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Viola

 

雖說不是皇后樂團的鐵粉,但還算是位搖滾迷,所以觀影前並未先查找名曲,心想該聽過的就會聽過,該知道的就會知道,沒想到,片中幾乎每首曲目都耳熟能詳,感動的程度自然也可想而知了。

 

 

「多數樂團還沒紅就解散了。」

為一部皇后樂團的音樂傳記電影,《波希米亞狂想曲》忠實地呈現出一個樂團所會經歷到的溝通與爭執、創作過程、感情牽絆、人員組成與日常生活中可能是邊緣人的真實現況。就像哪有家人不吵架,錄音遲到、創作意見不同、誰的作品當主打或擅自做決定,樣樣都可能變成引爆點。不過,對話不但能夠激發出更多靈感,溝通本身也可以讓彼此感情更融洽。如同佛萊迪單飛回頭後對團員們說的話:「沒有羅傑的意見一堆,沒有你 ( 布萊恩 ) 的修改樂句,還有約翰,你知道的。」當製作團隊對佛萊迪言聽計從,他反而覺得不對勁了。一個樂團之所以成功,絕對不是單一一位傳奇能夠造就。羅傑:「你是傳奇,佛萊迪。」佛萊迪:「我們都是。」

對於樂迷來說,最有趣的片段莫過於名曲的發想與製作過程。雖然電影主要聚焦在主唱佛萊迪身上,但針對名曲創作的著墨,不僅平均每位團員的篇幅,也表現了每一首作品都是樂團的寶,他們都有著不同的背景與故事。電影的同名歌曲戲份最為豐富且完整,解釋了佛萊迪是如何決定要創作一首富含歌劇元素的單曲,開始錄製之後又是如何挑戰當時的技術,硬是要疊軌疊到碳粉都快沒了,還讓羅傑大叫:「伽利略到底是誰?」當他說出這句話,白眼的想必不只作詞的佛萊迪,還有身為天體物理學家的布萊恩吧。同時,也呈現出佛萊迪到屋外散個步就靈感湧現,進屋彈出「波希米亞狂想曲」謠曲部分的片段。
 
佛萊迪與樂團的尺度太大而被美國禁播的歌曲《I Want to Break Free》則是由貝斯手約翰創作,男扮女裝的MV構想則是由扮相非常美豔動人的鼓手羅傑提出。電影中展現出佛萊迪對於自己被誣陷為這一切的源頭感到不滿,因為佛萊迪在舞台上放肆、誇張且華麗的表演方式,噬血的媒體喜歡將他素造為一切淫亂的源頭。同時,透過皇后樂團經典的「拯救生命Live Aid」募款演唱會橋段,呈現出羅傑創作的名曲《Radio Gaga》讓全場觀眾一起高舉雙手、揮舞拍打的魅力。而吉他手布萊恩選入片中的創作則是耳熟能詳的《We Will Rock You》,創作源起也極為感人。布萊恩提出在演唱會上萬人大合唱的感動,希望可以創作一首觀眾也能輕易參與的歌曲,也因此有了這首幾乎不需要樂器即可演唱的作品。

「誰只是同事,誰是家人?」
 
片中瑪麗的一席話讓佛萊迪浪子回頭,除了指出佛萊迪惡名昭彰的經紀人刻意隱瞞「拯救生命Live Aid」募款演唱會之外,她也說了「回家吧,我們是家人,這些人,他們根本不在乎你。」就像經典的結婚誓詞裡說「無論是好是壞,是富貴是貧賤,是健康是疾病,是成功是失敗」,只要是家人,克服一切困難都會彼此相愛。這也是為什麼在佛萊迪請樂團經紀人吉姆「將團員找來讓他向他們致歉」時,大家其實早已原諒了他,只是為了給佛萊迪一個教訓也為了好玩,布萊恩甚至說:「給我們一點時間討論一下。」並說自己「就是想這麼做」。甚至不少對本片不滿意的人表示,電影對佛萊迪荒誕的生活描寫太過保守,但發起拍攝計畫並擔任製片的吉姆、擔任創意與音樂顧問的布萊恩與羅傑三人,就是為了保護與紀念他們最親愛的家人佛萊迪,而參與本片的阿。

同時,樂團的人員流動就與是否剛好被唱片公司聽到錄音一樣靠機緣。或許關鍵在於佛萊迪「註定要成為他註定會成為的人」,但不論是披頭四還是五月天,也都經歷過團員更迭,而誰也不知道離開的團員是奔向更美好的未來,抑或是轉離了大紅大紫的機會,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成名後的組合,往往也是最能同甘共苦、生死與共的樂團夥伴。

《波希米亞狂想曲》中,皇后樂團第一次與唱片公司見面時,被問到「為何要簽你們?你們跟其他想紅的樂團有什麼不同?」佛萊迪代表發言表示他們都是格格不入的邊緣人。朋友的爵士團組合名為「城市邊緣人」,即便他們並非與周遭人事物有隔閡,但音樂人的生活本身其實就滿邊緣的了。不管是工作時間或是生活習慣,總是與常人不同,但是從電影看起來,除了佛萊迪以外,他們應該都不是邊緣人才對。
 
