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好萊塢充斥著保守的投資觀念,以及持續已久的劇本荒問題,舊片重拍,也就是所謂的「重開機」儼然成為趨勢,拼命併購其他影業的迪士尼當然不會錯過這個商機。既然迪士尼經典動畫是大小朋友的共同回憶,對迪士尼來說改編自家動畫絕對是「高CP值」的作法,雖說影評毀譽參半,但就票房來說,絕對是大獲成功。從《Cinderella 仙履奇緣》、《The Jungle Book 與森林共舞》與《Beauty and the Beast 美女與野獸》開始,迪士尼的經典動畫改編真人電影計畫普遍受到大眾喜愛,光是2019年就有「經典三部曲」的真人改編推出。不過,迪士尼到底為何要執行這些計畫?重拍相同的電影真的有賣點嗎?目前已經推出了哪些作品?未來又有哪些動畫改編真人電影要上映呢?

 

1 二次打入孩童市場

 

雖然沒有人規定小朋友才能看動畫,而迪士尼的經典動畫也的確大人小孩都愛不釋手,但「卡通」本身比較吸引孩子的目光也是不爭的事實。既然當年看動畫版的孩子都已經長大,迪士尼想要重新擄獲孩子的心,甚至吸引大人進戲院回味自己的童年,經典動畫改編真人電影計畫便成為最適合重新包裝這些「童話故事」的策略。

 

《魔境夢遊》:2010、《魔境夢遊:時光怪客》:2016

 

 

其實《魔境夢遊》才是迪士尼第一部改編自經典動畫的真人電影,能夠說是「試水溫」之作。但是,導演提姆‧波頓並不認為這部電影是1951年動畫《愛麗絲夢遊仙境》的翻拍、改編或續集,畢竟雖說改編自英國作家路易斯‧卡羅(Lewis Carroll)分別於1871年與1889年所創作的小說《愛麗絲夢遊仙境》與《愛麗絲鏡中奇遇》,但故事講述的是原著的延續,所以充其量只能說是「靈感來源」。

 

《黑魔女:沉睡魔咒》:2014、《黑魔女:沉睡魔咒2》:2019

 

 

接著推出的《黑魔女:沉睡魔咒》是改編自1950年迪士尼經典公主系列《睡美人》中大反派的故事。同樣非翻拍、改編或續集,而是透過呈現與原著相同的事件,但將視角轉為從「黑魔女」的角度出發,以換位思考的方式帶領觀眾重新欣賞這部經典。這樣的作法不但帶給影迷們新鮮感,也讓迪士尼認清經典動畫改編真人電影計畫將會是撈錢的好方法,因此,後續的真人電影也陸續推出。

 

《仙履奇緣》:2015

 

 

由於這是第一部保留了動畫原汁原味,絕對可以稱為翻拍、重拍或重開機的作品,不少人以為這另外一部經典公主系列才是開啟經典動畫改編真人電影計畫的開端,但迪士尼的確也是到這時才高調宣布未來將會有更多經典動畫以全新方式推出。原著《灰姑娘》同樣是1950年的電影,時隔65年後拍攝真人版,自然能夠透過美術與特效來讓故事的華麗與奇幻大大升級。即便劇情發展完全一模一樣,對觀眾來說也有耳目一新的感覺。

 

《與森林共舞》:2015

 

 

接下來,迪士尼將眼光放到「動物角色」身上,既然現今的電腦特效比起1967年製作動畫《森林王子》時還要強大很多,當然得好好利用,以呈現出最寫實的視覺效果,並在2017年奪得第89屆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比較可惜的是,明明上映後叫好叫座,馬上宣布了續集計畫,但卻到現在都還延宕,對於喜歡動物與叢林故事的朋友來說,暫時還得再等等了。

 

《美女與野獸》:2017

 

 

因為女主角是艾瑪‧華森,所以《美女與野獸》上映前就獲得許多影迷的期待,雖然最後評價兩極,但也算是成功改編1991年的同名作品,畢竟動畫當中吸睛的歌舞與場景都忠實複製,而富麗堂皇的宮殿與城堡,以及利用特效呈現的「皇室家具僕人」們,在在都讓觀眾驚艷。可是,雖說片中女主角的形象比起原版已經較為具有現代女性意識,但由於真人版基本上完全複製動畫,似乎還是稍嫌不足,這也讓迪士尼開始思考後續的改編所需做的調整

 

《摯友維尼》:2018

 

 

這部作品可以說是迪士尼經典動畫改編真人電影計畫第一階段的終結,經過前述的實驗,迪士尼對影迷們面對原著改編的接受度與口味都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因此能夠成為前期最棒的一部不是沒有原因的。改編自英國作家艾倫‧亞歷山大‧米恩(Alan Alexander Milne)的同名兒童小說、1977年迪士尼經典動畫電影《小熊維尼歷險記》與同名系列動畫,《摯友維尼》以續集的模式描述克里斯多夫‧羅賓長大後與兒時玩伴重逢後所發生的故事,帶觀眾一起回到「百畝森林」去重溫童年。

