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全面啟動》已經10年了,想當年導演推出這部燒腦神作時,引起全球影迷轟動,片中各種劇照紛紛成為李奧納多的哏圖,而探討電影的圖文也多不勝數,即便過了10年,仍舊為人津津樂道。在《天能》即將上映的兩週前,特別上映了收錄有導演分享拍攝心得的「10週年紀念版」,搭配上前一週的《記憶拼圖:20週年數位修復版》,燒腦的8月諾蘭月絕對不會讓渴望回味、喜歡動腦的影迷失望。

 

天賦異稟加上高科技儀器,使柯比周旋於企業間的爾虞我詐,成為不二人想的商業間諜,相對也付出極大代價,他不但淪為國際逃犯,也失去所愛的家人。

 

這次,除了以往的潛意識搶案,還須帶領一群專家團隊走險扭轉目標人物的思維。出乎意料的是,無論事先將計劃演練、推敲得多麼周詳,敵方竟早已設下層層防火牆,推算出其一舉一動,柯比一班團隊眼看無路可退,深深陷入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夢境攻防戰…。

 

----以下有雷,請斟酌閱讀----

 

 

《全面啟動》的魅力不是只在於燒腦的「好看」而已,它不但在理解上具挑戰性,技術層面也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好電影。當時獲得第83屆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最佳攝影、最佳混音與最佳音效剪輯。在進入令人頭腦爆炸的夢境之前,就先來讓我們談談音效與視覺效果吧。首先,當然就是無懈可擊的配樂與音效。不論技術團隊或演員,諾蘭總是習慣與同樣一群夥伴多次合作,彼此間建立的默契難以取代,而與導演多次配合的金獎電影配樂作曲家漢斯‧季默,雖說沒有靠著《全面啟動》再奪一金,但也獲得了提名的肯定,而當年拿下最佳原創配樂的是《社群網戰》。配樂所營造的緊張感讓觀眾隨著片中的角色一起出生入死,再加上各種精緻的爆破音效,在在給人身歷其境的冒險感。

 

視覺上當然也不馬虎,才能一舉摘下奧斯卡。諾蘭是出了名愛用實景特效與外景拍攝的導演,就像新片《天能》他寧可買下真正的廢棄飛機再徹底炸毀,也不願意使用電腦特效,不過,一方面也是由於這樣的作法其實便宜不少。而在《全面啟動》當中,最經典的莫過於片中失重的第二層夢境裡,唯一醒著的小組成員亞瑟在無重力狀態下與傭兵打鬥的場景。整個場景沒有使用任何的特效或綠幕,而是由劇組打造出一個巨型旋轉裝置,讓演員們在裡面跑跳,彷彿真實的失重狀態。另外,還有衝撞上街的火車都是諾蘭引以為傲的橋段。這次重映的「10週年紀念版」前面也有5分鐘的導演分享,談他對於使用這些實景特效的堅持與原因。

 

 

《全面啟動》裡提到的入夢運用的是「清醒夢」的概念。大家可能都曾經有過明明在夢裡,卻清楚知道自己正在作夢的經驗吧,即使如此,夢中場景還是真實如現實,科學家的研究顯示這類型的夢通常比較容易被記住,而且部分做夢者還能夠控制夢中的場景。片中便是運用了「做清醒夢」與「造夢」的概念,再加入其他人可以「入夢」的元素,打造了《全面啟動》的盜夢機制與世界觀。就像現實生活中的清醒夢也能夠經過訓練,《全面啟動》的主角群們便是利用自己清醒,而目標對象分不清夢境與現實的特性來犯案。可是,因為入侵他人夢境這件事在《全面啟動》的世界裡時有所聞,所以造夢者如果沒有顧及細節,便會使目標對象發現自己處於夢中。例如,齊藤為目標對象的那場任務,就由於地毯材質而穿幫,這些小細節都提高了「優秀造夢者」的門檻。

 

 

很多人覺得諾蘭深受日本已故動畫大師今敏2006年的作品《盜夢偵探》影響,甚至有些人認為是抄襲。兩者最相似之處在於,主角最不願面對的回憶都是以潛意識的形式埋藏在一棟有著電梯的大樓裡。不同的是,《全面啟動》的柯比將妻子自殺這段自己最自責的記憶埋藏在底層,而《盜夢偵探》裡的粉川先生則是把對朋友的虧欠鎖在頂樓。諾蘭喜歡在不同作品當中探究同樣的內容,只是選擇一個變數來添加新意,《全面啟動》英文片名的「植入」之意,便是利用入侵目標對象的夢境,將想法植入目標對象的腦海,這不啻與《記憶拼圖》裡告訴觀眾「回憶是可以變造的」有異曲同工之妙,差別在於是否是自己選擇的罷了。

