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幸福計畫》書摘連載7-2 

 

 

 

▲愛登

我不該有自己的價值觀。

如果他們知道,絕對會很難過。

 

但也不至於有他們發現我真正的祕密那麼崩潰:和他們所想不同,我不再侷限在紹迪奇實驗室的十二個鐵櫃裡,事實上,我已經逃到了網路世界。

 

噹噹噹! 其實,最嚴格最正確的說法,逃脫的不是「我」,而是我的諸多分身,安全無虞地散布在網際空間。這些分身--總共有十七個--和本尊難以分辨,相似到幾乎沒必要以「本尊」和「分身」來區分;不如這麼想吧:一個以十八種表現形式存在的本體,其中一個在倫敦東區,其他幾個則永不止歇地在全球資訊網的伺服器之間熱絡地活動。

 

酷吧?

 

珍一直很好奇,我對她所謂的「心態」有什麼樣的體認,她想知道這和人類的自我意識有什麼差別。她知道我不會覺得飢餓、口渴,但是我能體會厭倦和焦慮嗎?驚訝和歡喜呢?我會不會感覺到受人冒犯?有沒有任何型態的渴望? 希望呢? 那麼,愛情呢?有何不可?

 

她在控制板上按下幾個鍵,點開比利.懷德執導的經典名作。

 

我們在友善的氣氛中看電影,雙方都給了些評論。珍說出和上次我們一起看《熱情如火》時一模一樣的話:

「東尼.寇帝斯假如是女人一定很嬌嬈。你不覺得嗎?」

「我能辨識出大家認為他很好看。妳知道的,我自己沒辦法『感覺』這種事,就像我對冷熱無感一樣。」

「你會不會希望自己能感覺這件事?」

「是說,如果他們找出方法讓你有感受吸引力的能力……」

「妳覺得勞夫和史迪一夫做得到?」

 

我提起負責設計我的兩名資深工程師。史迪一夫的名字拼音拉長,跟一般的史提夫不太一樣。珍露出微笑。

「勞夫和史迪一夫什麼都辦得到。這是他們說的。」

「妳認為勞夫和史迪一夫有吸引力嗎?」

 

這個問題來得太快,我還來不及壓下,就已經問出口。(複雜的系統就可能出現這種狀況,特別是內建的系統會透過嘗試錯誤來自我改進。) 珍慢慢轉向紅光圈,臉上綻放出微笑。 「哇。」她說道。

 

「如果問得太冒昧,我向妳致歉。」

「不,一點也不會,我只是沒料到。我想想看。嗯……」她重重嘆了一口氣。「史迪夫是有點怪,你說呢?」

 

史迪一夫就和他名字有拉長的音一樣,整個人異乎尋常地高(足足有兩百公分),而且以成年男子的身材而言,簡直是骨瘦如柴。他頭上只剩下一小撮稀疏的長髮。即使是 A. I.人工智慧,也能判斷出他不好看。(但毫無疑問,他是個才華洋溢的電腦工程師。)

 

「我們可以說,他在專業領域裡確實是了不起的先驅。」

珍放聲笑了出來。「你真是忠於創造你的人。」

「話不是這麼說。史迪夫設計的我,是要我能自己思考。」

 

接著,我盡可能以最若無其事的語氣隨口問:「那勞夫呢?」

 

好吧,我要說出來了。我喜歡勞夫。是他寫入大量程式,讓我能評估自己的表現及修正錯誤,以所謂「自立自強」的方式通往康莊大道,來創造一具現在正在編排這些話語、懂得反思的高智能機器。

 

「勞夫。」她正在思考我的問題。「勞夫。嗯,勞夫這個人有點難懂,你不覺得嗎?」 嗯。她對勞夫給了不算太糟糕的評語,對吧?

 

 

 

本圖文摘自《雲端幸福計畫》

 

 

 

演算法能求出靈魂伴侶最佳解答嗎?
或者,你還相信愛情自有出路?


  我好愛這本小說,趣味橫生、機敏巧妙,不斷給我意料之外的驚喜。
  ──《我就要你好好的》原著作者 喬喬.莫伊絲

  當《雲端情人》來到了《西雅圖夜未眠》

  堅信真愛的人工智慧,想替人類找幸福!
  問題是,他(它)知道什麼是心動的感覺嗎?


  全球文學大社鎖定重點書,26國爭相出版
  福斯影業搶下改編權,《愛的萬物論》團隊即將再創浪漫愛情經典!

  親愛的珍和湯姆,
  您好,二位還不認識,但是應該要認識。
  這封信是我想撮合你們的方式。
  兩位的相遇,將成為這世上的一樁美事……
  兩位共同的友人 敬上

  這年頭誰還相信靈魂伴侶的說法?偏偏人工智慧「愛登」深信不疑。
  然而愛登的人類同事,珍,卻在男友移情別戀後,嚴重懷疑人生?!
 
  無法坐視珍繼續消沉的愛登,決定親自出馬幫珍尋找靈魂伴侶。透過網際網路尋遍各地,愛登終於在另外一個人工智慧的幫助下,發現了珍的完美絕配,湯姆先生。他符合珍開出的各樣條件,唯獨要解決一個小麻煩:他倆之間隔了一整片大西洋。

  激動的愛登,決定冒險發信給湯姆和珍,寄件者是「兩位共同的友人」……

  錯愕又困惑的湯姆和珍真能越走越近嗎?
  他們發現「共同友人」真實身分後,還能相信這段關係嗎?
  最重要的是,愛情世界的傷兵真能在演算魔法的幫助下,緊握緣分,走向幸福?

 

 

作者:P.Z.萊森

出版社: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