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苦與甜(上)

 

 

    數日後—

 

    「那賤婢呢?」

 

    葉天士正在收拾桌上的醫箱,聽了這話,回頭望去:「皇上,您是說瓔珞姑娘嗎?」

 

    「除了她,還有誰?」帳幔後影影綽綽一個人影,冰冷如霜道,「把她叫來,朕要親手剝了她的皮!」

 

    皇后坐在床沿,手中端著一只盛著褐色藥汁的瓷碗,藥汁略燙,她不斷攪著手中的湯勺給之降溫,聞言抬頭一笑:「皇上,瓔珞是為了給您治病,才會口出狂言,現在皇上清了血痰,精神大好,以臣妾來看,瓔珞不但無過,反而有功。」

 

    「……那臭丫頭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你這樣都相信她的話?」弘曆冷冷道,「依朕看,那些話若非早就藏在心裡,能那麼順溜的說完嗎?她分明是藉給朕治病的機會,變著法兒地出氣洩憤!」

 

    皇后嘆了口氣:「就算皇上現在想找人算帳,只怕也不行了。」

 

    弘曆忽然沉默下來,帳幔遮去了他此刻的表情,只有因病而形銷骨立的側影倒映在帳子上,良久才言:「……為什麼?」

 

    「瓔珞一回去就發了高燒,身上起了大片紅疹,葉大夫說,是照顧皇上的時候染了病,如今再也支撐不住,倒下了。」皇后抬手撥開眼前的帳幔,「哪怕瓔珞有千萬個不好,看在她精心伺候,又感染惡疾的份上,皇上也不該怪她一時失言啊!若不然,將來還有誰會鞠躬盡瘁,拚力伺候呢?」

 

    帳後露出弘曆陷入沉思的臉,他忽轉過臉來,陰沉沉對皇后一笑:「好,朕不怪她,不但不怪她,還要好好賞賜她……」

 

 

 

    養心殿耳房,幾名宮女送來了弘曆的賞賜。

 

「這、這是……」魏瓔珞半窩在床上,看著對方手裡端著的黑色湯藥,眼角忍不住抽了抽。

 

    「瓔珞姑娘,這是皇上囑葉大夫特意為你開的藥,快喝藥吧!」宮女走到床沿,一個將她扶起,一個將盛藥的勺子遞到她唇邊。

 

    皇上所賜,哪能推辭。

 

    魏瓔珞只能極不情願的喝了一口,結果哇的一聲,吃進多少吐出多少,一隻手卡著嗓子咳嗽了半天,才驚恐道:「怎、怎麼這樣苦,裡面放了什麼東西?」

 

    宮女老實回道:「黃連。」

 

    魏瓔珞立覺不對:「葉大夫給皇上開的藥裡面沒有黃連啊!」

 

    宮女:「皇上那份沒有,但葉大夫給您開的藥方,一定得有。」

 

    魏瓔珞驚愕道:「為什麼?」

 

    「特傳皇上的話。」宮女面無表情,魏瓔珞卻覺得自己能透過對方的話,看見一張斤斤計較的臉,「黃連清熱燥濕,瀉火解毒啊!」

 

「……能不喝嗎?」魏瓔珞心驚膽戰看著那滿滿一大碗黃連湯。

 

    「伺候瓔珞姑娘用藥。」宮女以實際行動回應了她。

 

    同一時刻,養心殿寢殿內,葉天士侍奉在弘曆身旁,手中同樣一只藥碗,裡頭盛著相似的藥汁,只是獨少一味黃連。

 

    饒是如此,弘曆仍喝得眉頭緊皺,似為了減少自己的痛苦,遂開口問道:「葉天士,那丫頭喝藥了嗎?」

 

    皇上的脾氣真是來得快,去得也快,早上還是賤婢呢,晚上就成了那丫頭,到了明天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葉天士心裡轉著這個念頭,嘴上則道:「有皇上口諭,自然是要喝藥的。不過,草民不明白,您為什麼要讓她喝黃連呢?」

 

    弘曆冷哼一聲:「這丫頭一肚子壞水,都能沁出毒汁來,黃連瀉火解毒,正適合她!還有什麼對症的中藥最苦?」

 

    鬧起脾氣來,即便天子也如同一個凡人,還是個斤斤計較的小氣男人。葉天士只能本著死同道不死貧道的心,小心回道:「要說最苦的中藥,黃連、木通、龍膽草,都是苦不堪言,最苦的是苦蔘—」

 

    弘曆一擺手:「那就從今日開始,一天三頓,頓頓不同種類的苦藥,換著法子讓她喝!要是不肯喝,就強行灌!良藥苦口利於病,朕這是為了救命恩人的性命著想,你聽懂了嗎?」

 

    「是。」葉天士應道。

 

    「呵呵呵呵」許是想到了對方邊喝邊吐的悲慘模樣,弘曆心情大好,想著想著竟笑出聲來,葉天士的湯藥再送到他嘴邊,他也不嫌難喝了,笑吟吟地全喝了下去。

 

    葉天士見此,嘴角抽了抽,卻不敢說什麼。

 

但得了弘曆這個指派,卻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他不必再想什麼理由、什麼藉口去探望魏瓔珞了。

 

    出了養心殿之後,他揹著藥箱,馬不停蹄地來到側殿耳房。

 

