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過的年

 

 

有一天我明白了,對於女性朋友來說,農曆新年就像月經,還沒來的和已經停了的,才不會在它快要來的時候煩躁,在第一天的時候痛苦,在第三天以後全身而退。

 

每一年總會有這麼一次,女人的集體焦慮,女人在哀鴻遍野。未婚的大齡女子在最後一個上班日,冷冷地看著半空的辦公室,一再重新整理網頁和信箱。忽然又成了那個拖拖拉拉的小女生,拖延著搭上捷運或高鐵,坐在家裡等著親戚們上門。沒有人想過農曆新年有種族歧視,單身的女人就是不好。到了大年初一那一天,沒有人在意妳的聰明氣質,朋友們人見人愛,「可惜了啊。」婆媽們的臉上有這樣的表情,好好的一個女孩子,就是還沒結婚。

 

還好一個家族裡面,總會有一年見一次的同梯,一起搗蛋和倒楣。在親戚們催婚的時候,彼此交換一個「忍」的眼神,都會過去的;忍不下去的時候就互相推託,推出年紀最大的那個,「她還沒結婚啊,還沒輪到我啊。」能怎麼說呢?出事的時候,永遠是老大出來扛。

 

結婚生子以後,我在娘家的地位提升了,多少被看成了是個大人。和其他已婚的表親們坐在一桌,一邊吃喝一邊教訓小孩;不時分心看著小時候的玩伴們,啊怎麼有細紋白髮了?啊中年男人就是有肚子啊。長輩過來敬酒的時候,沒有人再問晚輩們什麼時候會吃到她們的喜酒。大概是知道了會結的就是會結,會生的就是會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兒孫自有兒孫的福氣和衰小。

 

而婚後多出的另一個家,從來沒有為難過我。我在過年的時候暗自慶幸,還是可以繼續吃不了苦。只不過要和離婚的公婆分開吃飯,過年捷運坐到飽,加上婆婆的驚奇料理;看著他們的時候,我總是想著藍白拖是怎麼長大的,怎麼長成了和他們不一樣的大人?然後想到我的娘家,可以讓他看到一個家的樣子,給他一個保暖的家,是我至少能為他做的事吧。

 

 

 

【延伸閱讀】

#大A

【大A駐站專欄 首發】回不去了

#【大A駐站專欄 第2回】她愛過了

#【大A駐站專欄 第3回】像我這樣的媽媽

#【大A駐站專欄 第4回】不成材的媽媽

#【大A駐站專欄 第5回】那個不錯的他 

#【大A駐站專欄 第6回】散落的朋友

大A駐站專欄 第7回】各種家事的生活 

#【大A駐站專欄 第8回】優越小姐

#【大A駐站專欄 第9回】過節這件事 

#【大A駐站專欄 第10回】最好的最好一次

 

 

粉絲專頁:我是大A

網站:我是大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