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禧攻略》番外

 

啟 她的祕密

 

 

    她有一個祕密。

 

    這個祕密讓她越來越孤僻,越來越遠離人群……

 

    「好可憐。」一個溫柔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人人都說昭華公主刁蠻霸道,無血無淚,原來她不是不會哭,而是喜歡一個人躲起來哭。」

 

    昭華猛然轉頭,冷冷盯著對方:「你是誰?」

 

    身為魏瓔珞的長女,昭華公主繼承了母親的好皮相,但氣質上卻更像她的父親—居高臨下,盛氣凌人,彷彿她天生就是這個世界的主人,所有人都要匍匐於她腳下。

 

    若她是個阿哥,這樣看人自無不可,但作為一個公主,一個女人,此般姿態就未免有些太過盛氣凌人。

 

    「若我是拉旺多爾濟,我也不會選一個用鼻孔看我的女人作妻子。」對方笑了起來,那是一個身穿侍衛服,容貌俊逸的少年,笑容有些玩世不恭,他撫了撫胸,對昭華行了個不怎麼正式的禮:「我叫福康安,是來幫你的。」

 

    「幫我?」昭華挑了挑眉:「你能幫我什麼?」

 

    「幫你贏得拉旺多爾濟的心呀。」福康安笑瞇瞇道。

 

    「……你為什麼要幫我?」昭華用更加懷疑的目光看著他。

 

    她在宮裡頭,向來不怎麼受歡迎。

 

    除了父皇母后,以及從小一塊長大的兩個哥哥妹妹,其他人要不是怕她,就是嫌她,除非下令,否則沒有任何人會主動幫她做事。

 

    一根手指忽然從對面伸過來,在她臉上刮了一下。

 

    昭華驚得後退幾步,暴跳如雷:「大膽!你在幹什麼?」

 

    福康安將那根沾了她淚水的手指放到嘴邊,輕輕舔了一下,似在品味她的酸甜苦辣,一雙極漂亮的桃花眼望著她,波光漣漪如春水映梨花:「沒辦法,我當然要幫幫你……你哭得我心都要化了。」

 

    都說昭華公主什麼都有,其實並非如此。

 

    每逢她有一樣喜愛的東西,思婉公主就要想方設法奪過去。思婉是和親王的外孫女,和親王壯年暴斃,和親王府又迅速衰弱,身世十分可憐,所以大家總要昭華讓著她。

 

    讓出可口的點心,讓出美麗的衣裳,讓出雪白皮子的小貓,最後,連未婚夫超勇親王拉旺多爾濟也要讓給她。

 

    真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昭華並不愛拉旺多爾濟,但她不容許屬於自己的東西一再被奪走,於是一咬牙,她接受了福康安的提議。

 

    「好了,我美麗的公主。」福康安摘下一朵牡丹花,別在她鬢角,溫柔道:「就讓我來教教你,怎麼掠奪一個男人的心吧。」

 

    福康安是個聲名狼藉的男人,他慣會勾搭女人,甚至有傳言說,他讓一個宮女為他大了肚子,卻不曾想,在如何勾搭男人方面,他也頗有建樹。

 

    拉旺多爾濟是名悍將,他在戰場上對敵人冷酷無情,回到紫禁城內,對自己不喜歡的女人,同樣冷酷無情,甚至敢頂著弘曆與魏瓔珞的雙重壓力,提出退婚。

 

    但這樣一個男人,也逃不過福康安的謀算。

 

    「為什麼要故意散播假消息,說太后正在為你重新選額駙?」福康安笑起來:「主動退婚和被退婚,完全是兩回事。拉旺多爾濟再清高,始終是個男人,他可以不要七額駙的寶座,卻無法容忍被人奪走,這是人性—他很快就會來找你了,我的公主。」

 

    正如福康安所謀算的,向來對昭華不假顏色的拉旺多爾濟,竟主動來找她了。

 

    「偶爾在他面前哭一哭吧,我的公主,你的眼淚,比你手中的利劍更有威力。」

 

昭華從不在別人面前哭,覺得那樣太過丟臉,將信將疑地一試,效果竟出奇的好,明明她說的是同樣的話,上一次說時,拉旺多爾濟一句也不肯聽,如今含淚說了,拉旺多爾濟不但聽了,還都信了。

 

    眼淚真有如此大的威力?

