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躺下去的時候,兩腳剛好放在床外。

 

不曉得古人的身材為何如此之短,不過本來買這張紅眠床也不是自己要睡的,那是和女友熱戀的時候去淡水逛民藝店,她一眼看上了又叫又跳非買不可,他心想,買床應是有心嫁娶的暗示吧,忍痛付了好幾萬塊,又大費周章搬進他的小房子,但不出兩個月她卻變心了。

 

他只好自己睡在這張實在太小的床上,直著睡連膝蓋都得彎著,橫著睡則是把腳伸到床外懸空,除非斜著睡勉強還能塞進身子,但終是不習慣,瞪大了眼睛看著床頂的紅漆格子,直到有人叫他「公子」。

 

 

source: pakutaso

 

 

從來沒有人稱他公子,頂多笑他痞子,但他直覺是在喚他,想坐直身子卻不能動,後面一個女聲,幽幽告訴他所有擺過紅眠床的地方都會發生的故事:她原是個小家碧玉,和一名富家子弟偶然相識,兩人不顧家人反對築巢同居,熱戀之中她也不惜以身相許,他卻說變就變,有一天早上出了門就沒有回來,只留她獨自守著這張紅眠床,朝朝暮暮,到現在還在等他……

 

「我可不是他!」他趕快撇清,不知這女人(鬼?)有多大歲數了,但千萬別一腔幽怨的找他當替身,這種事在電影裡看得太多了,他雖怕得牙齒猛打顫,兩腳抖得整張床咯吱作響,卻還是得設法脫身自保。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他,」她語氣裡還帶點不屑,意思像是說「你也配?」,「我只是要託你把這玉珮交給他,我師父法力高強,他說不管天下任何變心的人,只要掛了這玉珮就會回心轉意,欣然回到原先的愛人身邊,」她靠近他耳後,隱隱傳來一股冷香,「你肯嗎?」

 

 

 

source: 

 

他拚命點頭,不能動,只好猛眨眼希望她看見,她幽幽嘆了口氣,忽然一陣大風吹得屋裡紙屑亂飛,紗門吱吱亂搖,他緊閉雙眼咬緊牙關:「糟糕這女鬼或是妖怪要作法殺我了! 不對啊她不是有事託我怎麼會下毒手? 這情節如此不合常理難不成我在做夢?」……奮力睜開眼睛,屋裡靜靜的什麼異樣也沒有,他動動身子,居然一下就可以坐起來,眼前搖晃的,卻是細紅繩繫著的一塊玉珮。這就是那塊「回心轉意珮」了吧,原來他不是在做夢,那女鬼(人?)真的來過,但他該怎麼做才能不負所託呢?

 

兩個禮拜後,當初離開他的女友答應了他的求婚,兩人舉行了盛大隆重的婚禮,不過新房裡可沒有那張紅眠床—他花錢請人連夜載到海邊一把火燒掉了。

 

  

 

 

本文摘自《對不起嚇到你》

 

 

最精煉的短篇,最驚悚的凝視

苦式驚魂20年後再現!

歡迎體驗,背脊發涼、腸胃翻攪,

卻爽到不要不要的暢快!

 

可怕得幾近喪膽;哀傷時令人想哭,

更有嘲諷眾生的啼笑皆非。

一舉刺激您的嚇點、淚點、笑點!

當無聊、壓抑、焦慮四下瀰漫,

還好我們可以讀恐怖小說鍛鍊腎上腺素。

 

 

驚。

屋樑上垂吊著、地板下掩埋著,

還有尋不著出口的隧道……

在無法脫逃的時間迴圈中,凍結最驚恐的剎那。

 

怪。

用超能力來偷情,當嫦娥淪為富商小三……

這些映照出來的,是他者的怪誕,還是自身的荒謬?

 

悲。

走廊輕巧的腳步、牆上熟悉的影子,

以及深夜固定響起的鈴聲……

迷途人世的鬼魂,留念的都是往日情懷。

 

 

 

出版社:時報出版

作者: 苦苓 

本名王裕仁,1955年生,祖籍熱河,宜蘭出生,新竹中學、臺大中文系畢業。

 

曾任中學教師、雜誌編輯、廣播電視主持人,獲《中國時報》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中外文學》現代詩獎及吳濁流文學獎,著作五十餘種,暢銷逾百萬冊。

 

現為雪霸國家公園解說志工,沉潛八年,驚豔於天地萬物超乎想像的各種生命形式,遂提筆書寫自然。2011年開始,陸續出版《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苦苓的森林祕語》,成功開創新型態書寫,以生動詼諧的方式開啟認識自然的全新視角。2013年寫下《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以散文形式深刻反思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2015年《請勿對號入座》,則用諷刺中帶有戲謔的筆鋒,描寫各種奇人異事,2016年《短短的就夠了》精選出版,描寫人世的荒誕無稽,再掀膾炙人口的「極短篇」風潮。同年12月推出《熱愛大自然  草木禽獸性生活》,以生動筆調寫下動、植物五花八門的繁衍方式,成為臺灣第一位「動植物兩性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