    宮人早已得到消息,一路無人阻攔,他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房門,反手一關,對床上躺著的人影道:「魏姑娘,是我!」

 

    原本氣若游絲,病得氣息奄奄的魏瓔珞聽見他的聲音,忽然兔子似地從床上竄起,一臉抱怨:「葉大夫,能不能不要加黃連,太苦了!」

 

    「這可由不得我,是上頭的安排。」葉天士用手指了指天,暗示這是來自天子的強制命令,之後打開藥箱,從裡頭翻出一只小藥瓶來,「硫磺膏是治療疥瘡的,不對症,換這個吧!」

 

    頓了頓,又試探性地問:「瓔珞姑娘,我有事兒不明白……」

 

    魏瓔珞雙手接過:「你問。」

 

    「明知自己從小就對花生過敏,為何要故意服用,引發大片紅疹呢?而且,還找我偽造疥瘡的醫案……」葉天士問道,想起弘曆的所作所為,心裡隱隱有了一個答案。

 

    這沒什麼不好回答的,又或者說最好給他答案,免得他自己胡思亂想。

    「……我故意激怒皇上,他醒過神來,第一個就會找我算帳,可我若是染病,他就算氣得七竅生煙,也不好再罰我啦。」魏瓔珞微微一笑,面色帶著病態的蒼白,「畢竟誰都知道,我照顧皇上才會染病啊。」

 

    葉天士略感意外,仔細一想,又覺得一切合情合理,當下佩服得點頭:「姑娘聰慧忠義,旁人難以企及一二,放心,草民一定盡力掩護,不會讓你露出半點破綻!」

 

    魏瓔珞笑而不語,等到葉天士離開,她才喃喃自語道:「忠義?我不過是藉機發洩心裡的怒氣罷了,誰叫他這樣對皇后娘娘……」

 

    如蓮花開於淤泥中,皇后的品性與宮中其他人相比,簡直可以算得上是纖塵不染。魏瓔珞很喜歡她,有時候甚至會忍不住將她與自己的姊姊作比較,然後得出結論……這兩人很像,無論是品格,還是溫柔照顧她時的模樣……

    魏瓔珞能為了姊姊隻身入宮,也能為了皇后怒罵弘曆。

 

    「只是罵人一時爽,接下來的日子不好過咯……」她輕嘆一聲,卻並不後悔,身旁沒人伺候,也不敢讓人伺候,她拔開瓶蓋,勾了些藥膏在手上,艱難地為自己上好藥,然後便吹燭睡下了。

 

    疼痛難耐,魏瓔珞難受地翻了個身,那些自己的手搆不著的地方,沒有上藥的地方,又癢又疼。

 

    ……是誰?

 

    魏瓔珞沒有睜開眼,繼續閉著眼睛裝睡。

 

    一隻冰涼涼的手落在她的額頭上,靜靜試探她額頭的溫度,良久才抽離。

    之後,是拔開瓶蓋的聲音,那隻手重新落回她身上,帶著藥膏的清香,動作又輕又緩,胳膊後側、脖頸、後肩……那些她自己搆不著的地方,他一一為她上藥,卻又沒有越軌半步,後背後腰,這些男人不該碰觸的地方,他都沒有藉機去碰,哪怕她此刻「睡著」,哪怕她就算醒著也不會責怪他。

 

    是的,這是一隻男人的手。

 

    一個她認識的男人的手。

 

    瓶蓋重又蓋上,屋子裡寂靜下來。

 

    魏瓔珞仍閉著眼睛,身上舒坦了許多,心裡卻又癢又麻,她不知自己此刻應不應該睜開眼,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看一看他,然後對他笑一笑。

 

    又怕他如往常一樣,落荒而逃。

 

    直至一個溫柔的吻落在她的睫毛上,如蜻蜓點水,如猛虎嗅薔薇。

 

魏瓔珞極力克制,才能讓自己的睫毛不至於如自己的心一樣,方寸大亂微微顫抖。

 

    直至關門的聲音輕輕響起,她才睜開眼,嘆了口氣,抬手捂住自己被吻過的那邊睫毛。

 

    「……這場病。」漆黑的夜裡,魏瓔珞不由得翹起嘴角,「也不全是壞事。」

 

 

 

 

本文摘自《延禧攻略》

 

 

 

 年度話題大劇《延禧攻略》影視小說
  ★★兩岸三地最完整版本★★

 

  這座深宮高牆內,有一個人從未失去自己。
  她,是魏瓔珞,也是後來延禧宮的令妃,
  面對欺侮,她加倍奉還;面對愛情,她頭腦清晰,
  從一介繡坊小宮女,步步成為紫禁城權勢最盛的女人……


  爆紅清宮劇延禧攻略──
  ★打破收視紀錄,累積播放量超過160億、海外破50億
  ★引爆亞洲追劇潮,香港、越南、泰國……年度話題延燒
  ★吳謹言、秦嵐、聶遠、佘詩曼、許凱、譚卓──領銜主演

  關於延禧攻略小說──
  ★兩岸三地唯一完整版,上中下三冊完整收錄全劇劇情,並加碼收錄即將上演的番外篇
  ★內附精美劇照,高冷經典色調、服飾道具細膩考究、各角色生動畫面一次珍藏

 

 

作者:周末, 笑臉貓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