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

 

1

 

校園裡的陽光燦爛的照射著。

 

高凌風在校園中快步的「走」著。小徑上,那些合抱的老榕樹,都低垂著枝椏,拖長了像鬍鬚般的氣根,像一個個莊重的老學究。他望著那些樹木,忍不住就跳起身來,去摘取枝頭的一片新綠。這一跳之下,就可以看到那穿過密葉的陽光,像一縷縷閃亮的金線。於是,忍不住,他再跳了一下,對那些金線抓了一把,似乎已掬牢了一把「陽光」。「緊握」著這把陽光,他心中的喜悅就從四肢百骸裡往外擴散。於是,他哼起歌來。什麼〈吾愛吾師〉,什麼〈雨點打在我頭上〉,什麼〈惡水上的大橋〉,哼得個過癮。

 

就是這樣,像他的好友徐克偉說的:

 

「高凌風的腳底有彈簧,他不能走,只能蹦蹦跳跳。高凌風的喉嚨裡還有上了弦的發條,隨時隨地,發條一開,他就會引吭高歌起來!」

 

有什麼不好?他聳聳肩,繼續哼著、跳著。校園裡有兩個女生經過,她們在注意他,悄悄的談論他,他裝不知道,滿不在乎的。頭抬得更高,背挺得更直,一路跳躍著去摘取樹葉……穿過了小徑,前面是空敞的草坪,沒有老榕樹了,他仰望著那無垠的藍天,和那些白得誘人的雲朵,他就真想一直飛躍上去,把那些白雲全挽在手裡,抱在懷裡。李白是什麼人?李白是唐朝人!唐朝人怎有現代人的思想和氣魄!「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攬日月!」真豈有此理!那個李白把他高凌風的「豪情」全偷走了!

 

奔過草坪,教室正聳立在那兒,兩大排建築物,雄赳赳,氣昂昂的!每年每年,多少學子進來,多少人才出去。他呢,進來了兩年,離出去還有兩年,大學三年級!徐克偉說的:該找女朋友的年齡了。女朋友?徐克偉滿心只有女朋友,可惜的就是「沒緣分」!他高凌風呢?總是對女孩子「有點兒意思」,卻從來不被「捕捉」。他不相信什麼「癡情」、「狂熱」的那一套,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是生活裡的點綴品。千萬別和她們認真,如果你被「捉住」,你就慘了!徐克偉不懂這個道理,所以,徐克偉就該痛苦!

 

衝進了教室,糟了,又是最後一個到!教室中已坐滿了人,心理學,真不知道選修心理學的人怎麼這樣多,他東張西望的找著空位子,徐克偉已跳了起來。

 

「嗨!高凌風!我給你留了位子!」

 

他「蹦」過去,拍拍徐克偉的肩膀,審視著他的臉。

 

「怎麼搞的?徐克偉?經過一個暑假,你又瘦了!失戀了嗎?」

 

他旁若無人,喊得好響,附近的同學轉過頭來看他們,徐克偉那「臉紅」的毛病就犯了。

 

「別胡扯!」徐克偉低吼著:「戀都沒戀,怎麼能失戀?」

 

「有道理!」高凌風坐了下來,夏季的陽光使他有份好心情,一路走進學校的那種「喜悅」尚未消失,心情一開朗,他的話就特別多:「戀愛了又失去,才叫失戀。像你根本沒戀愛,應該叫無戀,彼此愛慕叫相戀。其實,失戀也罷,無戀也罷,相戀也罷,都是痛苦!人類的痛苦就因為感情太多,根據心理學,有感情必定有痛苦,所以,最快樂的人是白癡!」

 

「高凌風!」徐克偉忍無可忍,臉一直紅到脖子上去了。「你少發謬論好不好?有人在對你瞪眼睛呢!」

 

