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遇過性騷擾嗎?遇到性騷擾,你會去報警嗎?妞編輯在媽媽妞真心話社團中,就看到一位媽媽分享自己被騷擾時的不舒服經歷,卻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報警。而這樣默不吭聲、隱忍委屈的女性,居然還不只一位,這讓妞編輯不禁反思:「我們有了#me too、我們有了性騷擾防治法、性別平等工作法、性別平等教育法保護我們,但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人遭受了性騷擾,卻不曾為自己發聲呢?」

 

source: Pixbay

經過大家的討論,發現大家不敢報警的原因通常有很多,大部分是因為:

1.熟人所為,不好明白地表示,怕日後見面尷尬、無法好好合作。

2.怕麻煩。

3.怕自己小題大作。

4.不曉得自己被性騷擾。

5.沒有證據,怕別人說自己亂講。

6.嚇傻。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又覺得已經過了第一時間無法報警。

 

source: Pixbay

事實上,也有人報警後卻被警察用話術引導,導致沒有報案成功,例如:「我幫你備案」(備案不等於報案)、「要不要原諒對方?他不是故意的」……等等被河蟹掉。讓許多受害者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報警後,又再吃了一頓悶聲虧,甚至承辦的警員會檢討受害者:「是不是你如何如何,所以對方才會有這樣的行為?」、「你會不會太小題大作了?」

 

source: Pixbay

妞編輯因此特地訪問了治信法律事務所的洪聖濠律師,請教相關問題。洪聖濠律跟妞編輯解釋:「性騷擾是有定義的。」——當對方的言語、行為,跟性、性別有關,讓你感覺到冒犯、不舒服,或者要求你用性,或要你忍受、接受對方與性、性別之言語或行為,作為交換,那就是性騷擾。

 

若是熟人所為,不好明白地表示、日後見面尷尬、無法好好合作時,可以先用溫和、委婉的態度表示,尤其現在大家普遍使用line之類的通訊軟體,可以用這些軟體表示你的意見,可以避免當面講得尷尬,也是一個很好的紀錄當時情形跟蒐證的手段

  

source:Pixbay

對於性騷擾行為,我們可能勇敢報警了,但接下來卻有可能遇到「被大事化小」、「被消極處理」的狀況,讓一般民眾覺得報案很麻煩,最後不了了之,洪聖濠律師也承認:「有時候警察會跟你說:『好我備案』,但備案不等於報案,很多人聽到警察說『備案』就放心了,但其實你的問題根本沒有被處理到。真的報案成功,是會拿到報案三聯單的,這部分一定要請大家多多注意!」如果你擔心自己報案時遇到以上狀況,可以試著這樣做:

1.打110:打110後,都會由總機負責接聽,並分派轄區警察局處理。這時候警員就一定要受理,不能裝沒事或推託。

2.網路報案:報案不一定要打電話,或直接本人到警察局。可以利用網路報案,填寫基本資料、事件經過就完成報案,這樣報案轄區警察通知報案人製作筆錄時,也比較方便快速。

3.直接向檢察官提出告訴:性騷擾構成刑事案件時,這時候被害人可以直接至地檢署按鈴申告,值班檢察官會製作筆錄,或者遞交告訴狀,由地檢署直接受理。。但一般人可能不知道如何撰寫告訴狀,這可以尋求律師或者法院訴訟輔導科的協助。

 

source:Pixbay

至於大家最擔心的報案條件:是否需要實體證據?洪聖濠律師則說:「當然有客觀的證據是最好的,例如監視錄影、錄音、目擊證人等,但若都沒有,其實被害人的陳述,跟被害人當下的反應、行為,也是被法院所接受的證據。」


在事發當下,都是猝不及防、且難以預料的,想要錄音或是拍照真的很難,因此法院審理這種案件時都會很重視被害人的說法,在經歷警察局、檢察署,法院的調查,被害人的說法是否「前後一致」,若是反反覆覆反而會讓你的說法可信度降低;另外,性騷擾雖然很難預防,但遭遇性騷擾之後,你顯露在外的情緒跟反應也都會是個很好的「證據」:例如有人看到你哭著離開會議室,事後你跟別人說了甚麼,或別人看到你當下的反應,你和加害人的互動(私訊、聊天記錄,對方有無承認)......等等。

 

雖然遭到性騷擾當下或者沒有人注意或者你一時來不及反應,但之後你的言行舉止,也仍然都會是判斷你是否有被性騷擾的重要證據。

 

source: Pixbay

性騷擾幾乎無所不在,但真正勇敢反抗、拒絕的人卻還是少數。這也讓妞編輯不禁反思,如果是我們所愛的人遇到不公平、讓人不舒服的對待,我們都會教他勇敢爭取自己的權益,那為什麼自己被如此對待時,卻又會隱忍吞聲呢?是不是可以把對別人的建議,也同樣套用在自己身上?

 

如果是你/身邊的朋友遇到以下經歷,你會怎麼做呢?:

「大學的時候,有一天穿著長到腳踝的長裙去便利商店買東西,突然感覺腳踝一陣騷動,低頭一看看到有個男子『趴在地上』掀我的裙子。嚇了一跳的我腦袋當下空白,先飛踢他以後就抓住他叫店員幫我報警,重點來了:警察來了、看過超商的監視器後,問我要不要原諒對方?原諒對方就不用再到警局花時間做筆錄,也不會耽誤我自己的事情。看對方好像也畏畏縮縮的,說他自己有家庭,不可以被他老婆知道,總之好像真的很有悔意一樣,還是大學生的我就傻傻說好。當天我就去做我自己的事情了,大家各自解散。現在想起來很後悔.......」

 

「我大二時去看演唱會,排隊時人擠人,突然我感覺有東西在頂我屁股,然後我朋友回頭看,那個人感覺很正常,我想說可能是包包頂到,過一下子又來,馬上暗示我朋友,發現他是真的用下體在頂,然後我們很有默契地從他下體撞下去,他當場痛到彈出隊伍外,在地上哀嚎,引來所有人的注意,接著旁邊其他男歌迷一起上前壓制,等現場警察過來,詢問後發現此人不是要來看演唱會,是單純來犯案的。」

 

「我高中放學搭公車的時候,車上明明有其他空位,一個變態硬是要坐我旁邊,還坐很近,當下我只是往內移一點沒多想,後來車上越來越多人,變態更是一直移過來,我想站起來離開也無法,後來前座有兩個其他學校的女學生叫我叫過去,然後跟我說那個變態都專挑車上單獨的女生下手,還好有那兩位女學生的幫助,變態下一站馬上就下車了。」

 

「因為是職場上司…… 真的很難報警處理,而且都是小動作的騷擾⋯例如 拿東西會直接握住妳的手拿,或是言語、眼神上的冒犯。」

 

「報警沒用...我之前遇到職場性騷擾,結果警察吃案,還要我不要小題大作,亂吿!所以我自己去按鈴申告,順便投訴警察。」

 

 

 

Source: 洪聖濠律師@治信法律事務所

 

 

你不孤單!你擔心的、傷心的、焦慮的我們都懂。

快來加入私密社團「媽媽妞真心話」,一個屬於媽媽們的交流小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