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美,但她是美國最偉大的演員之一!充滿英氣的臉龐,和銳利的眼神,妙語如珠著她一貫的幽默。梅莉史翠普之所以偉大的理由,都在書中所紀錄的、她成長為一代女演員的過程裡。

 

 

 

獲獎無數,從舞台劇一直到商業片,小說人物抑或是令人尊崇的一國首相,梅莉史翠普就像是變色龍一樣,她神乎其技地捕捉了每個背景之下每個角色的生活。

 

 

 

也許靠著技巧、手勢、化妝來掩蓋和喬裝,但從她的瞳孔裡你看見角色的靈魂,她將演戲當作與角色、觀眾以及自己溝通的一種方法,承載著所有故事隨著畫面展開。

 

 

 

精彩一瞥:

「我可以直說嗎?沒有所謂最佳女演員;也不存在所謂世界上最偉大女演員。

我現在已經到了可以得知秘密情報的階段,所以知道這些都是真的。」——梅莉史翠普

 

成為一個明星從來不是她的優先要務,但她會用自己的方式做到,只用她的才華和奇異的自信清場鋪路。就像她在大學一年級時寫給前男友的信裡說的一樣:「我到了一個未知的臨界點,接下來會很可怕、很美好。

 

最後,終於輪到柯林·佛斯(Colin Firth)頒發最佳女演員的獎項。當他一一唱名入圍名單,她重重地深呼吸,金色耳墜在肩際顫抖。螢幕上播放著入圍短片,她飾演的柴契爾夫人正在罵一個美國高官,(「我要像媽媽一樣照顧你們嗎?要茶嗎,艾爾?」)佛斯打開信封,嘴角笑開。

「得獎的是:梅莉·史翠普。」

 

梅莉史翠普的得獎感言本身就可以被稱為一種藝術形式:有些彈性,也有些正式,謙遜但又不失高度,表達感激的同時又保有適當距離。當然,得獎感言居然多成這樣,這件事本身就有點好笑,除了她,誰得獎的次數會多到能把自虧的冷笑話變成連載?

 

在這個事業再創高峰的時刻,很難想像她沒有回想一切的開始。這一切的開始,都和約翰·卡佐爾(John Cazale)緊緊交纏在一起。

 

上一次他們相見,已經是三十四年前。他們相遇在三十六年前,紐約中央公園裡上演的莎士比亞戲劇《量·度》(Measure for Measure)。他們分別演出了男女主角安傑羅(Angelo)和伊莎貝拉(Isabella)。每一個空氣凝滯的夏夜裡,她會向他請求,請他原諒她被判刑的弟弟:「饒了他吧!饒了他吧!他還沒準備好要面對死亡。」

 

約翰·卡佐爾是那一代偉大的角色演員(character actor)之一,但也是最被戲劇史忽略的一位。他是《教父》系列電影裡永遠的佛雷多(Fredo),梅莉·史翠普第一個真愛、也是第一個毀滅性的失去。若是他活過四十二歲,他的名字可能會和勞勃·狄尼洛或艾爾·帕西諾一般家喻戶曉。但他實在太早離開、也錯過太多。他沒能撐著看到三十三歲的梅莉贏得兩項奧斯卡獎,也沒能看到她被年歲滋養出帝后一般的沉著自持。他沒有看到她在《克拉瑪對克拉瑪》裡演喬安娜,或是我們都太熟悉的蘇菲、凱倫、琳蒂、法蘭切絲卡、米蘭達、茱莉亞及瑪姬。

 

約翰並沒有活著見到頒獎台上的梅莉·史翠普,看著她向朋友致謝,所有的朋友,感念這個「無法解釋到底有多棒的職業生涯」。在最後一次「謝謝」之後,她揮手道別,走下側台。此刻,她的招牌再次被小金人磨亮。梅莉·史翠普,演藝界的鐵娘子——永不放棄、絕不倒下,銳不可擋。

 

 

 

 

source: 博客來

從未滿十歲的小小孩童開始,一直到青春期的少女,然後進入戲劇學院,芳華漸長並且將演戲化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一生的摯愛!梅姨在電影藝術道路上的腳步值得成為所有女孩的借鏡,不管是要讓自己真正成為角色,或是如何面對痛失所愛,又或是如何在鋒芒畢露的同時,小心翼翼地呵護自己的才華。

 

 

 

鋼鐵一般的意志、鑽石一般耀眼的才華、豐滿有如秋收稻田的底蘊,梅莉史翠普用她的表演和語言豐富了我們的生活,讓電影藝術圈重新見識到女性的多變與成熟,讓女人的美麗不再只是依附皮相的存在!

 

 

 

 

【延伸閱讀】

媒體可以槓上總統嗎?梅姨攜手湯姆漢克斯演出真人真事《郵報:密戰》

今年金球獎得獎感言也太感人!四大金句妳筆記了沒

新銳女導鏡下最溫柔的勇敢!3部撼動人心的女性主題電影

五音不全也能當歌手?梅莉史翠普、休葛蘭《走音天后》同台尬戲飆嗓

 

 

 

source: 二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