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千女性讀了李愛玲的文字而改變,不只因為她像能量女王熱辣地刺人醒,更因那瀟灑來自許多的含淚走過。人生何其難!她放自己大哭了一場,接著卻甩頭一笑,「眼淚有用的話,還要腦子幹麼?」

欣賞自己的堅強,也喜歡偶爾可愛,我們對自己負責任,不羨慕任何人。

 


 

《有人在錯的愛情裡枯萎,有人在對的人身邊盛放》內容摘錄 

   

  

寫微信公眾號文章兩年多,在我接到的全部情感傾訴和諮詢的讀者中,只有四位男性。其餘的,清一色都是女人。

 

因為男讀者留言少,所以僅有的幾條,給我的印象極深。

 

其中一位,說他女朋友年紀小,總愛耍任性,實在讓人受不了。他問:我如何提分手,她更容易接受?

 

還有一位,講了他暗戀的女神的諸多細節,對方卓然不群、追求者眾,他關心的是:我要怎麼追,才更有機會?

 

再看看女人的問題──

 

‧相戀三年的男友劈腿,女孩傷心欲絕:他到底有沒有愛過我?

‧結婚十年的老公出軌,女人悲憤交加:怎麼做才能把他奪回?

‧相親剛認識幾個月的對象提出性要求,女孩左右為難:他一再想要,能不能給?

 

我並不是指事件本身。

 

女人在感情裡,對感受的敏銳、對安全感的需求,都比男人多得多,女人的煩惱自然也比男人多得多。

 

我想說的是,把男女提問的句型比較一下,就看出差別了。

 

即使同樣是問題諮詢,男人的主詞永遠是「我」,而女人的聚焦卻大多是「他」。

 

別小看這一個字,它暴露的,是一個人在情感狀態中的潛意識。

 

以「我」為開場的人,關注的首先是自身,他將自己置於主場之上。

 

以「他」為主體的人,其實未必愛得多深,而是習慣了附屬者的身分。

 

那些在婚姻中被動的女人,都沒把自己放在感情的主場,自然也難以擁有主動權。

 

她們太過於把焦點集中在男人身上──

 

‧他怎麼能這樣對我?

‧他為什麼可以說變就變?

‧怎麼樣才能讓他回心轉意?

‧如何做才能讓他離不開我?

 

每當看到這種話,我都覺得,女人千百年來,千辛萬苦取得的覺醒和進步,頃刻間全退回去了。那些獨立自主的自我意識,全被打回了軟趴趴的原形。

 

曾有一個結婚不滿一年的妻子問我,要不要去做豐胸手術,因為她老公總嫌她胸太小,她總害怕因為這點被拋棄。

 

當你想用胸前四兩來留住男人的時候,其實就已經輸了。

 

你不是輸在A-CUP,而是輸在討好的姿態。

 

即便你從整形醫院出來之後波濤洶湧,他依然會嫌你腰不夠細,腿不夠長,床上不夠騷,人後不會浪。

 

當一個女人在婚姻裡,只關注「他」,而不敢提「我」,不能挺直腰桿與男人並肩而立談問題,那就無從談平等。

 

才女明星徐靜蕾在自導自演的電影《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裡,就表達了特立獨行的愛情觀:我愛你,但與你無關。

 

她將這部茨威格的同名小說(台灣譯為《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移植到一九三○年至一九四八年的北京:「我要你一輩子想起我的時候,心裡沒有憂愁,我寧可獨自承擔一切後果,也不願變成你的一個累贅。我希望你想起我來,總是懷著愛情懷著感激,在這點上,我願意在你結交的所有女人當中,成為獨一無二的一個。」

 

沒有苦情,也不是負氣,更不為誰而活。

 

就像她如今說:我們為什麼要做討人喜歡,而不是自己喜歡的女孩呢?

