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兒雖然不簡單,但看著自己用心栽培的孩子開心的笑容,依然能讓許多人釋懷自己的辛苦與犧牲,不過……有些人卻過不了這道坎。最近討論度最高的一則社會新聞是關於「單親媽媽殺了自己的兩個孩子」。

 

source: pexels

據新聞報導,這位媽媽在23歲與24歲時分別生了一女一子。在我們開心過著大學生活、摸索著享受新鮮人待遇、沈浸在戀愛時,這位媽媽就背負了育兒的責任,要努力工作、賺錢、養家,而單親的她更是無依無靠,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努力。

 

這位年輕的媽媽對法官說:「這7年來,都是我在養他們兩個小孩,我今天要帶他們一起走,因為我覺得這7年來,我被看低了,我獨自一個人面對所有的輿論壓力與各式異樣的眼光,包括工作找得不順遂。我會覺得為什麼這兩個小孩,這7年來都是我自己,他們生病的時候、不舒服的時候,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在顧,我24小時去哪裡都要顧著他們,我完全沒有自己的自由。」

 

source: pexels

我們不認同這位媽媽在遇到壓力時,這麼極端的處理方式,但這位媽媽也說出了大部分父母的心聲:為了孩子,我們犧牲了許多,甚至沒有難過、生病的權利,因為我們一倒下,我們辛苦的成果就會崩塌,沒人一起幫忙、沒人一起承擔。孤單的滋味,真的很折磨人。

 

藝人隋棠也對這件事發表看法,認為法官並沒有看到活在底層的人,是多麽努力:「看到這個判決,我只覺雙頰發燙,彷彿看到法官用行動搧了所有為生活、為孩子拼命的母親一大耳光:孩子都照顧不好?妳們這些爛母親!

 

法官覺得判她死刑是「實現社會期待」的這個母親,七年來一直緊緊抓著兩個年幼的孩子,試圖游出痛苦但強勁的社會底層旋渦,但這堪比地獄的旋渦攪著太多生命難以承受的壓力了。

 

無論是社會對單親的歧視、無法穩定的工作、微薄收入、還是重要他人支持的缺乏,通通凝聚在一起成為越發強大的向下拉力,她甚至連許多貧困家庭會面臨的「顧孩子還是顧工作」的選擇權也沒有,當她為了薪水少得可憐的臨時工揮汗奔波,過程中孩子的成長和喜怒哀樂,她只能視而不見;但當工作碰壁,孩子生病不舒服時,那不管多麼努力還是杯水車薪的現實,卻一再不留情的放肆展現。

 

七年,扛了七年這樣的日子,結果法院用一句:「吳女僅因一時不順遂,就斷然片面決定終結孩子們的生命,剝奪他們的生存權,因此應該重罰。」給了這個母親死刑。

 

僅因一時不順遂?

 

請問是多麼的高高在上的姿態才能說出這句話?在位者的眼睛真的有好好注視過人間嗎?絕對沒有人有權利剝奪另一個人的生命,包括父母對孩子,這我完完全全同意,只是你想過嗎,判決書指出的「吳女合理化了殺害孩子的理由」,是不是她真的太累了,手,不小心鬆開了?

 

「無悔意」,她的不辯駁,是不是她對孩子的歉疚與愛已過度滿溢,語言再乘載不了?「無教化可能」?試圖求死的她根本已生無可戀。因為她生命的裂縫早已然失控。

 

我想告訴所有在位者,我們凡人真正希望您們能夠「實現社會期待」的從重量刑是「酒駕」!是「兒少性侵」!甚至是那些違規停車在身障、婦幼車位也不怕的人,只因為這些爛罰責通通輕得要命。為什麼既有的制度永遠對真正的邪惡展現最大的包容,卻用最嚴苛的標準檢視被迫屈從的人呢?

 

母親,當全世界都在用歌頌妳的奉獻與堅強,來箝制妳應當的自由和尊嚴時,拜託記得在淚如雨下時緊緊擁抱自己。」

 

但同時隋棠也強調她是對「判決書的用詞和切入角度有自己的感受,更希望大眾可以探究一個悲劇事件背後可省思的地方。」

「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件事。

 

如昨天剛看到法院新聞稿所說,我完全不認同這位母親犯的錯誤,更不是不能判死,而是對判決書的用詞和切入角度有自己的感受,更希望大眾可以探究一個悲劇事件背後可省思的地方。

 

她並不無辜,但不代表她前面人生裡發生的事情沒有探討價值,每個人都是不斷隨著時間經歷在變化,她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昨晚,我和此新聞中的被殺人母親借過錢的友人一起討論了許久才互道晚安睡覺,當中也包括這個母親持不同見解的其他親友。但誰是誰非,只能希望大家各自的說法可以都交由法院並給出最適當的判決吧。

 

但的確,新聞避重就輕穿鑿附會所在多有,單憑新聞內容發言確是會有失公允,完整判決書也還沒上線,很抱歉昨天一早的情緒過高,要自省。

 

討論這我也知道會有爭議,也知道當無聲的不沾鍋最簡單,畢竟帶來爭議的總是不受歡迎的不是嗎?可是有爭議就有進步空間,社會有機會可以更好。

 

以下是記者謝孟穎的文字,覺得非常靠近我想說的:「去理解單親媽媽殺人背後的處境與絕望、去思考悲劇的成因,不代表要去譴責她前夫、她家人哪裡沒做好支持,不代表她殺人完全不需要負責,不代表看不見孩子死前的恐懼、掙扎、不解、疼痛,更不代表她殺人是對的。

 

去理解,不代表跟「認同」畫上等號,我以為這是很基本的事情,希望大家理解,世界不是二進位、不是0跟1。」


另外也很喜歡一位朋友理智平實的訊息:「我願意相信大家都是善意,法官也是。
沒有一個法官會願意去駁斥一個媽媽的母愛。」「司法不該只是附和在輿論之下。」也分享給大家。」 

 

 

source: pexels

我們不認同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尤其受害者的人生才剛開始,或許這位媽媽的犯案動機比我們所見的更複雜,妞編輯也不便多做評論,但回頭想到這社會上還有那麼多的殺人案、虐兒案、性侵幼兒,罰則卻過輕,就讓人覺得十分不公平,網友們也紛紛抗議,台灣的法律判斷依據是否有失標準?

 

 

什麼時候,犯罪的人都能獲得應有的懲罰?什麼時候,這社會才能給單親媽媽更多的耐心與支援?什麼時候,這世界能不要有那麼多苦痛?如果你需要一個地方宣洩壓力、尋求幫助,請加入【媽媽妞真心話】,我們永遠歡迎你。

 

 

全年無休的自殺防治守護者

衛生福利部安心專線:0800-788-995(請幫幫救救我)

衛福部專線:1925

生命線:1995

張老師: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