有人在瞪眼睛?高凌風四周望望,「瞪眼」的人還真不少呢,有熟面孔,有生面孔,有男生,有女生……有女生!他猛的一怔,胸口像突然被什麼重物撞擊了一下,心思立即停頓了一秒鐘!他接觸到一對好沉靜好深幽的大眼睛,那「大眼睛」正帶著股天真的好奇,對他悄悄的注視著。他緊瞪著她,一時間,他看不見那對眼睛以外的東西,他只看到那黑黝黝的、清清亮亮的眸子。可是,那對「大眼睛」很快的躲開了,長睫毛垂下來,「眼睛」就隱藏到眼瞼的後面去了。高凌風吸了口氣,既然無法再接觸那對「大眼睛」,他就開始打量起那眼睛的主人來。細細的眉,挺挺的鼻梁,小巧的嘴,好白好嫩的皮膚。穿著件細麻紗的白色洋裝,長髮中分,從面頰上直垂到胸前……他肆無忌憚的看著,那「大眼睛」的頭就低低的垂下去了。然後,他聽到「嗤」的一聲輕笑,注意到那「大眼睛」身邊的一個女孩子,正俯身對「大眼睛」說了句:「有人在對妳行注目禮!」

 

高凌風對那說話的女孩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女孩穿著一身的藍衣服、短髮、小圓臉……被他這樣一瞪,就慌忙把身子縮回去了。高凌風不自覺的微笑了一下,女孩子,像一些純白色的小兔子,誘人而又膽怯,而且,總有那股楚楚動人的韻致。

 

source:girlydrop

 

 

教室裡一陣騷動,教授進來了,高凌風坐正了身子,用鉛筆下意識的敲著筆記本。望著那頗為著名的李教授,選修心理學,就為了這位李教授,大家都說,他是最具有幽默感,而且最瞭解「學生心理」的一位教授。高凌風審視著他,李教授站在講臺上,兩鬢微白,戴著眼鏡,很有一種恂恂儒雅的氣質。

 

「今天是第一天上課,」李教授微笑的掃視著整個教室。「難得你們從不同的年級和科 系,都來選修我這門心理學,希望你們把這門課學好了,男同學懂得女性心理,女同學懂得男性心理,且能善加利用,那就天下太平了!」

 

教室裡一陣哄然大笑,高凌風笑得最響,他總是這樣,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每次去電影院看「傻瓜片」,他總是笑得電影院裡的人都不看電影而看他。

 

李教授跟著大家笑,笑完了,他說:

 

「我看,經過一個漫長的暑假,大家都沒有上課的準備,也沒有上課的心情,我今天不講書,而說個有關心理影響的故事給你們聽!」

 

上課聽故事!太妙了!高凌風用手托著下巴,瞅著李教授,豎起了耳朵。

 

「首先聲明,這是個真實的故事!」李教授認真的望著臺下。「這故事可以證明人類心理作用對人的影響力有多大!」他沉吟了一下,開始說故事:「有一個逃犯,被判了死刑,執刑的日子也快到了。於是,這逃犯在一個深夜裡,冒死越獄,翻牆逃走了。他這一跑,驚動了守夜警衛,頓時警鈴狂鳴,警犬也被放了出來,成群的警察,出來搜捕他。逃犯不住的奔跑,他聽到警哨聲,犬吠聲,人聲,呼喝聲……他不要命的狂奔,穿過了樹林、荒野、山地,他一直跑,不停的跑,這樣連跑了一夜一天,到第二天夜裡,他已經筋疲力盡,終於跑到一個農莊,看到了一個草堆,他靠在草堆上,再也支援不住,睡著了。」教授停了停,滿教室靜悄悄的,都在等著聽下文。高凌風專注的望著教授。

 

「他睡著後,就開始做噩夢,」李教授繼續說:「夢到自己正被成群的警察從四面八方包圍了,高叫著要他投降,否則要開槍了。他仍然企圖逃亡,就在舉步要跑時,各方面的槍彈向他集中掃射,一槍正中心臟,他倒下來,死了。夢到這兒,他的人也真的從草堆上倒下來,真的死了。事實上,員警並沒有發現他,也沒有任何槍彈射中他,他的死亡,完全是受心理影響,可見心理影響之大!」

 

