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前,月島署轄區內發現了一具被刺殺身亡的屍體,在晴海的運河裡被撈起,全身腫脹。

機動搜查隊前往調查,與轄區的刑事課展開了初步搜查。由於案情明確,派發給警視廳搜查一課,宇田川所屬的第五係也到了現場。

在發現屍體的三天後,查出被害者的身分是某黑道組織的幹部。組對部手上有詳盡的黑道組織幹部資料,因而得以確認死者的身分。

一般來說,應該會成立特別特搜總部,宇田川等相關單位的人員也會被納入,但由於被害者是黑道成員,而由組對部接手進行調查,這樣的情況下,宇田川所屬的搜查一課第五係應該就不會再參與,卻又被點名要出動,想來應該是要進行地毯式的搜索吧。搜索及查封都得使出人海戰術。

係長說出的組織名稱,是與被害者所屬組織對立的關東某特定黑道組織,聽到這裡還沒聯想到其中的關係,被植松罵一頓也沒話說。

直覺不夠敏銳的人不配當刑警,宇田川真心這麼認為,更別說是警視廳的刑警。

「既然是到現場搜索,那麼應該已經鎖定犯人了吧?」

宇田川在踏出搜查一課時向植松問起。

植松臉色嚴峻地說:「這是當然,不過,不僅是這樣。」

「意思是?」

「組對部的那些人想趁這個機會擊潰該組織。他們應該是想利用這次的命案,找出其他事由把裡面一些人也都拖出來。」

「原來有這樣的打算呀。」

事情大致就如植松所預測的,組對部從以前就在等待打擊黑道組織的機會,想藉他們發生衝突之際,趁機一網打盡。

此次出動的目的地是位於赤坂六丁目的某棟大廈,在泡沫經濟時期,許多黑道將事務所設置在此,那些黑道成員也曾意氣風發,但如今已經逐漸從該地撤退。這次被鎖定的組織是經歷了低迷景氣後還殘存下來的,現在這個世界,就連黑道也有贏家與輸家之分。

宇田川等人並沒有直接前往目的地,他們首先得先到月島署的特別特搜總部與其他調查員──組對四課及月島署的員警會合。

為何要刻意繞這麼一圈,其中是有原因的。

現場搜索事關重大,必須謹慎處理,時機若沒抓好,可能就會讓重要的證據或犯人從手中溜走,因此搜查人員之間的合作至關緊要,必須確保彼此的步調一致。

組對四課課長站在參與這次搜索的調查員面前說道:「勞煩各位了。關於這次的搜索與收押都請遵照組對四課的指示,務必不要輕舉妄動,沒問題吧?那就拜託大家了。」

組對四課的課長完全不說些鼓舞士氣的廢話,想必是個優秀的警察吧,宇田川心想。愈是無能的管理階層,廢話就愈多。

調查員在下午一點二十分抵達現場,下午一點二十三分出示了強制搜索令,當下事務所裡氣氛一陣緊張。

雖然現場的黑道成員並沒有做些放狠話的蠢事,但也不是乖乖合作。

事務所內的格局是寬闊的三房兩廳,這棟大廈並不對外租賃,當初應該是高價買下。

搜查作業順利進行,宇田川所屬的搜查一課第五係調查員也依照組對部的指示動作,他們都很習慣執行搜索或收押行動了。

不過,組對四課課長那句「不要輕舉妄動」猶如一根心頭刺,不管做什麼都得向組對部的調查員確認,真是麻煩。

比方說帳簿之類證物是由組對部負責搜索扣押。現在這時代,連黑道也進化為經濟犯罪的模式,聽說組對部裡面有不少人也懂會計、財務。通常重要的文件資料會放在最裡面的房間,宇田川被分配到調查辦公室出入口附近的置物櫃,心想,說不定會發現手槍或匕首之類的武器。

以前的黑道會在警方搜索時故意在顯眼處放置手槍等物品,讓警方扣押這些證物,以違反《槍砲彈藥管制法》將幾個人送辦,藉以混淆警方的注意力,使其不去深入搜查其他地方,一方面不讓警察丟面子,組織也不會受到致命的打擊。據說此方式盛行了好長一段時間,特別是轄區警署與黑道很容易形成這樣的默契,不過現在的時代已經不一樣了,組對部的作法是不容任何僥倖存在的。

宇田川正要打開櫃子裡的紙箱時,突然某處傳來大聲呼喊。

「有人逃跑了!」

「抓住他,別讓他跑了!」

宇田川一看,有個人正往門口衝去,數名調查員隨後追上。逃跑的那人穿著深藍色短外套、黑色長褲。宇田川也跟著追出去,根本來不及思考。

事務所位於大廈的五樓,逃走的那名男子循樓梯而下,調查員也跟著追下樓,出了一樓大廳,調查員兵分左右兩路。不知那人逃進哪條巷子,眼前已看不見蹤影。這一帶有許多狹窄的巷道,宇田川往左邊追去。

