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在被譽為黄金世代1993年的間宮祥太朗,中學生時期在雜誌「Hana-*chu→」上當讀者模特兒,帥氣的外表在當時就讓雜誌幫他做了特輯;在2008年日劇「改造老師大作戰」中正式演員出道,與Hey!Say!JUMP與Sexy Zone中的人氣成員:中島裕翔、山田涼介、知念侑李、有岡大貴、菊池風磨、中島健人等人,飾演學生同台飆戲。2016年首次主演福田雄一執導的漫改日劇《尼采老師》,大展戲路。

  

本次在台灣上映的《全員死刑》作為他主演電影的處女作,採訪的前一天,事先看了《全員死刑》也看到了超親和的跟影迷互動的間宮祥太朗,到底這個帥氣與顏藝兼具的大男孩要跟我們分享什麼呢~大家一起來看看吧!

 

  

 

 

  

——出道10週年恭喜,對迎來10週年的自己有設下什麼目標/期望嗎?

我每一年過年都會被問今年的抱負是什麼,但其實我比較不是每一年重新設定一個目標的人,我在15歲到20歲的時候、20歲到25歲的時候目標都是一樣的,目前正走在這個自己應該要走的目標上。

  

 

  

 

——在接演這麼有衝擊力的《全員死刑》時,有沒有猶豫過?是什麼讓你決定接演這個角色的呢?

一開始是當初犯人有把所有事情寫下來,後來鈴木智彦先生又把它改編為小說『我が一家全員死刑』,小林永貴導演看了這些手稿與作品後覺得「遲早有一天我一定要把這個題材拍成電影」,進而開始籌劃拍攝,當時我正在拍《荔枝☆光俱樂部》的電影,被邀請拍攝《全員死刑》我先去見了製作團隊一面,見完面後我覺得跟這群人一起一定能做出非常有特色的電影。在日本,演員的第一部作品有點類似自己的名片,第一部作品會等於演員本身,因為這樣所以讓我想嘗試接演這部電影。

  

 

   

 

——自己與這次的電影角色タカノリ有沒有相似或是差異的地方呢?

不一樣的地方:這個角色都是別人叫他做什麼就做什麼,因為承受不住家人的壓力所以會有「好吧,就做吧」的情況,但我自己是很重要的事情一定是自己做決定去做,而不是別人說做才做。

相似的地方:我在電影裡面跟其他年輕男演員都有很多身體上的接觸,像是與落合モトキ和藤原季節他們在私下都打打鬧鬧的,對像毎熊克哉這樣比較年長一點的演員也會故意調皮去弄他們。

   

——在本次作品中飾演很壓抑角色,在工作上有沒有遇過很難承受的壓力?

因為我不是會緊張的類型,所以平常倒不會有壓力的感覺,有工作來我就接,直率的往目標衝這樣,雖然是第一次主演電影,但也沒有很有壓力的感覺。

  

  

  

 

——這次電影拍攝中最印象最深的事情是什麼?

電影裡面有一幕是在車裡面,駕駛座坐著爸爸六平直政、副駕駛座則是鳥居みゆき、我跟哥哥毎熊克哉還有媽媽入絵加奈子坐後面的橋段,在片場總有鏡頭轉換的時候,那時鳥居みゆき就一直講一直講,但是講的話大家都沒有共鳴,我們其他人都沒辦法接話,只有六平直政可以跟他接上話,但是內容超沒有邏輯,聽他們倆人雞同鴨講超好笑的。

  

 

  

 

——電影中為了家人殺人,現實生活中最寶貴的東西是什麼?

我覺得最寶貴的是生命,不管是家人、朋友、愛人、甚至是演戲這些都是因為活著才能做到的事情,所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健康的活著,反過來說就是活著才有辦法去改變任何事情。

 

  

  

 

——出演過很多日劇、電影、舞台劇也與許多前輩合作過,有沒有崇拜前輩呢?

我非常崇拜原田芳雄,卻已經沒有與他共演的機會了,他是一個在日本國民心中非常值得崇拜的一個存在,如果真的可以我好想在他過世前跟他一起工作,但很慶幸的是,我的事務所裡面有很多很值得尊敬的前輩,像是小栗旬跟綾野剛等等,我很把握能與他們一起合作機會,之後也會繼續對他們討教。

 

——那你是屬於會主動會與前輩們討教的後輩嗎?