故事完了,李教授笑盈盈的站在那兒,同學們開始竊竊私議。很好的故事!高凌風想著,用鉛筆在筆記本上亂畫,只是……只是……只是有點兒不對頭!忽然間,他恍然大悟,發現這故事的「矛盾」之處了。從座位上直跳了起來,他嚷著:

 

「李教授,這故事不可能是真的!」

 

「為什麼?」李教授微笑的望著他。

 

「您說,他夢到自己被打死,就真的死了。」他站在那兒,手舞足蹈的說:「他在死之前,並沒有機會把自己的夢講給別人聽,是不是?那麼,除了他自己之外,誰知道他做了那個夢呢?所以,這故事完全不能成立!」

 

李教授笑了起來,他看來又開心又得意。

 

「你對了!」他說,直視著高凌風。「這其實是個智力測驗,我說出來和你們開個玩笑,沒料到,你的反應這麼快,你叫什麼名字?」

 

「高凌風!」

 

「高凌風?」李教授讚許的唸著這名字,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在用心記牢他的臉孔。「很好,高凌風,你相當聰明!你念什麼系?」

 

「森林系三年級。」

 

「你應該學心理學,」李教授說:「你很有思想。」

 

高凌風坐了下去,有點兒沾沾自喜,被讚美永遠能引起他的傲氣,他知道自己的弱點,父親不止一次對他說過:他虛榮而好勝。

 

坐在那兒,他正在獨享著那份虛榮感,忽然間,有種第六感在告訴他,他斜後面,有一對「大眼睛」正悄悄的注視著他。他克制著自己,不許自己回過頭去,如果這「第六感」欺騙了他呢?但是,但是……他猛然回過頭去,他的眼光和那對「大眼睛」就一下子撞了個正著。他立刻微微一笑,那對「大眼睛」驀然被驚惶所充滿,像個受驚的小鹿般,那女孩低垂了頭,他只能看到那長髮中分處的那道髮線了。見鬼,今天是怎麼了?那不過是個有對大眼睛的女同學,沒什麼了不起!長得漂亮的女同學多的是,他高凌風何曾動心過?坐正身子,他盯著李教授,直著脖子。可是,教授又講了些什麼,他完全不知道。斜後面,總像有股龐大的力量,要把他的視線吸引過去。見鬼,他詛咒著,那對眼睛沒有什麼特別,每個人都有眼睛!眼睛就是眼睛,有眼白有眼珠—眼睛就是眼睛,可是,為什麼那對「大眼睛」與眾不同?他再度回過頭去。那女孩的頭垂得好低,只看到那道髮線,他緊盯著她,她總不能永遠低著頭吧,果然,她抬起頭來了,再一次眼光的相遇,那女孩似乎大吃了一驚,轉過頭去,她和那藍衣服的女孩悄悄私語,準是在罵他!他想。妳越是罵我,我越是要看妳!他身邊的徐克偉用手肘碰碰他。

 

「高凌風,你在幹嘛?」

 

他回過神來,心煩意亂的用筆敲著書本。大眼睛,不知道那大眼睛叫什麼名字!但是,管他呢?名字並不重要,「我可以不知道,妳的名和姓,我不能不看見,妳的大眼睛!」他在肚子裡胡謅著歌詞,接著,就訝異的對自己低語:

 

「高凌風!你著了魔了!」

 

下課了,大家一窩蜂擁出教室,他拉著徐克偉,爭先恐後的往外衝,徐克偉扯扯他的袖子。「我告訴你,高凌風,她在外文系二年級!」

 

高凌風一把抓住徐克偉。

 

「你怎麼知道?」他大聲問。

 

「她是我一眼看中的!」徐克偉直愣愣的看著高凌風。「你總不至於……」

 

「慢點,慢點!」高凌風瞪著徐克偉。「好朋友歸好朋友,追女孩子,我們只好各看各的本領!」

 

「不行!」徐克偉又漲紅了臉。「李思潔是我看中的!全校那麼多女同學,你為什麼要和我作對?」

 

「李思潔,」高凌風喃喃的唸著:「原來她叫李思潔!怪不得愛穿白衣服!」

 

「白衣服?」徐克偉哇哇大叫:「誰說她穿了白衣服?她一身的藍,藍襯衫,藍長褲,藍髮帶……」

 