 

    「眼淚沒有這麼大的威力,只是因為拉旺多爾濟對你動心了。」福爾康一步一算,總是提前算到下一步:「是時候了,我的公主,你該吃醋了……」

 

    就在兩人密謀這段感情的同時,思婉同樣在爭奪拉旺多爾濟的目光,她甚至故意摔傷自己,鮮血淋灕地向拉旺多爾濟求救,拉旺多爾濟不得不當著昭華的面,抱著她回侍衛所。

 

    昭華原以為福康安會讓自己忍的,結果福康安說不需要,不但不需要,還要她藉此機會發洩出來。

 

    他所有的計劃,只有這一個合乎昭華的心意,她哈的一聲大笑,幾乎是迫不及待地衝去了侍衛所,不但對她冷嘲熱諷一番,更是將其當年舊事翻了出來—

 

    兩位公主同在太后跟前長大,但小的總是更受寵,昭華出生以後,自然而然地分薄了太后的寵愛,這位思婉公主有些嫉妒,那也是人之常情,但她從昭華手裡爭些衣服玩具還不夠,她—想要昭華的命。

 

    「思婉當初去宮外看望出痘的兄弟,回來後便將痘疹傳染給我了,我在病榻上掙扎了幾個月才活下來,你讓我怎麼喜歡她?你讓我怎麼給她好臉色看?」昭華紅了眼圈,質問拉旺多爾濟:「你……算了,我把掛毯還給你。」

 

    拉旺多爾濟不要掛毯,也不要床榻上楚楚可憐、嫵媚多情的思婉公主。

 

    他幾步追出門外,甚至沒有避開身旁耳目,真摯地對昭華道:「思婉公主再三刻意接近,我不是不明白,只是顧及彼此顏面,不願讓她難堪,才沒有惡言相向。既然你不喜歡,我再也不理她!」

 

    昭華的目光卻穿過他的肩膀,望著那個倚在侍衛所長廊紅柱上的身影,那張俊朗的面孔上,似乎無論何時都帶著玩世不恭的戲謔笑容。

 

    嘴角不由翹起,昭華原本就嬌麗的面孔,笑容因而更加傾城傾國:「與我何干?不必向我解釋!」

 

    拉旺多爾濟定定地看著她:「當然要解釋,昭華,我心裡只有你,怎能讓你誤會!」

 

    兩個密謀者的唇角同時翹起,一場心照不宣的勝利。

 

    篤篤篤的聲音由遠至近,思婉拄著一根拐杖,費力地從裡頭走出來,滿臉的不甘,道:「昭華,若你真的坦坦蕩蕩,為什麼不將那件事告訴他?還是你在害怕,怕拉旺多爾濟知道真相,再也不會把你當成正常人?」

 

    兩人之間的隔閡之深,並不僅僅只是因為一個痘病,還有更深更可怕的祕密,藏在兩人心中。

 

    雖然思婉公主最終還是沒將這個祕密宣之於口,但僅僅只是提起,就已經大大犯了昭華的忌諱,但在處置她之前,昭華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承 他的祕密

 

    「賞給你的。」昭華指著身旁一對母子道:「我知道你在跟阿瑪討要他們,為此還挨了不少打,現在我幫你把他們要過來了。」

 

    那是一對剛剛從辛者庫裡出來的母子,女子與昭華差不多年紀,自己臉上的稚氣尚未完全褪去,就已經開始奶孩子了。

 

福康安一言不發。

 

    那女子卻抱著破舊襁褓,撲通一聲給昭華跪了下來:「他不是我的丈夫,他是我們一家的恩人!」

 

    昭華聞言一愣。

 

    孩子的父親不是福安康,而是侍衛所的一名普通侍衛,為掙前程,死在了戰場上,被封為巴圖魯,成了家族裡的英雄。

 

    但若是他與宮女有染的事情傳開,他立刻就會從英雄變成罪人。

 

    所以福康安將事情一力抗了,他救了侍衛的名聲,救下了母子倆的命,代價是—他自己的前程。

 

    「這就是你的祕密嗎?」昭華問。

 

    福康安神色複雜地看著她,久久不語。

 

    「……你放心吧,你的祕密,就是我的祕密,我不會說出去的。」昭華眨了眨眼,意有所指地對他說:「況且……你的前程也不至於完全沒救。」

 

