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常說的「演歌雙棲」,指的是那些可以演戲又能夠歌唱的藝人,這樣的藝人實屬難得,畢竟要專精一件事已不容易,要兩件事都做得好,更是難事一樁。

 

 

而在演藝圈中若要舉個實例,那張立昂大概是其中一人,說他是演歌雙棲或許還不夠貼切,因為他不僅能演、能唱、還能譜詞寫曲,但這項音樂才華卻鮮為人知。

 

他雖以「演員」的身份出道,卻跨過了既定的界線與範疇,獲得了名為「歌手」的新身份,張立昂在演員與歌手的「象限」中流動,時而向前、時而退後,在±1的空間與規矩裡,試圖找到最適切的平衡。

 

 

 

******

 

 

 

 

專訪當日是個天色黯淡的午後,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張立昂,他身穿簡單的白色T-shirt、外頭罩了件丹寧夾克,仔細一瞧,夾克的背後還有張大大的笑臉掛著,抬頭望向張立昂,他的臉上也堆滿笑顏,黯淡的天色因此增添光彩。

 

這是場關於音樂的會晤,他開始侃侃而談起來,從最初的夢想到最近的發展,張立昂無一不聊,他笑說自己從沒想過會成為藝人,尤其還是與所學無關、八竿子打不著邊的演員,本來一心一意只想做音樂、走幕後,但人生就是這麼無法預料,最後踏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

 

 

 

 

音樂是世界共通的語言

路是人走出來的,並非選擇一條路,就沒有機會嘗試其他路。13歲那年隻身到紐西蘭留學的張立昂,在國外感到孤單寂寞時,最大的寄託只有音樂,「音樂是很純粹的語言,能跨過國界傳達給所有人」他頓了頓繼續說道「它總能療癒我,一次都沒讓我失望」語畢,張立昂的臉上盡是滿足。

 

 

 

 

《±1》代表回到原點重新開始

「±1代表的是,不論我前進一步、後退一步,都能不受到侷限與束縛,同時也表示我能夠回到原點重新開始。」

 

張立昂笑著說自己本來是想把專輯取名為「零號作品」,因為這是他首張公開發表的音樂作品,「零」代表的是原點、初始、Original,但卻被公司其他人打槍認為「太芭樂」,最後經過大家的集思廣益後,《±1》這個名稱才拍板定案。

 

 

 

 

在《±1》的象限中徘徊

問及張立昂,比起演員是否更喜歡當歌手?他只是搖了搖頭說「兩件事不能比較」 ,他表示,若是在他尚未成為演員前問他這個問題,那他會毫不猶豫地說「是,我更喜歡當歌手」,但現在這答案已不算數了,當他真正成為一名演員後才了解到,自己其實很享受演戲,享受扮演不同的角色、體驗不同的人生。

 

 

 

 

創作的靈感來自生活經驗

身為一位創作者,不論在什麼領域,最怕的狀況就是遇到瓶頸,張立昂也不例外。他笑說,當他靈感枯竭、創作受阻時,走出戶外散步、玩玩滑板,或是搭上一台計程車漫無目的地放空,都能夠幫助他靈光乍現,讓感受變得更敏銳清晰。

 

雖然創作的靈感是來自於生活經驗的積累,但生活在熙熙攘攘的都市中,時間一久也麻木,不僅接收感知的神經鈍化了,就連對日常的體驗也變得模糊不清起來。張立昂說:「這時候我會靜下心來讓自己沈澱」,他表示能夠擁有一段「抽空自己」的閒暇,對創作者而言格外重要。

 

 

 

 

關於《±1》中的4首全創作歌曲

這次的EP專輯《±1》中,共收錄了4首張立昂親自填詞譜曲的「全創作歌曲」,包括偶像劇《三明治女孩的逆襲》片尾曲〈Still Love You〉、迷幻抒情搖滾風格的〈星空左右〉、以及與子閎一起合唱的〈我們之間〉、電影《有五個姊姊的我就註定要單身了啊!》台灣片尾曲〈脫單會社〉。