 

 

還有劉嘉玲。許多年一直被批評配不上儒雅深情的梁朝偉。坎城影展上三人牽手的照片被一再研究,外界紛紛定論:梁朝偉的真愛是張曼玉。

 

她無所謂。二○○八年與梁朝偉在不丹大婚;數年後,與張曼玉合影並配文:歲月極美。

 

她在訪談中大氣淡定,款款道來:我選擇了梁朝偉。

 

她自始至終都是自己的主人,女王風采裡透著人生智慧──我為我自己負責,不必等待任何人來救贖和選擇。

 

 

畢卡索曾經無情地評價女人:女人就是承載痛苦的機器。

 

在他的情史中,所有被他折磨過的女人,都難逃悲涼結局,非死即傷。

 

但有一個倖免的女人是芳斯華‧吉洛。

 

畢卡索為她作畫時,曾說:「我看你不是坐著的,你根本不是被動型的人,我只看見你站著。」

 

沒錯。她是唯一一個主動拋棄畢卡索的人。即使為畢卡索生了兩個孩子,依然清醒決然地離開這個情感暴君。她知道自己要什麼,絕不會在一個暴戾自私的男人那裡委曲求全、苟延殘喘。

 

吉洛自己也是個畫家。離開畢卡索之後,她依舊成績斐然:一生舉辦了五十多次展覽,出版十二本著作,被法國總統授予國家榮譽勳章。

 

她說:我之所以是今天的我,不是因為我曾與畢卡索生活過。

 

 

縱然我們永遠無法成為吉洛、徐靜蕾、劉嘉玲,但對女人,無論生於何等年代,無論何種年齡身分,真正主宰命運的,都是那些永遠將自己置於人生主場上的人。

 

當感情困頓,別急於問他還愛不愛你,你先問自己,你還要不要他。

 

當男人出軌,先不必問他願不願回歸,你先問自己,你肯不肯原諒。

 

如果你以附庸姿態,仰面等待他人垂憐,如果你以男人最終選擇誰而定勝負,那麼男人選擇不分手、不離婚,保留你的正宮地位,你就算贏了。

 

但敢於聽從內心真實的聲音,以自己的最終幸福論成敗的人,永遠讓自己保有選擇的權利和機會。

 

成熟的婚姻,是兩個獨立平等的人,在愛中彼此支撐,互相依賴,而不是一方依附於另一方生存。

 

掌握主動權,不是霸道強勢,不是事事都要說了算,而是永遠遵從自己的內心,永遠對自己負責任。付出時心甘情願,告別時無憾無悔。

 

via GIPHY

 

當你來問愛不愛、離不離、繼不繼續的問題時,我會告訴你:

 

從你慣用的句型裡,先把主詞裡的「他」,替換成「我」──

 

‧在這段感情裡,我快不快樂。

 

‧在這些問題中,我作何取捨。

 

‧我想要什麼,我要如何去得到,我願意為此付出什麼。

 

 

當你改變了這一個字,也許就不必再向誰求助和徵詢,在你自己心中,就已經有了答案。

 

你真正的決心,無須徵得任何人同意。

 

每個女人都曾在情愛裡卑微。

 

犯過賤,低過頭,但最終,都必須學會挺起脊梁直立行走。

 

 

本文摘自《有人在錯的愛情裡枯萎,有人在對的人身邊盛放》

 

 
把主詞從「他」換成「我」──
我對我自己負責,扛起全世界!
給所有女性的當頭棒喝。

你站上人生主場,成為自己的太陽。
你把自己開成花,自由,而不自卑。
你選擇成為誰,就決定了你遇見誰。


◆◆◆

當一個女人有自我擔當,
人生再也不會被誰牽制,
男人再也不是決定此生幸福的唯一標準,
因你有資格慣著願意愛的,也有資本換掉不再愛的。

【這些話,只有李愛玲敢挑明了告訴你……】


▌男人如衣服,並非要見一件穿一件,而是不高攀,也不低就。
當你先瞭解自己,便會發現適合你的人就像一件得體的衣服,不在於價格多貴、等級多高,只在於他與你匹配。

▌女人為難女人,卻讓男人輕易逃避擔當,卸下了罪責。
婆媳之間、正宮和小三、職場媽媽跟全職媽媽……女人與女人不是天敵,應該是戰友、是盟軍,一起活成更好的模樣。

▌女人往往習慣被動地「聽話」,以為安全,卻活成了附屬品。
什麼是「不聽話」呢?是你有獨立的思想和見解、有豐沛的精神世界,你敢追求、敢嘗試、敢突破、敢超越,不依附誰,也不隸屬於誰。

80萬女性讀了李愛玲的文字而改變,不只因為她像能量女王熱辣地刺人醒,更因那瀟灑來自許多的含淚走過。人生何其難!她放自己大哭了一場,接著卻甩頭一笑,「眼淚有用的話,還要腦子幹麼?」

欣賞自己的堅強,也喜歡偶爾可愛,我們對自己負責任,不羨慕任何人。

 

 

作者:李愛玲

出版社:寶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