其實我覺得會不會主動這兩種方式沒有對錯,我比較是屬於讓前輩來指導我的類型,因為演技不像是交一份報告給上司看,上司說你這樣改比較好就好的東西,演員的演技是一個很主觀的事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演戲方式,只是一昧的去問去學是沒有辦法學出一個專屬於自己的演戲模式,與其去問前輩怎麼演比較好,我通常都是放開的去演,如果前輩有指點的話,我就會去吸收前輩的指導去修改我的詮釋方式。

  

 

  

 

——近幾年演出了很多電影,有沒有想詮釋的角色類型?

我自己是比較喜歡嘗試新的事物,像是一般人體驗不到的角色我都很像嘗試,雖然我也很喜歡漫威電影但是不太是那麼科幻的角色,因為我不怕血腥所以不管是好的衝擊還是不好的衝擊角色我都很喜歡。

  

——間宮還會想跟福田雄一先生一起合作嗎?接演過這麼多動漫作品,自己有沒有喜歡的漫畫作品?

可能在台灣比較少人知道,我前一陣子才在演出福田雄一導演的舞台劇「ナイスガイ in ニューヨーク」,我心中很期待能再跟福田導演合作,但是比起期待,我更確定的是遲早有一天一定會在合作的,我很喜歡導演的劇組團隊與搞笑的風格。

如果能讓我選最想演得真人版漫畫的話,我一定會選擇「王者天下」,這部作品是很多男性在戰爭場上的情感與想法一部作品,如果有機會真人化的話我想成為裡面的其中一份子。

 

 

  

——曾在節目上說想嘗試釣魚,去釣魚了嗎?最近沈迷的興趣是什麼呢?

最近有因為拍攝工作的關係所以有經過河邊,有小釣一下,但是真正的出海釣魚還沒有,之後很像去嘗試看看。最近的興趣則是打高爾夫跟排球!

  

  

——排球,很意外的活動呢!

排球是我學生時期沒有玩過的一種球類運動,最近會在外面跟別人組隊打排球,在隊伍裡面都是不同背景的人組成的隊員,我覺得很有趣。

 

  

  

 

——去國外的時候一定會帶的東西是什麼?

我出國都是輕裝旅行派,像這次來台灣,我沒有帶行李箱,只帶了一個小包包,裡面放著3天2夜要用的衣服、內褲、襪子,結束(笑)

就算忘記帶東西,想說幾天後就要回日本了,就也沒關係了。

  

 

 

  

  

——可以跟我們聊聊《全員死刑》是怎樣的一部電影嗎?

這部作品一開始是一個在福岡發生的真實事件,是個一家人殺死把另一家人,滿震撼的故事,現實生活中兇手之一的次男(本片主角)留下了一些手札,足夠讓小林導焰拍成一部電影,對我來說,在台灣上映這件事,讓在日本地方發生的一件小事件,卻能讓台灣人知道,不僅知道以外還能體會到我們身邊可能隨時潛在這些危險的事情,包括你的好朋友說是鄰居都會是害與被害的對象;一個人在被逼到狗急跳牆的時候會做出很可怕的事情,這是值得讓大家面對的故事。這次能來台灣宣傳真的是一見很榮幸的事情。 

 

——接下來有什麼演出活動嗎?請跟台灣粉絲說說今後的演出計畫吧!

現在還有一個還沒有發表的活動,在台灣這段時間是《BG〜身辺警護人〜》跟下一個作品的之間的空擋時期,我回日本後要先去賞花,放鬆一下身心(笑)。下一部作品的情報還沒解禁,所以我不能說太多,但最近快解禁了,所以之後會在Twitter上告知大家,請大家關注我喔!

 

 


 

 

後記

採訪當天是個天氣與光線都很好的午後,在我們拍完照後,間宮指著編輯手上的手環,激動的表示他知道那個音樂活動。

 

間宮:因為我的朋友,一個叫suchmos的團,在日本出道了,以前在家鄉的時候就認識他們,而且自己也彈吉他,有一起玩過音樂,ONIPPON你們是獨家的情報喔!(笑)

 

 

 

  

⊙取材・文:ONIPPON 李融
⊙撮影協力:KEEDAN.com
⊙間宮祥太朗:https://twitter.com/shotaro_mamiya
⊙《全員死刑》:http://shikei-family.j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