高凌風站住了。

 

「說了半天,你喜歡的不是大眼睛,是那個藍衣服呀?」

 

「大眼睛?」徐克偉怔著。「誰是大眼睛?」

 

「和藍衣服在一起的那個女孩子!」

 

「我沒注意。」徐克偉說。

 

「你沒注意!」高凌風大嚷著:「如此與眾不同的女孩子,你居然沒注意!」他跳起來,摘取了一片樹葉。「我要去弄清楚,她到底是誰?」

 

「我可以幫你打聽!」徐克偉說。

 

「你?」高凌風不信任的看著徐克偉。

 

「我。」徐克偉望著高凌風。「只是,你負責一切打聽費用!」

 

「打聽還要費用嗎?」

 

「當然要。」

 

「好吧!」高凌風灑脫的一揮手。「只要你打聽得出來,我什麼費用都出!哪怕要賣我的吉他,我都幹!」

 

「高凌風,」徐克偉納悶的說:「你總不會認真吧!你一向都說,你從不相信什麼一見鍾情的事!」

 

「我仍然不相信!」高凌風往上「蹦」了三尺高。「我也沒說我鍾情了呀!你決不可能對一個你連話都沒說過的女孩子鍾情!我喜歡的,只是那對大眼睛!但是,一個能擁有這樣動人的眼睛的人,就一定是個值得你去鍾情的人。」

 

「我不懂你的哲學。」

 

「你不懂嗎?」高凌風研究著自己手裡的一把「木麻黃」樹葉。「我自己也不懂。」

 

 

 

 

本文圖片摘自《瓊瑤經典作品全集 III.故宮聯名花鳥工筆燙金限量典藏書盒套書》

 

 

瓊瑤暢銷戲劇經典作品集,華麗復刻再現!
※個性強烈、愛恨分明的人物
※劇情百轉千迴,對白耐人尋味
※轟轟烈烈的勇氣、熱情、執著與追尋
※精闢闡述永恆不滅的情愛魔力 
 
 

【芳華正盛浪漫愛情詩篇.十四冊】

1.  人在天涯
志翔懷抱著藝術成就夢想,隻身飛往羅馬,去投奔學聲樂的哥哥志遠,
原本心想已功成名就的志遠,必定在各大著名舞臺上意興風發的表演,
不料,在異地奮鬥多年的志遠,竟只是歌劇院內一名不起眼的雜工。
真相揭曉後,志翔頓時慚愧自己利用哥哥攢的辛苦錢,讀著貴族般的藝術學校,
更深深感受到人在天涯的無力與悲哀……

2.  心有千千結
江雨薇身任脾氣暴躁、富有多金的耿克毅的特別護士,
原本不看好自己能忍受多久,
但耿克毅卻偏偏喜歡雨薇聰慧的個性與伶俐的頂嘴功夫,
讓她走進了不輕易開啟的心扉;
而雨薇更幫他找回了心愛的浪子若塵,
也設法解開了風雨園中每個人心中的結……

3.  卻上心頭
據說,擔任遠達貿易公司祕書的女孩,最後都會成為蕭家的媳婦,
但夏迎藍可不這麼認為!
她以十分優秀的條件進入遠達公司後,相信自己不會再延續這種傳統;
當她對同事阿奇心動之後,卻發現他就是蕭人奇,也是蕭家最小的兒子!
幾番矛盾掙扎的迎藍,是否會接受蕭人奇白色謊言般的愛情?

4.  菟絲花
菟絲花需要依附在別的植物上,才能夠生存下去;
而一個纖弱的女子,是否也必須仰仗一個強壯的男人才能活得有意義?
與相依為命十二年的母親訣別後,孟憶湄被寄養在素未謀面的羅教授家,
火爆衝動的羅教授與纖纖弱質的羅伯母,
他們兩人跟憶湄的母親又有何關係?

5.  月滿西樓
月明如畫,風寒似水,美蘅無意間闖入了翡翠巢恩怨交織的家族祕辛中,
她是否能一如初衷,單純擔任祕書的工作?
還是她早在不知不覺間,踏入了改變命運的輪盤?

