角色和自己相像嗎?個性直率的吳慷仁半開玩笑地説「我跟標哥都沒什麼朋友,所以其實我和標哥挺像的,只差我沒有做壞事而已」,語畢全場爆笑,吳慷仁和「標哥」最像的地方,大概就是兩人都是十足的「冷面笑匠」吧?

 

 

 

 

 

兩人不只個性反差、愛情觀也大不同!

其實,吳慷仁和林哲熹擁有非常不同的性格;一個愛貓、一個愛狗,前者隨緣、後者想婚。

 

 

 

 

身為「Cat Person」的吳慷仁,平時紓壓的方式除了修車外,最喜歡的就是「與貓追逐」,他笑說「要搞清楚喔!不是貓追我、而是我追貓。」貓不像狗一樣需要被關注,所以當吳慷仁追逐自家愛貓時,貓一臉嫌惡的模樣特別可愛,這正好療癒了吳慷仁生活中的壓力。

 

從吳慷仁愛貓,也能看出他對愛情的想法,他是個隨遇而安的人,只要兩個人在一起開心、適合,就算沒有結婚也無所謂,他笑說「一個人不錯、兩個人也很好!」一臉豁達的樣子,顯得特別自在。

 

 

 

 

而林哲熹養狗、養了隻呆萌的「法鬥」,他看起來就是個「Dog Person」,個性活潑外向、見人便能聊上兩句。

 

有一說是,愛狗的人通常都傾向「被需要」,因此在愛情上,林哲熹也多多少少顯露出同樣的期待。他是個戀家的男孩,喜歡家庭、渴望穩定,因此他說他並不排斥早婚,甚至大方表示自己想早點有個孩子,因為這樣就能和小孩一起玩耍、一同成長。

 

 

 

 

 

吳慷仁和林哲熹兩位「狂徒」 不僅戲裡狂,私下也超狂;為了演戲狂、為了人生狂、為了愛情狂,他們毫不保留地全力以赴,套句有些俗氣的時下用語:「狂好狂滿。」這兩人演活了電影《狂徒》中的癲狂,也快活了現實人生中的癡狂。

 

 

 

 

 

《狂徒》真心話問答94狂!什麼都講沒在怕

想知道吳慷仁和林哲熹在現實生活中,會喜歡謝欣穎還是李千娜嗎?想看到兩人電影之外「有點腐」的互動嗎?那就千萬不要錯過《狂徒》超狂問與答影片啦!(笑)

 

 

 

 

 

 

採訪編輯/哈雷蜜

平面攝影/韓爵蔚

視覺/韓爵蔚

動態攝影/吳哲箴
剪輯/吳哲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