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pixabay

書房總管說:「推薦給每一個想好好相愛的人!不管是和你的寵物、家人、朋友或是戀人。你所認為的相處與溝通,也許遠少於真正了解的,心的距離需要更多努力才能消弭!敬所有孤獨徬徨的靈魂,也許你看起來並不孤單,卻擁有旁人不能瞭解的憂傷。

 

 

 

source: pixabay

因為語言不通,我們難以瞭解過自己最親近寵物的內心,但人之於人又何嘗不是如此。每一天與你朝夕相處的家人,即便擁有了共同的語言,建造了巴別塔以為生活就此統一而完美。最後也可能敗給你所不曾了解的另一顆心臟!

 

 

 

source: pixabay

某個平凡的日子裡,妻子驟逝。保羅不曾想像這一天竟會到來,甜蜜平靜的婚姻生活,美麗可愛的妻子和沒有預兆到來的死亡,令他手足無措。唯一目擊意外的只有總是陪伴妻子身邊的黃金脊背犬,所有未知秘密都只能仰賴無法說話的狗兒來解答!

 

 

 

精彩一瞥:
「喔,那是最精彩的部分。當珍妮救出坦林,一切塵埃落定後,那位仙女皇后簡直氣瘋了。在我的版本中是這麼說的——那時仙女皇后氣急敗壞地說:『你帶走的是我騎士團中最好的武士。』接下來仙女皇后對坦林說的話讓我感到毛骨悚然。『要是昨天我早知道今日的事,我絕對會挖出你的兩個灰眼睛,放進泥土做的眼睛;要是昨天我早知道你不會屬於我,我絕對會無情的挖出你的心臟,放入一個石頭製的心。到現在這些話仍會讓我毛骨悚然。」

 

「但是,無論那致命的原因為何,無論是何種際遇和心情才會使一個人徘徊在生死邊緣,這種因子確實曾像血液一樣流動在蕾西體內。她陷入深度沮喪,每個日子都過得萬分艱難,她承受壓力,宛如體內有塊巨石,讓他整個人筋疲力竭。每天,她一從學校回來便縮在床上,躺在那裡直到母親下班回家,她才勉強爬起來裝出一副正常的樣子。在那些從午後便躲在床上直到天色漸暗的時光,她會拿筆在自己的手臂和腿上寫字,寫在可以用衣服遮住的位置,用筆尖深深戳進自己的肌膚。她寫過:有時,我覺得很想哭,很想哭個一天一夜不停;這樣也許夠了,也許還是不足。她寫過:有時,我覺得內裡有個破洞,而且一天天變大。她還寫過:有天,一個女孩突然消失了。

 

自殺的念頭只是一時的,蕾西告訴我。她這麼對我形容:在一時之間,你不會想到旁邊還有愛你的人們,不會想到風光明媚,不會想到週末有一場你盼了許久的電影將要上演。這個念頭會突如其來,沒有一件事是順遂的,沒有半個,而你會有點像激將自己:是這樣嗎?你想到這總有一天要來的,只是不知道今天會不會是那一天。如果你再多想一點,就可能不是,但你卻激將自己。」

 

這的確是個事實,不是嗎?我們每個人不是都有兩顆心臟嗎?秘密的那顆心就蜷伏在那顆眾所週知、我們日常使用的那顆心臟背後,乾癟而瑟縮地活著。我記得一年前或更早的某個夜裡,我躺在蕾西身邊一直無法入睡。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大學時代認識的一個女生,那時我們交往了六、七個星期。嚴格說來,我們之間還算不上什麼男女朋友關係,至少對她而言並不是,但我確實是深愛過她的。說來有點丟臉,這麼多年過去後,一想起當時的她並沒有以同等的愛回報,仍會讓我感到心痛。怎麼會這樣呢?我納悶不已。我們怎麼可以躺在我們最心愛的人身邊、躺在愛她勝過自己的女人身邊,心裡卻痛楚地想著那麼多年前對我們造成傷害的女人?毫無疑問,這當然是第二顆心臟的背叛。它的肌肉被緊緊捆綁,有如被細繩緊密纏繞住的指尖,因缺乏血液而變成了藍色。那種遺憾的感覺便是由此擠壓出來的。」

 

「妳暸解自己,這件事是不可能去做的。也許你必須放棄一些東西,那是心靈諮詢師告訴妳的,為了某個更重要的理由,妳必須放棄一些東西。而且,任何行動都強過沒有行動。這個放棄是妳做過最困難的事,但也許,這是最勇敢、也最成熟的。妳要做的是最正確的事。

 

 

 

source: 博客來

令人深深嘆息的浪漫故事,一對夫妻的生離死別,背後有著有關語言以及生命無限深遠的寓意。光是感受故事本身的愛意也足以令你為之動容。

 

 

 

source: pixabay

簡單的故事構成,追尋一個死亡的真正理由,讓讀者看完了充滿甜蜜色彩的回憶、親近所帶來的恐懼、每個人都可能面對的黑暗情緒。語言學家與面具創作者的設定,加上隱喻連連的神話角色,作者用最平淡的口吻平鋪直述,卻讓人不由得一再想起我們人生裡也有的那些無法被瞭解的時刻,和曾經誤解而造成的痛苦。

 

 

 

source: pixabay 

除了和主角一起想像更多他不曾認識的生活面貌,我們也跟著作者一起提問,除去語言,真正的溝通是什麼?我們以為的爭吵、對話、肢體動作就代表了一個人的全部嗎?每個人徬徨內心尋求的解答,可能是無法對旁人言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