    她樂顛顛地離開了,不久,聽聞思婉公主的貓死了,再幾日,思婉公主身旁的侍女也死了,最後……思婉公主自己也上了吊。

 

    雖然僥倖沒死,但流言蜚語也已經傳遍紫禁城,人人都說是昭華公主殺了貓,殺了侍女,一步一步恐嚇思婉公主,要將她逼死。

 

    謠言傳得有鼻子有眼,終於驚動了宗人府。

 

    宗令親至弘曆面前,要狠狠處罰昭華,爭吵到一半,養心殿房門忽然開了,昭華從外頭衝進來,撲通一聲跪在弘曆面前:「皇阿瑪,女兒願意將婚事讓給思婉,全了她一片痴心。」

 

    眾人大驚,宗令:「七公主,你這是何意?」

 

    「宗令不知嗎?思婉對拉旺多爾濟一片深情,為他幾次三番與女兒生出嫌隙,傷了多年相伴之情,更是不惜以自盡相逼。」昭華瞥他一眼,重又轉頭看向弘曆,一字一句,重申自己的決定:「既然思婉如此痴心,為免她再次自殘身體,女兒願意將婚事讓給她!」

 

    此言一出,舉座皆驚。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事後,魏瓔珞將昭華叫到延禧宮,厲聲喝斥道。

 

    「女兒知道。」昭華顯得極為平靜。

 

    魏瓔珞:「……是因為福康安?」

 

    昭華沉默片刻,點點頭。

 

    她不愛拉旺多爾濟,接近他,只是一次賭氣,又或者說一場密謀。她的心早已被另外一個男人俘獲,一直不說,是因為那個傳言—他與宮女有染,兩人甚至還育有一子。

 

    如今,這個誤會解開了,唯一的心結沒有了,又還有什麼能阻止她奔去他身旁?

 

    昭華一貫風風火火,她這麼想,也就這麼做了,丟下身邊的宮女太監,她提著裙子,簡直是一路小跑著去了侍衛所,想要第一個將這好消息與對方分享。

 

    然而,她聽見了什麼?

 

    「你明明說過,昭華會名聲盡毀,我才殺了我的愛貓,我的侍女,最後差點殺了我自己,可你看看她幹了什麼?」思婉的聲音從門內傳出:「現在宮裡人人都在議論,我是為了得到超勇親王,才會敗壞七公主的名譽,這就是你的萬全之策?」

 

    茶蓋擦過杯沿的聲音。

 

    福康安的聲音如同茶香一樣悠然綿長:「你不想得到拉旺多爾濟嗎?」

    思婉怒道:「那也不是以這種方式!」

 

    福康安噗嗤一笑:「徹底摧毀昭華,又想落下好名聲,你還真是貪婪。」

    思婉:「福康安!」

 

    「你又何必動怒。」福康安慢條斯理道:「你真的在乎拉旺多爾濟怎麼看你?不,你又不愛他,你愛的……不過是看見昭華發瘋、發狂的模樣。」

 

    哐噹一聲,房門被猛地推開。

 

    昭華立在門前,臉色鐵青,對思婉厲喝一聲:「出去!」

 

    將思婉趕出去後,兩人四目相對。

 

    「……為什麼?」昭華的眼睛有些發紅:「為什麼要幫思婉陷害我?」

 

    「如果我說是為了你呢?」福康安笑。

 

    昭華聞言一愣。

 

    「我估摸著過幾日,你皇阿瑪就會跟他提今天這事,問他願不願意換個公主,但你覺得他會答應嗎?」

 

    福康安溫柔地替她拭了拭淚水:「跟我賭一把吧,我的公主。」

 

    昭華:「我賭贏了呢?」

 

    福康安:「那你就得到了拉旺多爾濟。」

 

    昭華:「可我要是輸了呢?」

 

    「那就……」福康安思索片刻,一根指頭抵在自己嘴唇上,像訴說只屬於兩個人的祕密似的:「那就在這一天,陪我出宮看場廟會吧。」

 

    說完,他將那根手指頭垂下來,於昭華掌心內,纏綿的留下了一個日期。

 

    拉旺多爾濟沒有同意。

 

    他跪在弘曆面前,一如當日他跪求解除婚約,但這一次,他只求昭華一人。

 

    昭華贏了,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掌心,忽道:「時辰到了,我該走了。」

 