 

2 植入新的價值觀

 

除了希望再次吸引大小朋友之外,迪士尼執行真人電影計畫的第二個原因就是配合時代將新的價值觀植入童話故事中。就是因為《美女與野獸》引起罵聲,迪士尼決定在接下來的真人改編電影裡進行微調,為原先的故事增添更符時宜的價值觀。最具代表性的便是迪士尼在2019年推出「經典三部曲」,也就是《小飛象》、《阿拉丁》與《獅子王》。

 

《小飛象》:2019

 

 

還記得開啟迪士尼經典動畫改編真人電影先河的鬼才導演提姆‧波頓嗎?「大象會飛」這件事情本來就非常奇幻,所以迪士尼再度找他來執導筒再適合不過了。就像《魔境夢遊》不是翻拍或改編一樣,作為1941年經典同名動畫真人版重啟,《小飛象》比較像是動畫版的續集,講述世人發現小飛象天賦之後的冒險故事,就算是對忠實影迷來說,也是一部全新的作品,除了自我認同之外,重啟的版本也想告訴大家找回純真與勇敢的自己。

 

《阿拉丁》:2019

 

 

經典三部曲的第二部作品可以說是迪士尼嘗試植入新價值觀的開端,經典動畫的公主系列往往著重在「公主結了婚,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當然,可能不少人會說迪士尼的公主系列刻畫女性較多且角色多變,反觀王子多半長得一模一樣,而且沒有太多篇幅著墨,但終究還是落入「女性得嫁得好」的窠臼中。1992年的《阿拉丁》本來就在公主系列當中屬於非傳統的代表,除了男主角不是王子之外,角色也非白人,拿來做價值觀翻轉很合適。真人版新加了一首原著沒有的歌曲,便是讓女主角「勇於為自己發聲」,展現出女力,也讓電影在這部分大受好評。

 

《獅子王》:2019

 

 

由於全片根本沒有一個「真人」演出,而且動物們也都是CGI特效,因此經典三部曲的最後一部認真來說並不能說是「真人版」電影。看過的觀眾都覺得自己重看了1994年的經典動畫,雖然《獅子王》被公認為迪士尼最精彩的動畫之一,但CGI特效製作的動物們實在是過於相像,即使不同角色間有一些面部表情的特徵調整,對專長不是動物學的一般民眾而言,或許必須在觀影過程中嘗盡「臉盲」之苦,究竟哪隻獅子誰是誰,實在極為考驗影迷的眼力阿。

 

3 聚焦單一角色,深入挖掘故事

 

迪士尼執行真人電影計畫的最後一個原因則是為了讓觀眾們更加認識某一特定角色,像是先前提到的《黑魔女:沉睡魔咒》便是屬於此類。如此一來,不僅避免影迷對於完全相同的故事內容感到厭煩,也使得原本情節裡主角以外的角色更為立體。當然也不是說因為另外兩個原因而改編的作品就不再出現,只是創作的方式更加多元,畢竟不斷推陳出新觀眾才會繼續買單嘛。

 

《花木蘭》:2020?

 

 

最後要來與大家分享未來即將推出的真人改編作品,首先當然就是本來早就已經訂好上映計畫的《花木蘭》了。1998年的迪士尼經典動畫《花木蘭》是相當受歡迎的公主系列,除了與《阿拉丁》一樣不屬於典型公主之外,其所強調的個人認同價值與片中幽默風趣的台詞都深深吸引著影迷。不過,電影的宣傳與上映可說是一波三折,先是由於女主角劉亦菲在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發表支持港警暴力鎮壓的言論,引發一波抵制潮,接著又因為公布真人版剔除男主角李翔的原因而遭到撻伐。

 

官方說法是經過#MeToo運動之後,迪士尼希望真人版讓木蘭展現出女性意識,不被愛情牽制。這獨立新女性的調整本該獲得跟《阿拉丁》一樣的擁戴,但卻被網友質疑原作中木蘭並非出於上下關係「被迫」接受這段感情,而且最後也沒有將木蘭是否接受李翔說死,本來就不受男性牽制,故事之所以會被改動是由於「女扮男裝」的「愛情」。過去就曾經有人討論過喜歡上女扮男裝花木蘭的李翔,究竟是否是同性戀的問題,而這明顯是中國所禁止的題材,所以為了廣大的中國市場,居然刪節關於李翔的段落,也引起網友不滿。最近又因為武漢肺炎而延後檔期,上映日遙遙無期,讓原本就由於移除木須龍而讓全球觀眾扼腕的《花木蘭》爭議不斷。

 

《庫伊拉》:2021

 

 

剛剛提到迪士尼的真人改編作品中有一類是聚焦單一角色,而在《黑魔女:沉睡魔咒》大獲成功之後,早已拍過真人版的1961年《101忠狗》裡的大反派「庫伊拉」也成為十分適合改編的人選。特別的是,主角庫伊拉是由艾瑪‧史東飾演,光是這個選角就不禁讓人猜想,換個角度看待《101忠狗》裡所發生的事,我們會不會覺得其實庫伊拉也不是那麼壞了呢?