 
談到「邊緣人」,不得不提《波希米亞狂想曲》理處理的身分認同問題。佛萊迪身為印度波斯人,青少年時期才因為躲避戰亂而舉家搬到英國,想必從小就不斷經歷各種身分認同。電影主要著重在皇后樂團的發跡過程,而非佛萊迪的個人傳記,不然沒有呈現童年與青少年時期對此議題的應對十分可惜。但是,除了種族認同之外,佛萊迪的性向不只是媒體追逐的報導材料,也是他一生中必須不斷面對與正視的日常。可能因為佛萊迪是邊緣人的事實,當瑪麗對他釋出善意,甚至對他說「穿女裝又怎麼樣」之後,他不但能夠付出真心,也開始懂得愛自己。瑪麗與團員對佛萊迪家人般的感情的確是真愛,當佛萊迪向瑪麗出櫃,她不僅全然理解,兩人日後也保持摯友關係,甚至瑪麗是獲得他泰半遺產且唯一知道佛萊迪長眠之處的人,只因為瑪麗不只是初戀,佛萊迪對她的愛也一點不假。而團員們肯定也是真心包容,羅傑才能在佛萊迪詢問他關於蓄鬍的看法時說出「更同了?」對他們來說,佛萊迪永遠是那個熱愛音樂的他,至於他喜歡男生還是女生,都不重要。

另外,佛萊迪的招牌暴牙就連片中的發片記者會,都有記者提問「為何不整牙?」,可見他從小到大一定被詢問過無數次。可是,如同電影當中佛萊迪所說,他多長了四顆門牙,這讓他的口腔比較寬大。現實生活中,佛萊迪之所以不想整牙便是因為他認為,改變了牙齒位置會影響到他的共鳴,所以才一直沒有處理。同時,很多網友也覺得《波希米亞狂想曲》裡,把佛萊迪的暴牙拍的太誇張,實際上並沒有那麼明顯,因此他不認為有矯正的必要。

「等你決定喜歡你自己,再來找我」
 
 
除了台前的光鮮亮麗,電影也呈現出佛萊迪的孤單。與瑪麗分開後,團員們各自都有家室,不可能與他一起夜夜笙歌,況且,那本來也就不是瑪麗與團員們會喜歡的風格與行事方式。或許就是因為這樣,在看清這無法避免的孤寂之後,與同樣沒有歸屬感的保羅相愛,可惜對方只想佔有佛萊迪,並非真心為他好,種種行為帶佛萊迪走向毀滅。一次性騷擾侍者吉姆赫頓後,雖說被厲聲制止,但也因此獲得了一段真心的談話,而這其實也是佛萊迪真正想要且需要的。在佛萊迪恍然大悟,全然接受真實的自己,並回歸「家人」的懷抱後,不但找到吉姆赫頓,也與他一起度過被愛滋病吞噬前的餘生。
 
「存好念,說好話,做好事。」
 

 

在「拯救生命Live Aid」募款演唱會前,佛萊迪驕傲地告訴父親自己一直照著他的期望在過生活,並且也成功使爸爸終於認同他所做的一切。尤其在佛萊迪得知自己確診愛滋病後,大聲唱出「波希米亞狂想曲」的確像是告別宣言,眼淚自然也不受控地潰堤了。電影盡一切努力重現這場經典的演出,雖然確實很感人,但完整重現整段「拯救生命Live Aid」的表演片段,似乎太長了。若是同樣安排「拯救生命Live Aid」,只擷取「波西米亞狂想曲」段落,不僅仍舊感動,以同名歌曲作結可說是非常合適。

 

 

最後,來談談電影為了娛樂效果對史實做的調整。雖說是傳記電影,但加上不斷出現的年份,觀影感覺上有流水帳的感覺,不過,認真想想,好像也沒有什麼片段可以刪減,因為皇后樂團的故事,甚至佛萊迪的故事,就是這麼傳奇,各種細節也都如此獨特,但總覺得處理上應該還可以更緊密。舉例來說,佛萊迪在皇后樂團之前曾加入別的樂團,這種細節當然沒有演出的必要,但若起碼讓觀眾知道他其實也為了夢想做過許多努力,而非一帆風順,對於後續的一些堅持也更能理解。同時,惡名昭彰的經紀人保羅對佛萊迪帶來的壞影響固然會讓團員反感,但電影對於團員初始究竟為何會厭惡他沒有太多著墨,便不時對他惡言相向,似乎有些莫名。

至於樂團爆紅的呈現手法,採用快速推進搭配向不同城市打招呼,極為經濟且充分表現出當時樂團受歡迎的程度。可是,時間軸上像是一發片馬上獲得關注,不如特別點出他們是在什麼情況下,即使首張專輯失利,仍然信心滿滿的推出第二張專輯的原因。再者,刁難的唱片公司代表其實是虛構的,只是為了表示當年推「波希米亞狂想曲」遭遇不少困難。其實不難理解,畢竟電台只能播三分鐘,這也是不爭的事實,藉由象徵性的唱片公司代表帶出團員間的感情與堅持,十分適切。顯示出只要是樂團共同的決定,就算自己的歌受到青睞,也不會隨便倒戈,全團一心以「波希米亞狂想曲」為主打。

而現實當中「拯救生命Live Aid」募款演唱會之後,皇后樂團還發行新專輯,並舉行巡迴演唱,而且佛萊迪愛滋病確診是在其之後的事。電影的處理方式,雖然並沒有刻意營造告別場,但光是將得病移到演唱會之前,就達到同樣的效果了。不是刻意煽情,而是真情流露,電影最後也以字幕說明「佛萊迪鳳凰信託」。皇后樂團活躍時期還是愛滋病發現初期,做為第一位公開自己罹患愛滋病並去世的名人,佛萊迪不但留下雋永的歌曲給世人,也提高大眾對愛滋病的認識。

圖片來源:IMDb

 

 

 

■作者Viola,《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管理者,喜歡看電影,熱愛吸取電影資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影痴。平常秉持專業,理性介紹電影的Viola只要碰上喜歡的男女演員,就會無法自拔的從影痴變花痴。
■《Screen Scream影迷尖叫屋》:部落格FB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