    偷換一身小太監的衣服,隨出宮辦事的太監們一塊出了宮,馬車早已等在門外不遠處,她上了馬車,又欣喜換上裡頭早已備好的平民少女服飾,掀開一角車簾一看,愣了:「這是哪?」

 

    「公子就在裡頭等您呢!」車伕信誓旦旦道。

 

    昭華從馬車上跳下來,只見荒草萋萋,被風吹彎了腰,露出背後一間破廟來,左看右看,也不像個能舉辦廟會的地方。

 

    帶著滿心狐疑,昭華走了進去。

 

    隨著她的進入,無數目光投在她身上。

 

    那是一群骯髒的乞丐,或躺或坐,或逕自朝她走來,笑得極為猥瑣:「哪兒來的漂亮小姑娘,跑這麼荒僻的地方幹什麼?」

 

    「滾開!」昭華避開了對方骯髒的手。

 

    「滾開?哈哈,你們聽見沒,她叫我滾開?」那乞丐笑出一口黃牙,目光忽然變得凶狠:「晚啦,你的心上人,把你送給我們啦!」

 

    昭華大怒:「你胡說!」

 

    「傻姑娘,知道這是哪兒嗎?」又一個乞丐嘿嘿笑著走來:「城東最破舊的乞丐窩,要不是故意騙你,怎麼會選在這兒約會啊!」

 

    一個個乞丐走了過來,聚成了一道不懷好意的圍牆,將昭華牢牢鎖在裡頭,一雙雙手朝她身上摸去,扯她的衣裳,摸她的臉蛋,戲弄她,羞辱她。

 

    「別演戲了,好人家的女兒,會這麼不知廉恥,跑來和男人幽會?」

 

    「就是天生的下賤東西,裝什麼貞潔烈婦!」

 

    「你說,從哪個暗娼館跑出來的!」

 

    「哎呀,敢咬我!」

 

    幾個巴掌聲響起,伴隨而起的是昭華發瘋似地慘叫。

 

    在門外掙扎許久的福康安終於忍受不住,衝進去道:「住手!」

 

    見一群乞丐對他視而不見,他刷的一聲拔出佩劍,幾劍過去,哀聲四起,一個乞丐捂著手臂退開,哆哆嗦嗦道:「福公子,這可都是您讓我們幹的呀!」

 

    福康安愣了下,反射性地轉過臉,看向昭華。

 

    昭華披頭散髮的蜷在角落,用一雙極冷極冷的眼睛看著他。

 

    車輪滾動,黃土塵煙,載著她來的馬車,又載著她回,回去的路上,昭華將自己縮在馬車的角落裡,離他極遠極遠。

 

    「我的全名,是富察福康安。」福康安淡淡道:「你的母親賜死了我的額娘……」

 

    富察傅恆之子,今年終於長大成人,但時至今日,他仍舊忘不掉幼年時,天陰雨濕,他牽著那人的手,走進停放棺材的屋子內。

 

    「看。」那人揭開棺材蓋,指著裡頭死不瞑目的屍體道:「你娘不是暴斃的,是被令妃那賤人用毒酒毒死的,你要記住她的樣子,記住她的痛苦,福康安……等你長大了,一定要為她復仇!」

 

 

 

 

本文摘自《延禧攻略》

 

 

 

 年度話題大劇《延禧攻略》影視小說
  ★★兩岸三地最完整版本★★

 

  這座深宮高牆內,有一個人從未失去自己。
  她,是魏瓔珞,也是後來延禧宮的令妃,
  面對欺侮,她加倍奉還;面對愛情,她頭腦清晰,
  從一介繡坊小宮女,步步成為紫禁城權勢最盛的女人……


  爆紅清宮劇延禧攻略──
  ★打破收視紀錄,累積播放量超過160億、海外破50億
  ★引爆亞洲追劇潮,香港、越南、泰國……年度話題延燒
  ★吳謹言、秦嵐、聶遠、佘詩曼、許凱、譚卓──領銜主演

  關於延禧攻略小說──
  ★兩岸三地唯一完整版,上中下三冊完整收錄全劇劇情,並加碼收錄即將上演的番外篇
  ★內附精美劇照,高冷經典色調、服飾道具細膩考究、各角色生動畫面一次珍藏

 

 

作者:周末, 笑臉貓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