人在瞬間要下判斷時會往左邊走,以前好像在哪本書裡讀過這樣的論點。比方說電影院發生了火災,眾人會聚集到左邊的門口;田徑場上的跑道也是向左彎。

往左追去的調查員包含宇田川在內共四人。相信現在應該有人已經跟轄區警署聯絡,通報逃跑男子的資訊。

前方巷子一分為二,調查員於此再分兩組各兩人繼續追捕,宇田川進入較窄的巷子中。明明是在熱鬧的赤坂市區正中心,這一帶卻是歷史悠久,環境清幽的住宅區。

巷道又再次分岔,一同追捕的調查員對宇田川說:「你去那邊,我走另一條!」

宇田川依指示前往,向前跑了沒多久,卻遇上車道,眼前是一棟看似飯店的大型建築。

走出小巷,宇田川駐足不動,已完全失去逃走男子的蹤跡,能做的就只能祈禱其他調查員找到他了。正當這麼想的同時,宇田川望向右邊,那是與赤坂通交叉的十字路口,視野之內閃進一名似曾見過的人,穿著深藍色外套與黑色長褲。不會錯!就是那名男子,雖只是瞬間瞥過一眼,卻掌握到他的特徵。

男子在巷子裡左彎右拐甩開追捕他的調查員,最後出現在眼前。這是幸運之神對宇田川的眷顧,抓住那傢伙就能立下一大功績。

宇田川朝他奔去,男子正要招計程車,仍一面警戒著周圍變化。他察覺到宇田川,又想逃跑。宇田川心想既然發現他,天涯海角也要將他抓到手。

不過,男子卻沒有逃跑。這麼一來就簡單多了,宇田川這麼想的同時,瞬間卻遭到撞擊,因為完全沒有預期,就這樣整個人被撞倒在人行道上。

腰部被撞擊,使他倒向柏油路,一陣悶痛襲來。撞倒宇田川的那個人倒在他身上。

宇田川正想要推開那個人,此時卻聽見震天價響的聲音,是槍聲!宇田川瞬間凍結,那一發槍聲使他動彈不得,恐懼讓他口乾舌燥,即使如此宇田川仍緊盯著逃走的男子,他穿越車道,招到一輛計程車立刻坐了進去,計程車司機並未察覺這裡發生的事,否則應該會把車停下來,但車子卻載著男子往日枝神社方向奔馳而去。

 

「你這傢伙找死嗎?」

聽見這句話,宇田川此刻才把注意力轉回倒覆在自己身上的人。

「蘇我?」宇田川目瞪口呆地望著對方。「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巧合啦,巧合。我到這附近來辦事,發現好像有什麼騷動,一看狀況發現你正被人用槍瞄準,一時管不了這麼多就衝出來了。」

宇田川這時才終於意識到自己差點被槍擊,忍不住顫抖。即使未中彈,但被開槍還是令人害怕。

「你是不是應該要盡快回報狀況?」蘇我站起來,以不符眼下狀況、語氣慢悠地說。

宇田川也打算站起來,卻因恐懼而膝蓋打顫,好不容易才勉強站起,他拿出手機撥給前輩植松。

(《ST紅白搜查檔案》劇照,非當事CP警察)

source: walkerplus

 

 

 

「怎麼樣?」

「犯人坐上計程車,沿赤坂通往日枝神社方向逃逸。」

宇田川告知了計程車公司名稱,但並未看到車牌號碼。

「了解。」植松回道。「你馬上回來!」

掛上電話,宇田川對蘇我說:「你救了我一命。」

「我可不想看到跟我同期的人在眼前殉職呀。」

「無論如何,謝了。」

「道謝就不用了,若換作你站在我的立場,也會做一樣的事吧?」

是嗎?在自己也可能在被槍擊的危險之中,真能夠瞬間衝出來救對方嗎?宇田川心中沒有答案。

「那我回去工作囉!」蘇我對他說,什麼事也沒發生似地離開。

目送他瘦長的背影遠去之後,宇田川也回到搜索現場。

 

 

 

 

本文摘自《同期》

 

 

 

日本警察小說的旗手今野敏繼《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系列之後,最新力作。

  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宇田川與公安刑警蘇我是警察學校的同期,雖然宇田川暗自將蘇我的迅速升遷等同於自己的挫敗,但蘇我悠哉的個性實在令人無法討厭,兩人還是偶爾一起消磨時光、吃飯聊天的朋友。

  一日,宇田川在參與搜索黑道辦公室的行動中遭逢歹徒開槍襲擊,突然蘇我奇蹟般地出現,捨身救了宇田川一命。然而,三天後,蘇我卻無預警地被懲處免職並消失無蹤,接著又被列為連續殺人犯,遭到警方全面通緝。為了解救同期兼救命恩人,宇田川追查起蘇我的下落,才發覺自己對蘇我一無所知,更隱約發現整個警察組織如高牆般阻止著他。於是宇田川逐漸明白要解救蘇我已不只是個人情義問題,更是一場賭上刑警榮譽、奮力一搏的戰鬥!

  為友情衝撞體制,公安、刑警破天荒聯手辦案
  日本警察小說旗手今野敏的最高峰!
 
 

 

出版社:青空文化

作者:今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