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nstagram

 

 

 

過節這件事

 

 

成為一個家的女主人以後,我才開始喜歡過節。或許是因為生活平靜安全了,不再措手不及;也就可以認真仔細地去過大小日子。

 

我所喜愛的慶祝,裡面多少有慶幸的成分;各自經過了好的壞的,還是可以好好地活下來。於是我們不再狂歡放縱,就是和自己人吃飯喝酒。聖誕夜是我們的平安夜,每個人從城市四周趕來,帶著剛剛做好的一道菜和一支酒。中秋節則是營火晚會,在天台上面生起了火,烤著華麗豐美的食材;原來豐衣足食是最好的生活,已經很值得活。

 

不同的節氣,就有不同的名義。夏天一年比一年長,我總是在初秋的時候按耐,好聲好氣地問著食材供應商友人:「螃蟹夠肥了嗎?」「還沒有喔,還要再等幾週。」掛掉電話以後,沉痛地轉告朋友們。就等啊、就等吧,來得及就好了。為了小事盼望,可以大驚小怪,其實是一種餘裕,代表著不用再勉強自己太懂事,不用再要求自己太厲害。那些以前的求生本能,總算可以一一退化。

至於還沒結婚的時候,最受不了的農曆新年,也已經不同以往。以前忍住過著有完沒完的新年,被問著有完沒完的催婚,感覺自己就像甕中鱉,在家裡走投無路。逃出家門以後流落街頭,常去的小酒館沒開,常見的朋友們不在。那時候真真切切覺得,單身女子的過年好淒涼,一年總得被長長地羞辱一次。

 

沒有想到幾年以後,我理解了我媽總是在年前躁動的原因,見一次要說一次的開場白是「要過年了,妳......」要過年了,妳還不去修一下頭髮;要過年了,妳沒有新衣服可以穿嗎?要過年了,妳到底要不要整理房間?然後她會在廚房待得很久,出動所有的蒸籠和鍋具,塞爆一整個冰箱。

 

那是一種敬重的心意,但願好的開場就會換來好的一年。我在聯絡好師傅重新粉刷家裡,訂好了烏魚子和白鯧以後,不得不承認女兒終究會長成自己的媽媽。和朋友去添購餐具家飾的時候,兩個老妹不約而同地看著一個很大的盤子:「用來裝瓜棗多喜氣多大方啊!」我們也來到了一個年紀,可以的話就討個吉利。

 

 

 

【延伸閱讀】

#大A

【大A駐站專欄 首發】回不去了

#【大A駐站專欄 第2回】她愛過了

#【大A駐站專欄 第3回】像我這樣的媽媽

#【大A駐站專欄 第4回】不成材的媽媽

#【大A駐站專欄 第5回】那個不錯的他 

#【大A駐站專欄 第6回】散落的朋友

大A駐站專欄 第7回】各種家事的生活 

#【大A駐站專欄 第8回】優越小姐

 

 

粉絲專頁:我是大A

網站:我是大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