本書收錄十篇懸疑精彩、動人心弦的短篇故事,
篇篇撲朔迷離,令人低迴不已。

6.  聚散兩依依
為什麼他們的時間總是不對?
相遇時,各自有所牽絆;相愛時,無法真正擁有對方。
「相聚」都談不上,就要談「分手」,這是命運的捉弄抑或緣淺?
賀盼雲和高寒之間,聚也依依,散也依依,何時才能真正相偎?真正相依?

7.  問斜陽
花樣年華、多愁善感的紀訪竹,遇上了結過三次婚的顧飛帆,
他們真心相愛相惜,決定廝守一生,
但在即將結婚前,顧飛帆曾經心心念念的第一任妻子微珊卻回來了,
他們的矛盾該如何化解?訪竹又要如何面對生命中的巨變呢?

8.  燃燒吧!火鳥
美麗如畫的巧眉,在兒時一場由姊姊嫣然引發的意外,
導致雙目永久失明,為此她總是封閉心門,拒絕別人的好意;
嫣然因終身愧疚,總是把所有心愛的事物都讓給妹妹,
包括她的初戀--凌康。
安騁遠的出現,讓嫣然深深被他的開朗熱情吸引,
但她卻發現巧眉似乎對安騁遠有著與眾不同的好感……

經過一連串的矛盾、挫折、打擊後,
這對姊妹花能否如燃燒的火鳥般,淬煉而後重生?

9.  浪花
深藍色的海浪洶湧翻滾,高捲著白浪,浪花的盡頭接著灰暗天空,
而天空堆積著暗淡的雲層──
賀俊之驚訝地看著眼前這幅畫,
想像著是怎樣一位畫家擁有如此澎湃的生命力,
竟激發了他塵封已久的心靈?  
秦雨秋就是這幅畫的作者。她灑脫、自信,她勇敢、獨立,
她令人不忍逼視,也令人不忍掉眸而去……

10.  女朋友
高凌風轟轟烈烈的與夏小蟬談了一場初戀,
無奈淒然分手後,他在舞台上失意的演出,又遭到無情的唾棄與譏諷,
正值窮途潦倒之際,孟雅蘋出現了。
雅蘋是個著名的模特兒,生活在光鮮衣裳與無數掌聲的圍繞下,
但她卻依戀與高凌風在一起的瘋狂與傻氣,
然而,兩人懸殊的生活處境,將帶他們走向什麼樣的人生道路?

11.  月朦朧鳥朦朧
從遇見跋扈驕縱又古靈精怪的小女孩韋楚楚開始,
靈珊便不自覺的踏進了韋鵬飛的生活,
他們漸漸由初時的成見轉為深深的相互吸引,
但也一直為小暴君楚楚所阻撓。
無意間,靈珊見到了一本「愛桐雜記」,
也發現了深藏在鵬飛心中的祕密……

12.  彩霞滿天
從小就是青梅竹馬的喬書培與殷采芹,
因雙方家庭狀況懸殊,父母都不贊成他們來往,
采芹因家中生變而決心斬斷這份情緣,但命運又使兩人再度相逢相守;
為了生計,采芹在餐廳彈琴唱歌,讓書培持續攻讀大學學業,
然而,兩人的生活環境和價值觀,卻開始漸行漸遠……

13.  金盞花
因為金盞花,纖纖找到了屬於自己單純的快樂;
因為金盞花,偑吟與自耕由相戀而走入婚禮。
金盞花原本代表離別,但對他們而言,
卻是永不離別的最佳信物……

14.  幸運草
傳說中,若有人能尋獲四瓣心形葉片的「幸運草」,
就能擁有永恆的幸福。
心上刻了舊日傷痕的詩蘋,在一趟大雪山的登山之旅中,
遇上了雙眸閃爍有神、年輕俊逸的江浩,
一朵幸運草點燃了他們之間的火花,幸福會隨之而來嗎?

本書收錄十六篇中、短篇小說,篇篇精彩感人,譜盡人生悲喜的樂章。

 

作者:瓊瑤

出版社: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