 

每首歌曲都是張立昂用心創作的成果,有些是他以早年的作品為基礎加以修改、有些則是配合戲劇內容而量身訂做,4首歌曲都是截然不同的風格,從中就可以看見張立昂不受侷限、多姿多變的音樂創作能力,他就像±1那樣,進可攻、退可守。

 

 

 

 

寧願吃不飽也要做音樂

聊到音樂,他的話匣子就停不下來,只要和音樂有關的話題,他就能天南地北地聊,那眼神中閃爍的光芒,彷彿初次看見彩虹的小孩,黑溜溜的眼球骨碌骨碌地轉著。

 

看著眼前對音樂充滿熱忱的張立昂,我不禁好奇,在音樂這條路上他遇過最大的挫折為何?為了這份喜愛,張立昂犧牲了些什麼?他停頓了半晌,頭低低地將眼睛望向地板,再次抬起頭時,他說「我那時連飯都吃不飽」,張立昂的語氣中略帶哽咽,這是他在專訪的過程中,第一次看起來如此哀傷。

 

 

 

 

感謝來自便利商店的「即期品」

「我曾經穿過玩偶裝、當過春吶工讀生,甚至還會去便利商店要即期的便當,那時的生活不太好過。」他試圖讓語氣聽起來平靜,但還是能感受到其中正在波動的情緒。

 

張立昂說,夢想這條路並不好走,但他只管全力以赴、把握每次機會,即便在追逐這片願景的過程中傷痕累累,但當發現自己離夢想越來越靠近時,那些過往的傷痕也終將化成最美的印記。

 

 

 

 

為喜歡的女生寫歌是「張氏浪漫」

在追逐音樂的路上曾經有過傷痕,那麼在追逐愛情的過程中,又發生過怎樣的故事呢?張立昂笑開懷地說「這算是陷阱題嗎?」,他將手指輕抵在唇上想了想,最後終於說出「我曾經寫過歌,唱給喜歡的女生聽」

 

張立昂回憶起當時的情景,他說那是場生日派對,在滿滿都是人的派對上,喜歡的女生就站在眼前,他上前祝賀並走到人群中央,拿起吉他就開始哼唱起為她創作的「張氏情歌」,女生聽完感動落淚,兩人也就開始交往。

 

 

 

 

心目中「理想愛情」的模樣

這麼浪漫的張立昂,心目中喜歡的女生、理想的愛情是什麼模樣?他立刻回答道「大概是體諒吧!」,畢竟演藝人員的工時不固定,又經常因工作需要而必須與異性靠近,因此體諒與理解成為張立昂擇偶時很重要的條件。

 

「我喜歡活潑外向、個性陽光正面的女生,這樣的女生很可愛,要能體諒我的工作性質,或許不能太愛吃醋吧?」他笑了笑繼續說「就算對音樂一竅不通也沒關係,只要有興趣、喜歡看我表演,我都能夠教她,我們能一起享受音樂、分享興趣,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對張立昂來說,「理想的愛情」不一定要多轟轟烈烈,體貼、陪伴與理解才是他所追尋的目標。

 

 

 

 

 

眼前這個身為演員的他、身為歌手的他、身為音樂創作者的他、身為情人的他,全部面向的他,都是張立昂。

 

他既百變又閃耀,用他的努力及上天賦予他的才華,在象限之中自由移動,或許張立昂太過謙虛,因為他不僅擁有±1的移動空間,還有超乎想像的無限可能。 

 

 

 

 

 

張立昂的「一日妞主播」挑戰

不論身為演員或歌手的張立昂,總是表現得可圈可點,那麼身為「一日妞主播」的張立昂,也能夠成功過關嗎?(笑)快點一起來看看吧!

 

 

 

 

《星空左右》

 

 

 

 

 

 

採訪編輯/哈雷蜜

平面攝影/韓爵蔚

視覺/韓爵蔚

動態攝影/吳哲箴
剪輯/鄭詩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