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九十九地之下,追歡賣笑的花榜狀元。他是三十三天之上,操縱著陰謀陽謀的帝國主宰。一支帶著血腥色的朱筆,拐彎抹角地輾轉著,於命運的考卷上,把他們連到了一起。即使他在萬人矚目中高不可攀,即使她是人群裡的塵下塵,穿越萬丈紅塵,他們也要在靈魂裡相擁。

 

網路9.9分超高評價《匣心記》,網友驚呼唯一一部可以和《甄嬛傳》齊頭的小說!

 


  

《匣心記》連載 5-5 

 

一輪明月照耀著巍峨宏麗的攝政王府,遠遠地先傳來蹄鐵聲,就見齊奢不疾不徐地驅馬前來。

 

按理,攝政王駕到,府前的一條路就該清街,但齊奢素喜微行,最討厭出警入蹕那一套,因此只有十來名便裝的侍衛騎馬簇擁在他左右。馬隊方至府門外,驀地裡從暗處閃出一道人影,正橫身擋在了齊奢的馬前。馬兒受了驚,半身都騰起在空中,頸下的銀馬鈴「嘩嘩」震響。齊奢拉著韁低喝一聲,一個迴旋間便穩穩立定了坐騎,手一撐,翻下鞍,騎術漂亮而精湛,但再往前跨出兩步,就顯露出右腿微微的跛態。

 

隨行的侍衛們見驚了駕,一擁而上吆喝著去打攔路之人。齊奢瞇起眼,出聲制止,語氣裡有些意味使得一字頗顯深長:「妳——?」

侍從遞著燈籠,照出了一位攬衣跪地的年輕女子:素衣素裙,長髮披散在兩肩,清冷的面貌與白日精描細畫的美豔大相徑庭。她膝行到齊奢腳前,磕下一個頭,「賤妾段氏青田叩見皇叔父攝政王,賤妾自知今日在酒宴上失言,罪無可恕,只是此事與喬公子絕無干係,懇求攝政王明鑒,有何責罰,賤妾皆願一命承當。」

聽到後半句,有一聲冷哼自男人英挺的鼻準內發出:「一、命、承、當?一個妓女的命,好值錢嗎?」

青田愣了一愣,便一邊思索著緩緩答道:「晉,巨富石崇宴請客人,命家妓勸酒,客人三次拒飲,石崇當席連斬三妓。唐,軍人羅虯欲將繒采贈予營妓杜紅兒,長官不許,羅虯惱殺杜紅兒。宋,太尉楊政在府中豢養樂妓數十人,稍不如意,便杖殺剝皮。攝政王所言極是,妓婦之命從來便似螻蟻一般,何況賤妾不過是曲巷流鶯,比之家妓、軍妓、官妓更有不如。可是王爺,自古有言『螻蟻尚且偷生』,青田這條賤命雖則一錢不值,倒也算敝帚自珍,乃賤妾最為寶貴之物,心跡可表,伏請王爺不棄。」

齊奢垂視著地面,微微頷首,「如此,妳所犯乃瀆言忤逆之罪,依律當處淩遲,剮三百六十刀。頭一刀剜舌,二三刀去乳粒,四五刀去乳房,六至十一刀去股,其次肩膊、兩手、手指、兩腳、足趾、背臀、頭皮、臉面⋯⋯魚鱗細割,直至末一刀刺心,梟首示眾。」

青田唯覺這男人毫無感情的低沉聲音似一把鈍刀,一個詞、一個詞地割下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塊血肉。他就像第一眼看到她時那樣冷漠而無動於衷,似乎一眼就看穿她絕色的皮囊,面對他,她只是一具失去了一切憑藉的、生死一線的骷髏。

青田的渾身都瑟瑟地打起抖來,整張臉變得慘極無色。霎時間,無數的往事湧起在她心頭,在這些往事中只有一個人的臉、一個人的名⋯⋯青田橫下了決心,深吸一口氣,一字一句道:「只要王爺寬免喬公子之罪,三百六十刀,賤妾身上每受一刀,便在心中感念一聲王爺大恩。」

齊奢伸手自侍衛手裡取過了燈籠,更近地,直舉到青田面前。一片血紅的光打亮了妓女自頰邊垂髮中所露出的一張臉,臉已完全被恐懼所扭曲:雙頰僵縮、鼻翅擴張、下頜亂顫、脣窪滲滿了冷汗、額心沾染著塵土⋯⋯最後一點殘存的美麗也已褪去,唯獨一雙深陷在陰影中的眼早已亂耀著點點粼光,但卻始終也不曾滑落哪怕是半滴眼淚,只這麼炯炯明亮地、直直接迎他冷酷無比的目光。

 

不禁令男人奇怪,這雙眼哪來這麼大的——力量。他不由自主地俯下身,幾乎快與她鼻尖相抵,只一霎……

 

 

本文摘自《匣心記》

 

 
悲歡離合金匣起,死生契闊人面終


  她從青樓名利場到宮廷生死局
  他從金燦燦龍庭到白茫茫大地
  絕代倌人與亂世帝王
  貴賤是天塹,愛情是天梯
  身分與生理各有殘缺的兩人,該如何跨越彼此心中的檻?

  她刻苦地學習每一項技能,尤其是如何嗲聲嗲氣地抱著人,用從裡到外的柔軟騙取堅硬的金與銀,為他去買一個把手中的剪刀換做筆的機會。男人們伏在她身上,一個又一個,她大張著眼躺在最深的爛泥底,含笑仰望著一株花,抽芽吐穗,在紅綃帳頂上慢慢地開……

  她是九十九地之下,追歡賣笑的花榜狀元。他是三十三天之上,操縱著陰謀陽謀的帝國主宰。一支帶著血腥色的朱筆,拐彎抹角地輾轉著,於命運的考卷上,把他們連到了一起。即使他在萬人矚目中高不可攀,即使她是人群裡的塵下塵,穿越萬丈紅塵,他們也要在靈魂裡相擁。

  粉妝迎仙客,情絕憶王孫
  ──我只見過三十六層地獄,沒見過人間,沒有更好的出路給你。

  青田,幼時就被母親賣入青樓,長大後憑藉才貌雙全成了花街翹楚,在風塵中看盡男人為美色一擲千金,卻對家中糟糠妻棄之敝屣的醜態。穿梭在爛泥潭裡,她唯一的聖潔,是一個不能言說的祕密。一場計謀,使得心中的這片聖域起了波瀾,愛恨的滔天巨浪就要將她淹沒。

  齊奢,出身皇家卻虎狼環伺,身邊盡是明爭暗鬥的腥風血雨,被父親設計砸斷腿,又淪落異國為質,妻、子死於非命,早已不知人性與信任為何物。而現在,他的復仇才正開始。

  他與青田都有一顆千瘡百孔的心,都是一具遍體鱗傷的身,誰也沒在現實面前討得一絲便宜,跛著一腿的他踏進了槐花胡同,兩人的命運就此交織…… 

 

 

作者:伍倩

繪者:陳淑芬

出版社:圓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