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孩子

 

 

一整個星期天,我們都是媽媽的孩子。

 

像是一個星期裡面,難得放晴的日子,等不及要出門。孩子的表情很得意,是知道自己被愛的得意;要見到最愛憐疼惜他的阿嬤了,而他的媽媽在阿嬤面前,會比較拿他沒有辦法。有時候阿嬤對媽媽叨唸,好像是媽媽跟他一樣大。聽起來好耳熟、好流利:怎麼又感冒了?妳看看妳。看完報紙也不收,喝個水要用幾個杯子?妳看看妳。

 

多數的時候,都在替他說話。被媽媽教訓去罰站,還沒站好就被阿嬤哄去廚房;被媽媽拎起去房間討論,媽媽鎖上了房門、挽起了袖子,「你跟媽媽說,你......」一句話都還沒有說完,阿嬤就急著敲門,想要破門而入。

「小孩是要教啦!啊不過,幹嘛兇小孩啦!」
「妳這樣我怎麼教啦!」

「啊妳還不是好好的?我是有把妳帶得多差!」

孩子的哭泣沒有眼淚,哭聲都是假音。摟住了阿嬤的脖子依賴,趴在阿嬤的胸前委屈,一老一小的勝利者離去姿態;我恍惚地看見,我的孩子在對我眨眼、在對我輕笑:沒有一種愛比得過,去愛一個人的最愛。

 

而我也是在婚後,願意想起自己被愛著。

 

這個世界上最吃力的身份,就是生養出女兒的媽媽。男孩勞力、女孩勞心。我做為一個從小聽話乖巧、怕事而且非常怕生的女兒;她沒有對我動怒過,對我有飽滿溫柔的歉意。一直到我後來把戀愛談得亂七八糟。

 

我們在各自的沙洲慌亂,她急著撈我過去。扔出了繩索、伸長了她的手:「我的寶貝,妳過來啊!」「他怎麼欺負妳的?妳跟我說。」

我見過她默默流下的眼淚。

她不吭聲從眼角滑落眼淚。

 

她眼睜睜看著她的孩子在痛,不再為了高燒病痛所苦,就是為了她愛過。

 

我或許也是游過來了,攀爬上岸到她那裡。明白了她的煩惱、她的那一種拼命。以及,我的身上如果有一個部分,是我會對自己人很好、不惜被討厭的人討厭。

那都是來自於她。

我被她養成了一個,非常非常喜歡保護自己人的人。

 

 

 

【延伸閱讀】

#大A

【大A駐站專欄 首發】回不去了

#【大A駐站專欄 第2回】她愛過了

#【大A駐站專欄 第3回】像我這樣的媽媽

#【大A駐站專欄 第4回】不成材的媽媽

#【大A駐站專欄 第5回】那個不錯的他 

#【大A駐站專欄 第6回】散落的朋友

大A駐站專欄 第7回】各種家事的生活 

#【大A駐站專欄 第8回】優越小姐

#【大A駐站專欄 第9回】過節這件事 

#【大A駐站專欄 第10回】最好的最好一次

#【大A駐站專欄 第11回】很難過的年

#【大A駐站專欄 第12回】沒有想到會是他

 

 

粉絲專頁:我是大A

網站:我是大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