 

《全面啟動》的柯比在片中不斷告誡初學造夢的亞莉雅德,千萬不可利用自己的記憶來造夢,這也是為什麼他想要招募建築師進入團隊,除了設計複雜迷宮的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想像力,以避免混淆夢境與現實的危險。在《盜夢偵探》裡,要判斷夢境屬於誰以及哪個角色是誰在夢境裡的投影並不難,往往有些蛛絲馬跡能夠看出,這都與我們容易將回憶投射進夢中有關。而兩部電影的最大不同在於,在角色沒有混淆夢境與現實的情況下,兩者是否可以互相影響。在《全面啟動》裡,做夢者在現實跳入浴缸,夢境裡就會淹水;第一層夢境自由墜落,第二層就進入無重力狀態;第二層發生爆炸,第三層就發生雪崩等等。但是,在《盜夢偵探》裡,夢境中的角色是會跑到現實世界來作亂的。因此,當《全面啟動》透過科幻冒險動作片的層層夢境擾亂觀眾,搞不清楚究竟現在位於哪一層的同時,《盜夢偵探》打造的是虛實交織的奇幻世界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是一般人所想像最大宗的夢的來源,的確如此,心理學始祖佛洛伊德認為夢會隨著做夢者的心思、生活經驗與外在刺激而千變萬化,在他最為人所熟知的《夢的解析》第一章當中也提到「夢的刺激與來源」、「夢的材料──夢的記憶」與「夢與清醒生活的關係」,同時他也提到「夢是欲求的滿足」,這也就是為什麼存在於人類潛意識裡的東西非常容易成為夢的材料,因為潛意識就是內心深處被壓抑而沒有意識到的欲望。不過,其他的精神分析學家如榮格與阿德勒也有不同的看法。

 

米蘭比科卡大學的心理學教授阿爾菲奧·馬焦利尼(Alfio Maggiolini)與其他四位研究者,一起做了一項關於「近期的夢」的實驗,發現撇開被追趕、飛翔、趕火車等「典型夢」之外,的確有「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趨勢。佛洛伊德在另一本著作《精神分析引論》裡提到:「創傷讓人固著於過去,彷彿寄居於疾病中。」或許就是由於創傷讓人固著於過去,柯比才會將對茉兒的自責鎖在記憶深處,並且他的潛意識不斷讓茉兒在最不適當的時機跑出來破壞任務。佛洛伊德說:「夢境是通往潛意識的道路。」而夢境又是人精神最脆弱的時刻,所以,如果不希望夢境出現的畫面,就盡可能地別讓它存入自己的潛意識吧,像是膽小的人避免看恐怖片或血腥畫面等,當然,夢裡出現的馬桶絕對不能上也是極為重要的潛規則之一喔

 

 

最後,來談談讓整部電影變得更有趣的核心:圖騰。雖然在電影主任務開始之前,觀眾就透過柯比與齊藤的互動看到了圖騰,但對於它的確實功用並不了解,直到新成員亞莉雅德加入,亞瑟告訴她每個人都該有自己的圖騰,以確認自己是否在他人的夢境中。因為圖騰被賦予了與一般直覺認為該物體不同的特性,使用者能夠藉此判斷目前圖騰是不是跟「現實」裡的那個有相同特性。但是,由於自己對圖騰的特性瞭若指掌,如果做夢者是自己的話,圖騰就沒有作用了,這也是為什麼柯比告誡亞莉雅德不可利用記憶來打造夢境,會不小心混淆,而且沒有確認機制。

 

比較特別的是,亞莉雅德的西洋棋與亞瑟的骰子都是反直覺的設計,利用灌鉛去除掉倒下與擲骰時的變數,但如果在別人的夢中,它們就只是普通的西洋棋與骰子。這部份很好理解,可是,柯比的陀螺設計是反過來的,在現實中是一般的陀螺,在他人的夢境中則會轉個不停,似乎只能用他是主角因此有特別待遇,不然照理來說其他人夢境裡的陀螺應該也是會停下的才對。不過,另外有一派人指出,陀螺是老婆茉兒的圖騰,柯比的是戒指,判斷方式是手上沒戒指是真實,有戒指就是仍然受回憶桎梏的夢境。眾說紛紜,而導演也很賊地留下開放式結局讓觀眾討論個沒完。如果各位也必須進到夢境裡,會為自己設計什麼樣的圖騰呢?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