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英語發音、比利時與義大利共同製作的電影在2017年於威尼斯影展亮相,一年後在北美上映,而台灣則是在遊牧影展播放。一年後的情人節,於院線上映,對於喜歡迷幻搖滾、前龐克與藝術搖滾等曲風的影迷與樂迷來說,可說是一大利多。脫掉那有著普普藝術開創者之一──安迪‧沃荷的經典香蕉專輯封面,離開了美國搖滾樂團「地下絲絨」之後,一直到與兒子前往地中海度假時,意外心臟病發並被誤診後,突然離世。這中間,女神般的傳奇德國模特兒/歌手/演員「妮可」( 克里斯塔·帕夫根Christa Päffgen) 究竟都在做些什麼呢?

 

妮可曾經在60年代稱霸歐美電影圈、藝術圈與音樂圈,是眾人追捧的謬思女神。但當妮可褪下那些將她推上枝頭的光環之後,即便她自己非常釋然地做自己,能夠創作不少屬於自己的音樂,媒體仍舊只想知道那段光鮮亮麗時期的種種。《Nico,地下絲絨之後》聚焦在80年代妮可移居英國曼徹斯特後,展開歐洲巡演並找回自我的過程。

「我曾到過峰頂與谷底,兩者對我來說都是索然無味的。」

 

 

不久前的另一部音樂傳記電影《Bohemian Rhapsody 波希米亞狂想曲》,由於有皇后樂團成員擔任顧問,被視為「美化」了主角很多行為。同樣的,《Nico,地下絲絨之後》的劇本初版草稿與定稿都請兒子阿里看過,對於妮可最為爭議的種族歧視與藥物成癮,可能不如想像中忠實呈現。但電影也完全沒有要省略不談的意思。片中面對猶太裔經紀人,會顧及自己的德裔身分是否使他感到困擾,甚至捏造父親於戰時幫助猶太人的謊話,便隱隱透出妮可過去或許有過歧視猶太人的傳聞。而既然電影所呈現的生前最後兩年,妮可在對抗心魔、修補母子關係與找回自我上有重大突破,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詞也是不無可能的。至於藥物成癮,從表演前必來一針,毒癮發作而暴躁易怒到憔悴的面容,甚至影響自己兒子也沉迷藥物都可見一班。對成名不只15分鐘的妮可來說,這樣活在當下,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才是最快樂的吧。

 

 

電影以妮可與阿里在地中海度假開場,也以此結束。觀影前總是希望保持自己為一張白紙,只稍微查找了地下絲絨與妮可的關係,並得知妮可是在一日外出騎腳踏車時心臟病發導致撞擊頭部,加上醫院誤診為熱暴露而錯失關鍵時刻,當晚身亡。所以,當故事發展到妮可即將結婚,也接受戒毒治療,屬於她的全新人生顯而易見,銀幕上卻出現她在一個清朗的午後獨自推著自行車準備出門,不禁令人倒抽一口氣。雖說導演極為體貼的將電影結束在此,把妮可最美好的身影留在世人眼前,仍然無法改變一位才女殞落的可惜之情。

 

 

緊接在開場之後的是一場電台訪問,電影其餘片段也充滿了許多巡迴期間記者們對妮可的採訪提問。每當提到過去的榮光,總會使她不耐煩,而這些懷舊氣息濃重的片段賦予了《Nico,地下絲絨之後》紀錄片感。尤其眼尖的觀眾不可能沒注意到,電影拍攝的長寬比為1:1,導演說明因為妮可時代的電視都是方形的,加上原先設定的拍攝方式就是以營造錄影帶畫質來呈現,以及為了使放入電影中的真實畫面們毫無違和感,這樣的處理方式十分適合。就連安迪‧沃荷的身影都在片中出現呢!

「我醜嗎?太好了!我漂亮的時候都不快樂。」

 

 

歌手蔡依林近年來的專輯無不走強烈的風格並批判社會現象,多是她自己過去所經歷的霸凌與輿論。那些讓她不快樂,失去自信的過去成就了她的名氣,但現在她只想做自己。反正她不需要討好每一個人,喜歡她的人自然懂。電影當中,準備上台表演的妮可也非隨便,認真打扮妝點了自己後詢問經紀人自己是否「很醜」,而後滿意的看著鏡中的自己說「漂亮的時候都不快樂」。想必指的是過去位於頂峰之時吧,那段時期她可能經常必須強迫自己做著不喜歡的事情,有著不少束縛。妮可也說「我對我的聽眾很挑剔」,因此她不在意是否所有人都愛她,她只要為那些支持她的人表演就好了。電影簡單地透過一場在鐵幕布拉格舉辦的小型演唱會來闡述這個價值,不論時局如何動盪,依舊有一定人數的粉絲願意冒著風險前來聆聽妮可的音樂,這才是真正的自由。

「叫我克里斯塔。」

 

 

每個人都有不願回首的過去,對妮可來說,頂峰已回不去了,那便不再重要。就像她不厭其煩的向記者表明的,自己不想被稱為「地下絲絨的妮可」或「安迪‧沃荷的穆思」,因她是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名字。如同日本職業棋士夫妻溝上知親與加藤啟子不同姓一般,當女方小有名氣時,通常會選擇保留原姓,東西方皆然,這也是為什麼布裘結婚時,裘莉改姓會引起那麼大的騷動了。不過,「命名 ( Naming )」在西方社會又更顯重要,所以急於擺脫過去的妮可,才會在單飛之後堅持要大家稱呼她的本名「克里斯塔」。

「我想尋找柏林戰敗時的挫敗聲音。」

 

 

挫敗的聲音是怎麼樣的?沒有人知道。但是在《Nico,地下絲絨之後》我們看到年幼的妮可與母親一同看著散發出火光的柏林,也看到她懊悔24歲時年少輕狂的自己未能將兒子照料好。修補與兒子的關係,以及為幼時的自己找到答案成為中年妮可的人生目標。她因此走到哪都背著她的攜帶式錄音裝置,既可做為音樂創作使用,很大的一部分應該也是不希望再失去生命中任何從她身邊經過的聲音了吧。

或許《Nico,地下絲絨之後》對妮可很仁慈,但是透過平實不浮華的口吻,緩緩述說在49歲突然的死亡到來之前,妮可做為一位母親,做為一位藝術家,所做的努力與改變,又何嘗不是最令人感動的一種模式呢?飾演妮可的丹麥演員崔娜·蒂虹不但是柏林影展影后,也是一名歌手,在片中她以令人動容的歌聲與精湛的演技,向觀眾展示妮可最後的生命力。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