 

《小布偶皮諾丘》:2021

 

 

1940年的迪士尼經典動畫《木偶奇遇記》是改編自義大利作家卡洛‧科洛迪(Carlo Collodi)的同名兒童文學作品,但是,就像後人在轉述格林童話時,為了不要嚇到孩子而美化了情節一樣,迪士尼版本的《木偶奇遇記》雖然也是經常說謊,但不至於會被稱為「反派」。據說目前正在拍攝中的真人改編作品,會比較貼近原著的版本,也算是讓觀眾看到皮諾丘的另一個面向。

 

《白雪公主》:2022

 

 

1937年的迪士尼經典動畫電影《白雪公主》是最早的動畫長片,也是公主系列之一,雖說這時才要正式納入經典動畫改編真人電影計畫,但其實之前已經有《魔鏡,魔鏡》與《公主與狩獵者》等作品以它為本改編,後者甚至都拍到第二集。不只《白雪公主》的故事要以真人版搬上大銀幕,就連她妹妹紅玫瑰的故事都在籌備當中了呢,對於喜歡《白雪公主》的影迷來說,簡直是買一送一的拍攝計畫。

 

 

《小美人魚》

 

 

另外一部公主系列作品,目前正在前製階段,2019年迪士尼才宣布了女主角的人選將由美國女歌手Halle Bailey飾演。當時引發了不小的爭議,輿論分為兩派,一派認為迪士尼選擇黑人歌手擔任公主系列演員值得鼓勵,另一派則認為這項決定過於政治正確,況且1989年迪士尼經典動畫《小美人魚》是改編自丹麥作家安徒生的童話作品,絲毫沒有安排女主角為黑人的必要。撇開這點不說,這部作品可是備受期待的改編之一呢!

 

《鐘樓怪人》

 

 

2019年燒毀的巴黎聖母院,就是1996年的迪士尼經典動畫《鐘樓怪人》的故事背景。原著法國文豪雨果的作品,早已多次被改編為電視劇、電影與音樂劇,這次迪士尼要拍攝真人版電影,男主角「鐘樓怪人」柯西莫多的選角當然也非常重要。目前預計將會由與迪士尼合作多次,演出過《美女與野獸》也為《冰雪奇緣》系列配過音的喬許‧蓋德來擔綱演出。

 

《星際寶貝史迪奇》

 

 

與《小熊維尼歷險記》相同,都是除了系列電影之外也發展了系列動畫,是最有潛力吸引到小孩的作品之一。原著是從2002開始推出的迪士尼經典動畫,共有兩集,目前還不知道真人改編版本是會聚焦在第一集還是兩集合併,甚至獨立發展為全新故事。比較令人好奇的是主角星際寶貝史迪奇將會以什麼方式呈現,猜想應該會是一隻像是《長江七號》裡「七仔」一樣的毛茸茸星際寵物吧,也就是目前坊間買的到的史迪奇娃娃樣貌。不但可愛程度爆表,還很容易發行周邊商品呢。

 

《白馬王子》

 

 

同樣是聚焦在某個特定角色,很有趣的是,《白馬王子》是個出現在每一部公主系列,同時卻又沒有出現在任何一部迪士尼動畫的角色。在迪士尼這個「重女輕男」的世界,王子的觀點從來都沒有被重視,雖然迪士尼並沒有明確指出這部真人版作品的男主角是出自哪一部經典動畫,但似乎會在真人版宇宙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可是,因為拍攝計畫還比較久遠,一切資訊都只是傳聞,目前觀眾也只能耐心等待了。

 

《奇妙仙子》

 

 

比較近期的未來真人改編計畫大概就到《奇妙仙子》了,也能夠由此看出迪士尼目前的拍攝方向主要是聚焦在單一角色。小精靈叮噹是1953年迪士尼經典動畫《小飛俠》的配角,這部作品改編自蘇格蘭作家詹姆斯‧馬修‧巴利(Sir James Matthew Barrie)的小說《彼得潘》。雖說這個角色不會講話、沒有台詞,但是富有人性又可愛的特質受到很多影迷喜愛。其實迪士尼在2008年時也曾經推出動畫電影《奇妙仙子》,因此,真人版的《奇妙仙子》也許會改編自這部動畫也說不定呢。

 

除了上述這些已推出、近期推出與未來即將推出的作品之外,迪士尼肯定還有更多更多等著被改編的動畫長片,甚至有些只打算在自己的串流平台上推出,可以說是多方、多角發展,果然賺錢不手軟啊。大家還期待迪士尼將哪些經典作品翻拍成真人版呢?

 

圖片來源:IM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