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他們都變成大叔了

 

 

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的時候,我會在網路上面沒事找事做,找出幾個很久沒看的個人臉書。那些個幾年以前,知道自己好看而且會讓女生傷心的男人。

 

通常是在有最多稿子要寫、最多訊息沒回的時候,偏偏去做些無關痛癢的小事,偏偏不想要認分聽話。我的幾個作者朋友,終日渾渾噩噩,在家裡飄來飄去,就是會在截稿以前,忽然有了髒感,看不下去自己。先是愛憐地擦拭鍵盤和螢幕,再來悉心整理桌面和書櫃。作者已乘黃鶴去,此地空留寫字樓。編輯在視窗吶喊崩潰,各種狀聲詞和驚嘆號。

 

「能約出來的人都約光,能吃得下的早已吃光。」能掃出來的都掃了,能做得出的菜都做了,我才會悻悻然坐回電腦前,收拾編輯滿地破碎的玻璃心。

 

然而還是想要再混一下,拖拖拉拉的小確幸。這時候能怎麼樣呢?就是像個臉書上的無賴,調戲朋友的留言。找出幾個好看的臉書,讚嘆些細膩的句子;天分是到達不了的彼岸花,沒有那份氣質和心眼是寫不出來的。

 

然後看到那幾個男人的臉書:光陰似箭,插滿心頭。

 

幾年前還乾淨陽光的大男生,或者身上有聰明的流氣的他們,照片裡面已經飄出了大叔味。不是汪峰或吳秀波的那派迷人大叔,套句我的同志朋友說的,那派大叔笑起來的眉眼細紋,讓他全身就只有雙腿軟了。

 

熟女跟大嬸,大概就是迷人大叔和大勢已去大叔的差別。有些人老得好看,少了輕浮多了點正經,少了殺氣多了點韻味。有些人老了,就是老人與海、白頭宮女。

 

說到底,我們在年輕的時候,對自己做過了什麼事,最後都像是浮水印,浮現在我們的臉上。男人和女人都一樣,最後難免鬆垮、難免舊了。可是大叔和大嬸,多是玩壞了自己、喝殘了自己,時間給了他們一張宿醉的臉。

 

 

 

 

【延伸閱讀】

#大A

#【大A@妞新聞】回不去了

#【大A@妞新聞】她愛過了

#【大A@妞新聞】像我這樣的媽媽

#【大A@妞新聞】不成材的媽媽

#【大A@妞新聞】那個不錯的他 

#【大A@妞新聞】散落的朋友

#【大A@妞新聞】各種家事的生活 

#【大A@妞新聞】優越小姐

#【大A@妞新聞】過節這件事 

#【大A@妞新聞】最好的最好一次

#【大A@妞新聞】很難過的年

#【大A@妞新聞】沒有想到會是他

#【大A@妞新聞】我也是孩子       

#【大A@妞新聞】聽說愛情回來過

#【大A@妞新聞】還是可以喜歡

#【大A@妞新聞】大人的愛情

#【大A@妞新聞】像樣的分手

#【大A@妞新聞】婚姻裡的愛情

#【大A@妞新聞】回不去了

#【大A@妞新聞】吃飯這件事

#【大A@妞新聞】我愛同溫層

#【大A@妞新聞】前女友

#【大A@妞新聞】老妹的生日

#【大A@妞新聞】一起旅行

#【大A@妞新聞】雖然媽媽說我不可以喜歡帥哥!但都會偷吃不如找好看的?

 

 

 

 

粉絲專頁:我是大A

網站:我是大A